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凰妃 已完结

天才小凰妃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东泽长宫主 主角:楚翊沈言

《天才小凰妃》小说精彩阅读 楚翊沈言小说全文

《天才小凰妃》小说介绍

火爆新书《天才小凰妃》是东泽长宫主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楚翊沈言,书中主要讲述了:七月初十,和风,宜礼嫁,忌丧殡。红锦缎从司府门口顺着长长的台阶,延伸铺就到翼央殿,上面撒着的碎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今日,是锦华国新立储君楚翊大婚的日子。...

《天才小凰妃》小说试读

沈言微微心惊,楚翊要肆无忌惮地杀人,可见他多么恶毒薄凉。

她本能地想要运功,可琵琶湖已废,根本提不起劲来。

“怎么,恼羞成怒了?”沈言这条命本来就是捡来的,她丝毫不惧地直视着楚翊,“听好,在我的眼里,你根本就算不上一个男人。”

这句话更是**了楚翊,手掌一动,毫不犹豫朝沈言打来。

沈言阖上了眼,唇角带着一丝彻骨的冷,她还是低估了人心可以有多黑。

在楚翊的手掌快要击到她心口上的瞬间,她突然感到力道在往回逼,紧接着楚翊闷哼一声,连后退了两步。

她睁眼,楚翊握着手,面上痛苦不堪,那只手在滴血。

“啧,大好的日子,闹成这样的局面,多扫兴,太子也太不讲究了。”

谢雁初从院外踏进来,面上带着温和的笑意。

楚翊的武功不比谢雁初弱,他纯粹输在了被偷袭上,冷冷地看着来人,“呵,奸fu来救人了,来得真及时。”

“太子说错了,是我家尊主来应征面首,正好遇到这样的一幕。”

谢雁初眉梢微微挑起,优雅而恭敬地,向外打了一个“请”的手势。

一个身影踏入院子,这一瞬间,仿佛有一束光临照这一方天地,所有的一切都失去了颜色,静谧如莽荒之初。

身量颀美如玉山,墨发如瀑,丝丝皆有莹华之光,那张脸更似造物者鬼斧神工之作,黛眉斜飞入鬓,凤眸清绝潋滟,弧度极完美的薄唇轻抿着,鼻梁修挺,衬得眸子更多了一重深邃。

他踏步而来,带来润风和瑞,压抑肃杀的院子,顿时让人心旷神怡。

沈言以为自己眼睛花了,天底下竟然有这般华美绝世的男子,是上天对他福泽过于深厚,还是他的基因太丧心病狂?

“不知我来应征面首,太子妃可满意?”

男子只看着沈言,似乎其他人都不存在。

一开口,如山间涧流,风过竹箫,沈言顿时骨头一阵酥麻,她这才稍微回过神来,人生的大喜大悲,实在是太**了。

踱步到男子的面前,端详着他,“看这身高,的确是九尺二有余,只是不知道男人最重要的玩意儿,尺寸是多少呢?”

她可不希望这样的极品美男关键部位不足,那就可惜了。

谢雁初噗嗤一声笑了,太子妃也太直接了吧?实在是让人听之害臊啊。

墨君逢垂眼看她,目光藏着幽凉,“不会教太子妃失望。”

为什么沈言觉出一丝危险的意味?是警告,还是不悦?

“唔,那就姑且信你吧,若是不行,我会换人的噢,我这个人容不下欺骗。”

沈言郑重其事地道。

墨君逢唇角微勾,刹那更是日月失色。

“我有一个要求。”

沈言努力保持着镇定,大方道,“美人儿,有什么要求,只要不过分,尽管提。”

颜值高,任性有什么,她宠着!

墨君逢缓缓道,“太子妃身边,只能有我一个面首。”

有这样一个极品人儿,沈言只觉得她对天下男人都不抱幻想了。

不过,她还有话要说。

看向楚翊,眼尾掀起一抹鄙夷。

“你打得过他吗?”

从墨君逢一踏入院子,楚翊就知道,这是一个不好惹的男人。

他虽然敛了杀伐之气,可浑身依旧蕴着让人难以预测的非凡能耐。

沈言看这个男人的眼神,与他的厌恶和不屑完全不一样,先前他还以为,沈言是欲擒故纵,可现在他才知道,他错了。

他不顾疼痛,拳头攥得硌硌直响,胸中恨怒汹涌,“沈言,在太子府与别的男子卿卿我我,你究竟不要脸到什么地步?”

墨君逢没有看楚翊一眼,淡淡道,“他还用不着我出手。”

看来不是一个级别的,沈言放了心。

“行,就你了,我会给你安排一个住处,当然,你来去自如。”

沈言伸手拍拍一下男人的胸膛,韧实温凉,比楚翊的更有质感。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靠得近了,她闻到一抹似有若无的沉香味儿,等深深一嗅,又消失了。

沈言的手由于握惯银枪,显得比许多贵族女子粗糙,可墨君逢却心神一漾。

别的男子只认为她不够温柔小意,只有他知道,她走到这一步,吃了多少苦,要多么坚韧,又是多么地让人心疼。

“沈言,你不要太猖獗,哪怕你要什么公平,皇上跟前,你又如何交代?”

楚翊怒不可遏,不但养面首,还要给面首一个住处,她沈言是决意要他成为全天下的笑柄了?

谢雁初道,“不过是养一个面首而已,想必皇上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太子又何必大惊小怪,况且我家公子不要钱,太子府等于节省了一大笔开支,比太子养小妾还要划算。”

不要钱,还有这等好事?

沈言才懒得搭理楚翊唧唧歪歪,求证地看向墨君逢。

“钱财乃身外之物,我只关心与太子妃风花雪月,情意融洽。”

墨君逢骨节修长的手指抬起沈言的下巴,隔着一重面纱,她的脸,柔滑了许多。

沈言秋水清眸对上男子狭长的凤眸,不由得心神微乱,不过她知道,她也只是倾慕对方的美色,美人儿突然冒出来,她还不知道对方的底细,万一他比楚翊还要可怕呢?

后来的事情也验证她的猜测,不过那是后话了。

谢雁初,“太子看,太子妃与我家公子一见面就情投意合,可见他们之间有缘分,太子忍心棒打鸳鸯么?”

楚翊忍无可忍,“太子府岂是你们这些苟且卑鄙的**之徒随意进的,来人,把这三人捉起来,如有违抗,杀无赦!”

只要这三人死了,一切就可以平息,更可以除去沈言这个心头大患。

楚翊话音才落,立刻从附近涌出来几十名护卫,将三人团团包围。

看到这样的阵势,谢雁初轻笑着摇头,墨君逢面上没有一丝波澜,可是一双凤眸,却微微眯起。

“楚翊,你用这些不中用的来对付本尊,简直是对本尊的羞辱。”

楚翊冷笑,“本宫不管你是谁,你只要知道,今日你注定无法离开这里,是你自己来送死,动手!”

话音才落,所有的护卫都举起剑,喊杀着,朝三个人挥舞而来。

墨君逢只身未动,只是抬手,轻护住沈言的肩头。

清凉中透着温热,不着痕迹,却给人充实的安全感,沈言恍然有一种错觉,他,才是她真正的夫君。

谢雁初掠身穿梭在纷乱的人影中,也没有清他是怎么出招的,那些袭击的人一个接一个倒下,占不到丝毫便宜。

谢雁初都如此厉害,更不用说美人儿了。

楚翊咬牙,拔剑就朝墨君逢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