愿以深情葬白骨 已完结

愿以深情葬白骨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春雷炮 主角:蒋舟意江晚漾

蒋舟意江晚漾为主角的小说 蒋舟意江晚漾是哪本小说主角

《愿以深情葬白骨》小说介绍

网络大神“春雷炮”带来了一部最新作品,是一本现代言情题材的小说,文中出场的主人公有蒋舟意江晚漾,这本《愿以深情葬白骨》,绝对是熬夜必看佳作。主要内容讲述:她曾视蒋舟意为生命,等来的却是一纸离婚协议。她被蒋舟意磨掉所有棱角,成为最声名狼藉的女人。后来,她终于从他的世界里彻底消失。...

《愿以深情葬白骨》小说试读

他望着殷朗扶着江晚漾远去的背影,追悔莫及,蹲在地上,抱头痛哭了起来,脸色煞白如纸,心脏剧烈的抽搐着,痛的犹如万箭穿心。

顾国苍已经昏迷了三天,第三天的上午他醒来了,惨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黯然的眼睛空洞呆滞,面部毫无表情,无力的躺在床上,如泥塑木雕,寂然不动。

周管家站在床边轻声叫了声:“老爷,你终于醒了!都睡了三天了!

顾国苍依然是纹丝不动。

周管家知道顾国苍到现在依然无法接受江晚漾是他女儿的现实,因为周管家知道,顾国苍害的江晚漾有多惨,这会心里正难受着,所以也不敢再多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守候着。

过了会,顾国苍发出了疯狂的笑声,身体随着笑声一起颤动着,然后又大哭起来。

老天真会捉弄人,自己亲生女儿从小就在自己眼皮底下,自己竟然不知道、不认识,帮着别人养女儿,竟还让别人的女儿从小到大都一直欺压着自己的女儿。

更滑稽和荒唐的是,竟然为了别人女儿的幸福,自己和别人的女儿联手处处陷害自己的女儿。

顾国苍身体蜷缩在被子里,哭得像个孩子。

不知过了多久才停止了哭泣。

顾国苍安静下来后,这才想起自己的亲生女儿江晚漾现在还在警察局。

他立马起身下床,让周管家和他一起去警察局,周管家告诉他,江晚漾已经出来了,让他放心。”

“周管家,带我去找江小姐!”顾国苍两眼直直的看着周管家,他想快点见到江晚漾。

两人驱车来到江晚漾门前。

周管家敲响了江晚漾的家门。

江晚漾出来开门,看到来人是顾国苍,脸色一沉,立马关门,以为是顾国苍为了顾知恩来找他算帐的。

顾国苍慌忙用手顶着门,门终是没关上。

顾国苍看着对他恨之入骨的江晚漾,赶紧开口,“我没有恶意,我就是来看看你。”

江晚漾惊诧的看向顾国苍,以为自己听错了,不可思议的说道,“你搞错了吧顾老爷,我差点杀了你的女儿,以你的做事风格,这时你应该是恨我,为你女儿来报复我才对,我就奇了怪了,你怎么会是来看我?”

顾国苍听到亲生女儿对自己说这样的话,心里难受至极,本应相亲相爱的一对亲父女,如今却变成了仇人。

“不!不!”顾国苍红着眼圈着急的想去解释,但又不知如何开口,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他强忍着痛苦只说了一句,“我有事情要告诉你。”

“关于你们顾家所有的事情我都不感兴趣,也不想听,请回吧。”说完,江晚漾强行关上了门。

顾国苍脸上挂满了泪水,神情沮丧,江晚漾的话如一把尖刀,一刀一刀的割在他的心上。

他知道,是他太心急想认亲生女儿了,这么大的事应该由江晚漾的母亲李若兰亲口对她说,他现在贸然过来,即使说了江晚漾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她不但不会相信的,更不会接受他。

“老爷!咱们慢慢来,这事急不来的!”周管家看到顾国苍如此难过,安慰道。

“嗯!我们走吧。”顾国苍无力的点点头,恋恋不舍的驱车向医院方向驶去。

殷朗忙完画室的工作,回到了江晚漾的住处。

一进门,看到江晚漾在那愣神。

“晚姐,想什么呢?”殷朗关切的笑着问道,顺手拉着椅子坐到江晚漾身旁。

“刚才顾国苍来了。”江晚漾抬起头,向殷朗投去了信任的目光。

“他有没有对你怎样?”殷朗心一紧,连忙问到,同时上下打量着江晚漾,观察有没有受伤。

江晚漾微微摇了摇头,“没有,我以为他是来找我为顾知恩报仇的,结果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话,不管这些了。”

她接着又说道,“那天我去找顾知恩时,正好听到江晚漾正在和顾国苍通电话,电话里我听顾知恩说我父亲当年坐牢是顾国苍陷害的,是被迫顶替顾国苍坐的牢,还有我父亲在牢狱里突然去世,也是他们父女俩暗害的,我得想办法去找证据,我要把顾国苍送进监狱。

“晚姐,这件事交给我就行了,我做这件事要容易些,这段时间你在家好好休息。”殷朗轻声说道,

“殷朗,我的事不想让你插手,我……”江晚漾正要往下说,殷朗抢先一步说话了。

“晚姐,在你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我却帮不上忙,你知道我心里有多难受吗,感觉自己就是个废物,你现在就我一个亲人了,请让我来帮你做些事好吗?”说完用祈求的目光看着江晚漾。

江晚漾看着殷朗那张真诚英俊的脸,却不知该说什么了,最后只能点头答应。

顾国苍回到了医院,他找到顾知恩的主治医生,了解到顾知恩已经脱离危险,没有伤到要害,病情稳定,只需后期恢复和休养,并无大碍,又去病房看了顾知恩。

顾知恩看到父亲来看她了,委屈中带着埋怨的说,“父亲,你去了哪儿,怎么才来看女儿?我被江晚漾那个贱人伤成这样,你一定要杀了她,为我报仇。”

如果在以前,听到顾知恩这句话,他会对顾知恩心疼不已,然后一定要去找江晚漾为顾知恩报仇,可是现在,这句话却像是在用刀剜他的心,掏他的肺。

他顿时大发雷霆,面目狰狞,冲着顾知恩高声怒斥,“你给我住口!”

顾知恩从来没有见过父亲跟他发过这么大的火,看着父亲反常的举动和异常复杂的神情,她惶恐不安,用手攥紧被角缩成了一团,用惧怕的目光看着父亲发怒的脸,紧锁着眉头,没敢再多说一句话。

看着躺在病床上自己宠爱了二十六年的顾知恩,顾国苍心情极其复杂,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或者能说些什么,最终却什么也没说。

顾国苍收起了目光,无奈的低下了头,转身离开病房,安排周管家去找李若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