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软了我们离婚吧 已完结

服软了我们离婚吧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八面 主角:宁玥霍言嗔

宁玥霍言嗔这个女人服软了_宁玥霍言嗔小说

《服软了我们离婚吧》小说介绍

近来受广大书友追捧小说《服软了我们离婚吧》由本站为大家带来,主要人物有宁玥霍言嗔,是作者八面精心创作的热门小说。小说简介:宁玥给闺蜜打了电话,让吴娇娇收留她,她不会再回霍家了,也不会再做霍少奶奶。这颗心伤痕累累,她爱了他8年,她不是机器人,也会受伤,她终于累了。“好吧,真为你感到遗憾,我开车过来接你。”...

《服软了我们离婚吧》小说试读

“娇娇。”

宁玥给闺蜜打了电话,让吴娇娇收留她,她不会再回霍家了,也不会再做霍少奶奶。

这颗心伤痕累累,她爱了他8年,她不是机器人,也会受伤,她终于累了。

“好吧,真为你感到遗憾,我开车过来接你。”

挂了电话,宁玥拢紧风衣离开了。

霍言嗔出来时,门口已经没了人影,哪里都没有。

该死的女人。

霍言嗔原本火气已经消得不少,宁玥刚刚孤身一人出去了,钱包和他的卡都没带,只能乖乖等他。

所以,他大发慈悲地出来了,打算带她回去。

都是他平时太宠她了,才让她这么放肆,他还想着晾她几个小时,让她反思自己错在哪儿。

可一推门,人真的不见了。

“霍哥。”叶缆像是察觉到了男人的心情,很不好,似乎是因为宁玥。

霍言嗔冰冷的眉头拧得更深,烦躁地松了松领带。

她一个女人,没钱没卡,还没车,要怎么走回去?

这个女人的性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倔,服个软会死吗?

她以前不是这样的,换了以前,她早就会过来亲他,哄他了。

果然,女人一贯会恃宠而骄,他惯坏她了。

此时闺蜜家,吴娇娇在给宁玥脸上敷冰。

“他怎么能打你?”

宁玥笑得有些悲凉,眼神空洞,她闭上眼,明显不想再多说。

吴娇娇叹息:“好好休息,明天就会好了。”

“谢谢你娇娇。”

明天离了婚,一切都会过去了。

霍言嗔半夜三更才回家,还没进门就端着一张冷冰冰的脸。

可等他发现宁玥居然没有回来时,心里的不满和怒意像是喷着的火龙,想要吞噬那个女人。

这还是第一次,她这样惹怒他。

“总裁,夫人打电话约你九点半去民政局离婚。”

管家一转身,手上拿着手机,脸色为难地和霍言嗔说了。

霍言嗔的脸色肉眼可见地阴沉,身上的西服也没换。

“该死!”

他随手拿了一杆球杆,把地上的盆栽都打得稀巴烂,佣人们被吓得不敢动。

管家默默地看着,挥手让人收拾。

管家深知霍总的坏脾气,但内心惊诧的,是这次惹怒了霍言嗔的人,居然是对先生百依百顺的少奶奶宁玥。

霍少奶奶根本不受宠,这是整个A市都知道的事。

所以,她在霍家就是个隐形人,整个霍家没人在意,毕竟见风使舵的人多,这些管家都看在眼里。

现在,少奶奶居然敢和先生提离婚。

所有人都说,霍言嗔和乔柔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宁玥是个第三者。

看先生这动怒的表现,难道,少奶奶在先生心里,其实有一定地位的?

“安德鲁。”

“在,先生。”

霍言嗔收起手上的球杆,地面狼藉一片。

“安排明天去欧洲的出差。”

管家惊讶了一下,知道是开拓海外市场的计划,原本安排在半年后的。

“好的。”

“这女人真的反了天,以为仗着我对她的宠爱,就可以为所欲为。”

霍言嗔英俊薄凉的眉眼下,燃烧着一团怒火,喉咙骨里溢出了低低的冷笑,“当初是她死乞白赖求着上我的床,现在恃宠而骄,还敢给我甩脸色了!”

几句话,有咬牙切齿意味。

“很快,我会让她回来求我。”

霍言嗔无疑是个骄傲到自负的男人,这一点没有任何人可以踩在上面,从未有人。

离开了他和他的钱,宁玥根本活不下去。

管家沉默,给宁玥回了电话。

宁玥听到管家在那边公事公办的话,捏着钥匙扣的手指节一白。

吴娇娇看她脸色不对,用口型问她。

“怎么了?”

宁玥挂了电话。

“霍言嗔要去欧洲出差,很久才会回来,暂时没空。”

“那怎么办?他是不是不想和你离婚?”

像他那种有权有势的男人,离个婚还要亲自去?

宁玥脸色发白,忽然很悲哀,她从来都看不懂霍言嗔的心思,8年了还是看不透。

这场婚姻像是看不到尽头,她真的厌倦了。

“一定要离。”

宁玥要离婚的态度很坚定,这次她打的不是管家的电话,是霍言嗔的私人号码,想要当面和他说清楚离婚的事。

而此时的霍家,已经人人自危。

以前宁玥在家,霍家都当宁玥是没有存在感的隐形人,习惯性被忽视,受尽委屈。

反倒是乔柔来养病住了十天半个月,佣人管家热情得和她才是霍家少奶奶一样。

谁能料到,少奶奶不在家的第一个晚上,整个霍家人仰马翻。

霍言嗔脾气本来就坏,今天花园所有东西都被高尔夫球杆砸烂了。

“先生,少奶奶的电话。”

在这座华丽别墅压抑到极致的气氛中,管家看到少爷手机一通来自宁玥的来电,如释重负。

少奶奶,只有你才能治治这只暴走的魔王了!

她终于服软了?

听到电话的霍言嗔扔了球杆,脸色依旧阴沉,但减缓了几分,有些冷漠:“我现在没空,让她等。”

他随手解了西装外套,打算去洗澡,继续晾她几次。

不再冷一冷她,她永远不知道分寸,她今晚一定要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为什么不听话。

管家心里很纳闷,先生明明是想接少奶奶电话的,可少奶奶电话都打过来了,怎么又去洗澡?

他讪讪的,委婉地和宁玥说了,让她等会再打过来。

“不用了。”听到这里,宁玥已经心寒到了极点。

永远都是这样,他永远知道怎么践踏她的尊严。

就像以前,她做好晚饭等他回来,可他没有遵守约定的时间,回来陪她吃完饭。

她等了他一个晚上,也让霍家佣人看了她笑话。

“告诉霍言嗔,我今晚会回别墅。”

不回去,事情永远不会得到解决,她不想再和他僵持下去了,只想快速离婚。

“好的,少奶奶,我去接您吧?”管家明显松了口。

对于宁玥在先生心里的地位,他今晚已经有了底,不敢像以前那么怠慢。

他又敏感地发现,少奶奶好像也变了,以前她只会叫少爷,先生,带着爱意的尊称。

可现在,她张口闭口就叫霍言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