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世战王 连载中

当世战王

分类:都市生活 作者:深海之星 主角:林卓纳兰素容

《当世战王》无错版 林卓纳兰素容小说结局

《当世战王》小说介绍

由深海之星倾心力著小说《当世战王》,主要围绕林卓纳兰素容的逆袭之路展开故事情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林卓纳兰素容小说精彩节选:如果这天压我,我便劈开这天,如果这地阻我,我便踏碎这地!我是这世间的王,是这天下的君,凡忤逆者,虽千万里,我亦杀之!...

《当世战王》小说试读

关乎那场落于轴心位置的宅子,也听柳正提及过。

大概是金鸿集团,在争权这套院子产权的时候,采用了过激手段,从而诱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

陈光明心里无奈,谁他妈晓得,那个平平无奇,看起来毫无背景的妇人,竟然有林卓这么一号侄子!

林卓漫不经心的揉动着下巴,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陈光明瞅了两眼,试探性说道,“于老夫而言,只要没闹出人命,一切都是小事,林先生您开个价,我们金鸿集团愿意补偿到位。”

“若是还不满意,金鸿方面会遣派人过去慰问您的姑姑。”

此时的柳正,已经将事情的原委,统统汇报给了陈光明,同时着重提醒,林菀因为院子的事情,气得不轻,在医院昏迷了两天,方才抢救过来。

“慰问?”林卓从陈光明的话里,提炼出两字,细细回味。

陈光明不卑不亢,目光烁烁道,“我会责令柳正作为集团代表,亲自去医院慰问您的姑姑,并表示最诚挚的道歉。”

“作为金鸿集团的现任董事长,主动出面慰问,这份诚意,已经够重视了吧?毕竟,柳正日理万机,位高权重,一般人还真没这个待遇。”

终归是上流权贵,平易近人也好,局势所迫也罢,这种层面的人物,亲自去见一个普通人,谁不认为蓬荜生辉,三生有幸?

“希望您点到为止,毕竟咱都是有身份的人,事情闹大,你我皆没好处!”陈光明后续补充道。

听完陈光明给出的协商条件,林卓并未第一时间答复,他仅是双手拢袖,侧过脑袋,好奇询问阿刁,“自本王二十岁入将以来,有没有人,用这种口气与本王说话?”

“没有。”

阿刁猛得抬头,眸底同步泛起一抹冷意,不等陈光明反应过来,一只纤细的嫩手,当场盖在后者脑袋上。

轰!

原本昂首挺胸的陈光明,直接被阿刁拍得双膝跪地。

猝不及防。

这……

嘶嘶!

一众集团高层,包括袁苍,柳正等人,齐齐瞪着眼睛,不敢置信。

杭城第一名流,竟然就这么神情狼狈,两目惊愕的跪了下来,本质上陈光明也万万料想不到。

蹬!

林卓半步踏出,陈光明耷拉的脑袋,正好瞧见他擦得油光铮亮的皮鞋鞋尖。

“什么叫没闹出人命,都是小事?你陈光明这么大年纪,应该子孙满堂了吧?要不,本王废几个送进重症室?”

陈光明,“……”

“反正没闹出人命,到时候本王致个歉,引用你的逻辑,一切都是小事!”

陈光明,“……”

以彼之道,还彼之身!

“你现在点头,本王马上动手。”林卓扬起鞋尖,提醒跪在地上的陈光明,该正面回复他的问题了。

陈光明垂着脑袋,就感觉浑身瑟瑟发抖,虽万般憋屈,可,他不敢点头啊!

“呵,都是一群站着说话不嫌腰疼,要多虚伪就有多虚伪的道德君子,真要某天痛在自己身上,一个个比谁都老实。”阿刁不留情面,一针见血道。

陈光明硬着头皮,满脸涨红。

柳正,袁苍则互视两眼,皆从彼此的瞳孔里,捕捉到浓浓的惧意。

“林卓,你莫要觉得自己身份超然,就以大辱小,仗势欺人,事情做过分了,对你没好处。”许久,陈光明咬牙切齿道。

林卓冷笑,“倒是挺会引经据典?尔等对待我姑姑的时候,怎么没想过,自己也在仗势欺人?”

陈光明再度哑口无言。

“错就是错,对就是对,别奢望诡辩,本王一贯不是什么温和的人。”

林卓拿起丝巾,缓缓擦拭五指,此时的现场,只剩下一种声音,粗重到异常压抑的呼吸……

本王。

一贯不是什么温和的人!

若是换做其他人,来说这句话,陈光明或许需要掂量掂量,但此刻站在眼前的是林卓。

朝野之上。

褒贬不一,极具争议的名将之首。

虽然外界对他的评价,从未真正意义上的统一过,然而,这个铁血派首席代表的名头,那可是实打实的!

林卓的行事风格,无论对人对事,由来只有八个字,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换言之,你陈光明可以不服。

但,不服的下场是什么,自己老老实实承担罢了。

“车已经准备好了。”

正当现场气氛,进入极度凝重的阶段,阿刁靠近过来,小声开腔。

林卓淡淡望了眼跪在地上的陈光明,一步跃过,当场走人。

陈光明咬牙切齿,内心深处既饱含不甘,又满是屈辱,他什么时候,狼狈到这等颜面扫地的地步?

“老师,他走了。”柳正战战兢兢,提醒陈光明。

还是那副惶恐不安,魂不守神的模样,这也预示着,林卓的离开,非但没让柳正轻松下来,反而更难熬。

事情尚未完美结局,林卓又先行离场。

怎么着都不至于说,金鸿集团彻底摆脱危机了。

陈光明双目蕴血,他多想大吼一句,让这个目中无人的家伙走,老夫倒是要瞧瞧,他会如何整治金鸿集团!

然而,陈光明不敢。

这种话,也只是放在心里叫嚣,如果真拿到台面上,无异于找死。

“老师,现在该如何是好?”柳正一把抹去额头的冷汗,神色依然苍白,他从来没有遇到过此等状况。

若是需要赔偿,那好办。

大不了给一笔不菲的赔偿金,反正金鸿集团最不差的就是钱。

而现在,林卓既未提示他们接下来该怎么做,也没有一怒之下推平了金鸿,这……让他们来揣测林卓的意图?

“他要咱们限期认罪,一旦认了,往后杭城就没有金鸿了。”

陈光明无力叹气,随着林卓的离开,短时间内金鸿确实脱离危机了,可后面怎么办?

杀人未必用刀!

这种恰到好处,又不失分寸的敲打,足以令人精神崩溃!

陈光明算是真正领略到了,林卓就是奔着熬死他们的目的来得,我也不杀你,就让尔等在无穷无尽的惶恐不安中,过一段生不如死的日子!

这,才是狠人最高明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