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晚:老公,别睡书房 连载中

当晚:老公,别睡书房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萌囧包子 主角:沈知心傅承景

沈知心傅承景小说全文名字_当晚:老公,别睡书房沈知心傅承景全文在线阅读

《当晚:老公,别睡书房》小说介绍

《当晚:老公,别睡书房》小说是萌囧包子的倾情力作,想看主角是沈知心傅承景的小说《当晚:老公,别睡书房》的亲们千万别错过啦!小说主要介绍了:前世,沈知心作天作地,作死了宠她如命的男人。自己也被渣男和亲妹妹联合残忍杀害。一朝重生,她华丽转身,抱紧矜贵男人大腿不放。老公,我知道错了,不如我们一起生孩子吧。...、萌囧包子写的《当晚:老公,别睡书房》,主角是沈知心傅承景,该小说剧情紧凑,情节设置合理,看点多多,值得一看。《当晚:老公,别睡书房》小说精彩节选:前世,沈知心作天作地,作死了宠她如命的男人。自己也被渣男和亲妹妹联合残忍杀害。一朝重生,她华丽转身,抱紧矜贵男人大腿不放。老公,我知道错了,不如我们一起生孩子吧。...

《当晚:老公,别睡书房》小说试读

“少奶奶,您在书房门口站着干什么?是在等主子起床吗?”

红姨的声音突然传来。

沈知心脸上微微一红,随即有些矜持地点点头,“我想跟他说件事。”

“少奶奶,您不用等了,昨晚老太太有事找主子,他连夜去了傅家。”

沈知心失落地道:“那他一晚上都没回来?”

红姨点头道:“是的。少奶奶找主子有急事吗?”

沈知心顿了顿,她也不确定,傅承景到底看没看到那条短信。

要是他没看到,她死皮赖脸地去解释,显得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

见沈知心露出的失落表情,红姨终于忍不住道。

“少奶奶,您现在一直想的还是怎么跟主子离婚吗?”

沈知心果断摇头,道:“当然不想!我又不是傻子,像傅承景这么优秀的男人,我怎么可能错过。”

“那您之前还……”

沈知心老脸一红,“那时,我被人一时蛊惑,才做下了错事。这几天,我一直在悔过,可傅承景,好像不怎么领我的情。红姨,他是不是因为婚礼的事,开始讨厌我了?”

说着说着,她的眼睛一红,睫毛变得湿漉漉的,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红姨道:“当然不是,主子会讨厌任何人,却绝不可能会讨厌少奶奶,这点您大可放心。”

沈知心眼睛蓦地一亮,嘴角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

“真的吗?红姨,他真的不讨厌我?”

“少奶奶,我还是实话跟您说了吧。您在婚礼上做的事实在太过火,昨晚老太太把主子叫过去,就是为了逼他跟您离婚。”

“离婚?”

沈知心如遭雷劈,还没把傅承景搞定,傅家又生变故。

“要是您这几天的表现是假的,只是为了让主子放下防备,好跟别的男人私奔,那您就此表态,也好让主子死了这条心。若您真的诚心悔过,现在去傅家,诚心道歉,或许此事还有转机。我就说这么多,具体怎么做,就看您的了。”

话音刚落,沈知心行色匆匆下楼,抓过茶几上的钥匙,身影很快消失在视线里。

红姨叹了口气,主子手捧一颗热忱之心有什么用?

沈知心根本就是个没心没肺的女人,她心里装的就只有那个中看不中用的宋易安!

