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凰妃 已完结

天才小凰妃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东泽长宫主 主角:楚翊沈言

《天才小凰妃》大结局免费阅读 《天才小凰妃》最新章节列表

《天才小凰妃》小说介绍

《天才小凰妃》是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作者是东泽长宫主,主人公叫楚翊沈言,下面一起来看下说的主要内容是:七月初十,和风,宜礼嫁,忌丧殡。红锦缎从司府门口顺着长长的台阶,延伸铺就到翼央殿,上面撒着的碎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今日,是锦华国新立储君楚翊大婚的日子。...

《天才小凰妃》小说试读

墨君逢眼一沉,在千钧一发的瞬间,手指夹住剑刃,咔嚓一声,楚翊手中的剑折成了两截。

沈言暗暗心惊,楚翊本来就是一个高手,刚才那一剑更是含着滔天的怒意,美人儿能够凭着两个手指的力量,将他的剑折断,无法想象功力多么深厚。

“你到底是什么人?”

楚翊泛红着眼,盯着墨君逢。

“你不配知道。”

墨君逢缓道,将手中的残剑掷到地上。

楚翊紧紧地握着剑柄,胸膛在急促地起伏,心中被羞愤屈辱充斥,他的尊严,他的人格,都在此时此刻荡然无存,想杀了眼前的这一对男女,却有心无力!

沈言掀了掀嘴角,“楚翊,你哪里都比不上美人儿,还是不要白费功夫了吧,免得连命都搭进去。”

嘲讽的,不屑的语气,像针扎在楚翊的胸口上,他恨恨地吐出,“狗男女!”

“如果我和我的面首是狗男女,你和你的妾也一样,别忘了我们的地位彼此,你骂我,就是在骂你自己。”

沈言冷嗤。

不但她身边的男人把他打败,她也是字字刻薄,叫他无以反驳,楚翊有一种想要发疯的冲动。

院子里,谢雁初已经把围攻的人解决了个干净,地上一片**声。

他掸掸袖子走过来,似带着歉意道,“这些人,玷污到尊主的眼了。”

“无事,不要伤着了太子妃就好。”

墨君逢淡淡道,似乎刚才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

楚翊不想就这样善罢甘休,凌风知道眼下不能再计较下去,扶着楚翊,“太子殿下,治手要紧。”

楚翊懊恼不已,若不是他遭到了偷袭,又怎么会落得如此狼狈?但现在不是报仇的时候。

这一对狗男女,迟早会遭到报应。

沈巧儿听说楚翊找沈言算账来了,忙过来看热闹,可只看到受了伤的楚翊气急败坏地出了沈言的院子。

“殿下,您怎么了?是谁伤了你?”沈巧儿惊讶又担忧。

她向沈言的院子里看去,只看到倒了一地的护卫,死伤不限,沈言身边,多了两个男子,一个高华尊贵,一个慵懒温润,难道……

沈巧儿顿时感到一种说不出的危机。

“**之徒袭击罢了。”

楚翊不想沈巧儿看轻他,他暗下决心,有朝一日,一定会让那两个奸fu知道他的厉害。

再说,如果是谢雁初,他有把握避开,而另一个人,功力更上一层楼,定然是他出的手。

楚翊眼眸更加黑沉。

“这个人的底细一定要查出来。”

凌风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是。”

不及早除掉,还不任太子妃上了天去?甚至骑在太子头上拉撒都有可能。

沈巧儿小心翼翼地托着楚翊受伤的手,“太子妃和院子里的那两个男人,可是相熟?”

“岂止是相熟。”楚翊切齿道。

不知道是不是沈巧儿的错觉,她似乎感觉楚翊在乎沈言和别的男子有染的事情,仅仅是因为太子府的名声?

她咬着嘴唇,眼中闪过一抹冷光,为了以绝后患,越早把沈言收拾掉越好。

楚翊的手被东西从手心击穿手背,还断了一条筋络,伤得挺严重,赵大夫处理了很久,才把筋络接起来,又缝上了十来针,包扎好。

“只怕要两三个月的时间才见好,殿下最好安心养伤,不可动怒动手,不然,即便最后好了,也会落下病根。”

楚翊从扶手上抬起手,提不起一丝一毫的力气,他蹙起眉头,满眼都是恨怨。

沈巧儿用帕子拭了拭眼角的泪痕,“姐姐也太不懂事,身为太子妃,却不以身作则,把那些男人一个个招进来,太子好好的,遭了暗算,依臣妾看,她不仅仅是要太子府鸡犬不宁,还想……”

说着看了一眼楚翊,放低了声音继续道,“说不定还要联合她的相好,侵夺太子府的一切。”

“她敢,没有本宫的身份,太子府也就荡然无存,她要算计所有,还得看父皇同不同意。”

楚翊寒声道。

他不仅不会让沈言得逞,属于沈言的那一部分,他也不会真的给她。

沈巧儿本来有些担心失去荣华富贵,听楚翊这样说,也就放了心,那两个男人总不能时刻都保护沈言,他们,有的是下手的机会。

沈巧儿是安心了,楚翊却牢牢记住了方才她说的话。

等到美人儿走了,沈言才想起来,她忘记了问他的名字。

除了知道他长得帅,武功高,其他的信息她一无所知。

沈言有点郁闷,他不会是来忽悠她的吧?

刘总管被叫来沈言的院子,一颗心不由得忐忑了起来,太子妃娘娘不会又想捣鼓什么吧?

沈言道,“你去安排一个院子,规格在沈巧儿之上,楚翊之下,明白了吗?”

刘总管心想果然,他问道,“不知娘娘是为谁安排院子呢,娘娘的院子,已经足够大了。”

突然他想起一件事来,脸色一白,“难道,难道……”

沈言懒懒摆手道,“既然你知道了,那就去办吧。”

刘总管哪里敢去办,被太子知道了,还不一剑把他给结果了。

“娘娘,这可使不得啊,哪里有在府里公然为面首安排院子的,这是让太子的面子无处搁啊,太子无论如何也不会允许的。”

刘总管膝盖一软,就跪了下来。

沈言看他这样的态度,有些烦心,“你只管照我说的去做,如果他有什么意见,只管来找我。”

楚翊的面子,比茅坑里的东西还不如。

刘总管还是跪着不敢起来,“若娘娘这样做了,只怕这太子府再没有一天安宁的日子。”

沈言“啧”了一声,“楚翊养妾,我不也没有跟他闹?我养个面首,若他要跟我过不去,是他小家子气,要被人诟病的。”

刘总管觉得娘娘理由好充分啊,可是借他一百个胆儿,他也不敢,“即便如此,还希望娘娘为了太子府的和平,就忍一忍吧,娘娘要养面首,也不是不可以,不如安置在府外?”

“但是在府外岂不是委屈了他,怎么着也得给她一个名分。”沈言再也没有耐性,“碧霞,不如你去看看吧,哪个院子,哪一座大殿过得去,就安排下来。”

碧霞鄙夷地看了刘总管一眼,福了一下身子,“奴婢这就去瞧。”

刘总管一个哆嗦,立刻跟了上去,边回头往后看,“娘娘,您要三思啊,这种事情可马虎不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