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双豪婿 连载中

无双豪婿

分类:都市生活 作者:战云霄 主角:张阳任月灵

无双豪婿全部_无双豪婿战云霄

《无双豪婿》小说介绍

独家完整版小说《无双豪婿》由战云霄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主角张阳任月灵,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曾经的豪门大少沦为上门女婿,受尽冷眼与嘲讽,更被逼迫让妻子改嫁……...

《无双豪婿》小说试读

“妈!妈您饶了我这次吧。”

“我都是一时鬼迷心窍,犯了糊涂啊!”

任道远满脸恐慌起身,来到老太太面前两脚发软,噗通一声就当即跪下。

“任道远,你还有什么想要说的?“

老太太脸色铁青,脚步一顿,狠狠瞪着任道远。

“母亲,原谅我,我只是……只是!“

往日意气风发的任道远已经消失不见,此刻的任道远,哭的稀里哗啦,不断的向老太太磕头认错。

“你只是什么?“

看到大儿子如此的窝囊,遇到事情,只会哭诉,老太太脸色更加阴沉。

“任道远,你今天做的都是犯法的事情,我原谅不了你,你去自首吧!“

老太太一挥手,为这件事情下了一个决断。

“什么?自首?“

听到老太太的话后,任道远吓得忘记呆在原地。

“不要啊,我不要自首,我做的事情,可是要坐牢判刑的,我不要自首,我已经这个岁数了,我如果自首,下半辈子都要在牢房里度过啊!“

任道远惶恐的大喊大叫,直到此刻,他才明白这件事的后果有多严重。

任道远一辈子锦衣玉食,从小就过的无比舒坦,现在让他去坐牢,这不是要了他的老命吗!

任道远跪着想要去恳求老太太,可老太太压根不看他一眼,任道远只能看向一旁的任家小辈。

“任武,你在干什么?还不替你爸爸向老太太求情!”

听到任道远的呼喝,任武这才从惶恐中醒悟过来,随即立马哭泣趴到老太太的脚跟前。

任武知道,一旦任道远坐了牢,那他以后在任家的地位,必然将一落千丈。

老太太死后,恐怕他一分遗产也拿不到,所以为了自己日后的幸福生活,他一定要求老太太回心转意,将任道远救回来。

“奶奶,不要啊,我爸爸已经这个岁数,你让他现在去自首,这不是让他死在监狱里吗?

爸爸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奶奶你就忍心,白发人送黑发人吗?”

任武仔细观察老太太,发现老太太此刻同样有些于心不忍,任武立即更加卖力的大哭。

“奶奶,你就放我爸这一次。

他一定再不敢了!”

任道远也在这时候,拍胸脯保证。

“妈,我下次肯定不敢了!”

老太太本就于心不忍,刚刚那番话,只是盛怒之下说出。

此刻见到任道远可怜,老太太也是动容了几分。

“哼,任道远,这一次我就原谅你了,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从今天开始,你被逐出任家,从今天开始,你就不是任家的人了!”

老太太说完之后,便离开大厅,显然这是老太太最后的让步。

“呼,不用坐牢就好……谢谢妈!”

任道远听到不用去自首,顿时瘫坐在地上。

“哼,真是便宜了这个家伙!”

一旁全身目睹过程的张阳,看到这个结果,不由冷哼一声。

“算了,他毕竟是我大伯,如今他也被逐出任家,以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就这么过去吧!“

任月灵心地非常善良,这也是张阳喜欢她的一个原因,这任重远处心积虑想要将任月灵赶出任家,但如今任月灵却不计前嫌。

既然任月灵已经原谅了任道远,张阳自然不好再说什么。

老太太走后,任家小辈也逐个散去。

张阳和任月灵回到家中,刚推开门,岳母于庄静立即急匆匆走来。

“月灵,今天怎么回事?玉美集团怎么会突然更改合同?

是不是你那个秘书同学,从中起了作用?“

于庄静兴冲冲看着任月灵,口中连珠炮一般询问。

至于张阳?

于庄静压根没有正眼看一眼,张阳在于庄静眼中,就像是一个透明人。

“应该不是吧,我那同学只是一个秘书,更改合同这么大的事情,她肯定做不了主!“

任月灵也一直怀疑这件事情,她原本以为是张阳暗中做了手脚。

但转念一想,张阳只是一个普通人,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能力,至今也还在疑惑之中。

“想不通就不想了,反正这是一件大好事,有了玉美集团的合同,我和你爸爸在家族的地位就能直线上升。

如今你大伯又被赶出任家,这么一来,说不定老太太死后,任家的所有财产将由你爸爸全部接受!“

于庄静越想越是开心,但忽然看见张阳,心里的火又上来了。

当即脸色一沉。

“张阳,你个窝囊废,谁让你坐在沙发上的?“

原来是于庄静,看到张阳此刻正随意的坐在沙发上。

“张阳,你个窝囊废,每天只知道混吃等死,和我家养的狗有什么区别?

你见过没有主人同意,就能坐在沙发上的狗吗?还不给我滚下来!”

张阳听到于庄静称呼自己为狗,脸色勃然大怒,腾的一声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张阳刚想和于庄静争吵一番,忽然看到一旁的任月灵,正在向着自己微微摇头。

看到任月灵示意自己不要和岳母争吵,张阳只能忍住心中的怒火,大步走回自己的屋中。

看到张阳离去,于庄静鄙视的看着张阳的背影。

“狗一样的东西,也就只能在我们耍横,我迟早就你滚蛋!“

岳母用纸张轻轻擦拭张阳坐过的沙发位置,脸上一片鄙夷。

“这沙发是好几万块买的真皮沙发,将那个窝囊废卖了,估计也卖不出这么多钱,还敢坐我的沙发!”

于庄静将沙发铺平之后,忽然又兴致勃勃的询问任月灵。

“月灵,你还认识其他玉美集团的人吗?

这件事情肯定有人暗中帮助我们,否则,玉美集团怎么会突然更改合约!”

任月灵思索片刻后,缓缓摇头,她确定在玉美集团之中,她只认识一个人,就是那位秘书同学。

“想不起来就算了,反正这个恩人,以后肯定会出现,如果……如果他是个男人,月灵你就嫁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