一辆红色的宾利跑车,从梅园疾驰而出。

沈知心眼睛通红,想到傅承景一个人承受巨大压力,力排众议娶了她。

她却作死地在婚礼上胡作非为,自己拍拍**就轻松走人了,烂摊子都丢给了他。

现在他还瞒着她,苦苦劝服傅家人,坚守这段婚姻。

她的心脏像压了一块巨石,喘不过气来。

满脑子都是那个站如松,总是对她不苟言笑的男人。

傅家,二楼卧室里。

老太太靠坐在床上,呼吸不畅。

一旁的儿媳林碧云上前,给老太太顺气。

“妈,您悠着点,别为了承景太生气了,还是您的身体要紧。”

“是啊,奶奶,哥只是一时执迷不悟,迟早会想通的。”傅恩珠附和道。

作为傅家的继承人,傅承景一直是家族的骄傲,从入学开始,他的成绩就从未从第一的神坛中落单过。

在公司,无论对内的事务管理,还是对外的市场开拓,他的表现都令人侧目。

唯独在婚姻上,傅承景却让傅家上下大跌眼镜,大失所望。

哪怕傅承景娶了一个什么也不是的女人,只要听话,那也比沈知心强上百倍!

昨晚,老太太以突然发病为由,紧急把傅承景叫了过来,几人轮番从天黑说到天亮,嘴巴都说干了,傅承景对离婚二字只字不提,非但如此……

老太太咳了几下,恨不得捶胸顿足地指着一旁的傅承景道。

“我早就劝过你,沈知心不是安心跟你过日子的女人,你非要娶她,闹了那么大的笑话,傅家的脸往哪搁?你把舆论封死了,却封不住豪门圈的风言风语!

现在除非你们离婚,对外界公布就说你们感情不和,这事造成的影响才能就此终结。以你的条件,就算离婚了,想嫁进傅家的名门千金也多的是!”

傅承景站在床前,始终不卑不亢地听训,却一句未回应。

林碧云劝道,“承景,你就听奶奶一句劝,一个人说沈知心不好,不能说明什么,可大家都说她不好,难道你还要继续执迷不悟吗?”

“是啊,哥,沈知心这样的女人还留着干什么?你就不怕她为了和别的男人私奔,趁机对你下手吗?”傅恩珠忿忿不平地道。

“恩珠!知心既然嫁到傅家,你该尊称她一声嫂子,她的名字岂是你能叫的?知心行事是欠缺考虑,但她绝不是你所说的那种人!”

傅承景不卑不亢地立在床前,几个小时都未动过,深邃的目光是那么坚定。

“哥!你真是被沈知心迷了心窍了!一个连结婚证都不愿跟你领的人,你怎么还……”

“谁说我不愿意跟他领证?”

突然,处在众人暴风口的当事人,沈知心踏进了房门。

她一进来,径直走到傅承景身旁,手上还扬了扬身份证和户口本。

“先结婚,后领证,是我之前跟承景作过的承诺,现在我是来履行承诺的。”

傅承景是何等人物?

是放眼整个南城,无人敢惹的人物,是只要动动眼皮子,就能吓退一拨人的存在!

而刚刚,这个站如松的坚毅男人,却因为她这个不称职的妻子,受到家里的责难和逼迫!

傅承景的父亲傅言文去世后,傅承景成了傅家唯一掌事的男人,他肩负起了为家庭遮风挡雨的责任。

他奉行百善孝为先,就算不认同的事,在长辈面前,也是忍字当头。

刚才躲在门后,沈知心看到那道坚毅的背影,是那么孤独。

傅承景在一个人作战!

“沈知心,你把我们傅家搅和地鸡犬不宁还不够,现在还有脸过来?”

傅恩珠怒斥道。

从内心里,傅恩珠从未把沈知心当成过自己的嫂子,因为她不配!

“知心,谁让你来这的!现在给我立马回梅园!”

傅承景脸色很是阴沉,周围的气压更是瞬间降到了冰点,一触即发。

傅恩珠气的要死,表面上,哥哥是在训斥沈知心。

实际上,还不是护着她,怕家里人对她责难,才做做样子!

“不,我不回!我自己惹的祸,理应我来解决。”

以前的事,沈知心自知理亏,但她不能再让傅承景一个人苦苦支撑下去了。

沈知心深深地看了一眼傅承景,给他一个坚定的眼神。

而后,她噗通一声,跪在了老太太的床前。

众人皆愕然,沈知心又在玩什么花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