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悍妇:老娘狂炸天 已完结

农门悍妇:老娘狂炸天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池鱼 主角:苏宛赵潜

《农门悍妇:老娘狂炸天》完结版免费试读 《农门悍妇:老娘狂炸天》最新章节目录

《农门悍妇:老娘狂炸天》小说介绍

农门悍妇:老娘狂炸天》小说的主角是苏宛赵潜,这本小说是作者池鱼的最新热门佳作,小说的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苏宛赵潜小说讲述了:一代农女,终成贤后。谁人敢挡路,谁人敢找茬,她都要尽数还回去!这片天下,终究是她的!...,

《农门悍妇:老娘狂炸天》小说试读

黑衣男人眉头一挑:“吆喝,看不出来你这小丫头还挺有血性?不过这打打杀杀的事情,你一个丫头片子还是站远点看着就行,这种事情,男人来就够了!”

把手里小孩和苏宛手里的秦霸虎一推一送,两个人的位置瞬间调换了一个全全的。

无视苏宛整个人变得惊慌警惕的目光,黑衣男人挑眉,手一抖,刀出窍!

刀起刀落,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眨眼睛一代土匪秦霸虎瞪大了眼睛,连声音都没有发出一点就已经,满眼不甘的到了下去。

四姨太尖叫:“当家的!”

“杀了他们,为当家的报仇!”

瞬间,整个场面变得混乱,所有人一哄而上!

苏宛一惊,来不及多想,下意识举起匕首就打算先和这群人来个殊死抵抗,却只见黑衣男人白眼一番,抓住她腰脚尖一点,两个人立马轻轻松松就脱离了下面这个混乱不堪的战场,在树枝和屋顶上头跳来跳去速度飞快的向外头奔去。

苏宛:?!!!

这就是古代传说中的轻功?

第一次直观感受到这种神奇武功的苏宛简直就是满面的震惊不可思议。

并当场下了一个重大决定,等回去之后一有时间,她一定要把轻功这门高深的技术搞到手,开玩笑,轻功这门技术这简直就是在古代杀人发火的必备好吗?

土匪寨子外头突然出现大批亮着火光的队伍,仔细一看,那可不就是魏沉舟为首的官兵队伍吗?!

这群官兵在干嘛?

现在才到还个个举着一个火把在哪里装逼,这要不是自己被黑衣男人救了,那这种状况不就是将还陷在土匪窝里头的自己往死里逼吗?

魏沉舟做事情这么不靠谱?

苏宛脸色一沉,在这件事情中感受到了浓浓的违和感,说不上来,但是她就是就是觉得这之中有什么不对。

但在黑衣男人问她要不要过去的时候,苏宛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

不管如何还是先过去看看再说,毕竟就算有什么问题,那也得互相接触了才能看出来。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怀里妹妹苏纯的温度越来越高,就连她自己也快要坚持不住了,在这种情况下,她只能去求助魏沉舟,不然去拜托这个黑衣男人…算了算了。

这个男人来历不明,天知道这个男人现在身上还有没有钱送她们去看大夫。

要是他没钱,她又坚持不住晕了过去,这个男人随便把她们姐妹往那个山窝子里一扔,那她们姐妹可就真的完了。

“苏姑娘,你没事吧?”

魏沉舟一见她们就连忙迎接过来,那交际愧疚的表情一看就不似作假。

苏宛松了口气,只要这个最大的问题不是出在魏沉舟这个人的身上那就行了,其他问题都好说,只要现在魏沉舟这个人对她们姐妹还是有利的不会害她们姐妹那对她来说就是最大的惊喜。

其他的事情,以后解决!

“快!请大夫,我妹妹她——”

一声未落下,苏宛已经眼前一花,别说她妹妹了,就说她自己都已经终于无力力竭倒下。

黑衣男人对这一幕早有预料,行云流水的接住两姐妹,对一件惊讶担忧的魏沉舟抬了抬下巴,随口解释了一句。

“哦,这两丫头一个是高烧,一个是受伤太重力的。都没有大问题请个大夫就行,死不了。放心。”

平淡无奇的语气让魏沉舟整个人都懵逼了。

不是,什么叫做不过是受伤太重死不了?

魏沉舟懵了,他可没有眼前这个男人淡定和谜一样的自信。

一听苏宛两姐妹的状况后魏沉舟当机立断将现场攻打土匪窝的时候交给身边一个年长的男人,而自己立刻带着两姐妹下山医治。

那年迈男人笑眯眯的满口应下只说好,魏沉舟只顾忙着折腾那两姐妹,也不知道注意到了这个男人在听说魏沉舟不会留在现场后松了一口气的模样。

但是黑衣男人似乎注意到了这一点。

暗地里露出了一抹讽刺的冷笑。

呵……

两姐妹中苏宛伤的最重,但是她醒的也是最快的。两姐妹这副样子魏沉舟并没有直接将她们送回家,让她们家里的老母亲担心。而是直接带到了医馆治疗。

且魏沉舟这个男人还非常的了解苏宛若担心记挂的是什么,所以见她一醒,立马上前阻止她起床安抚她:“哎,苏姑娘且慢!你快躺下,莫放心,你妹妹就在你身边躺着,你家里我也已经派人过去通知你们姐妹皆完好无损,只不过还需要留在衙门配合问话一段时间。需要耽搁许久。所以为了时间,天黑后不好赶路的原因,你们姐妹今天晚上就先不回去,暂时在镇上店铺里住下第二天再敢回去。”

一连串的话将苏宛刚刚睁开眼睛的警惕和焦急安排的明明白白。

苏宛面上的警惕冷漠情绪消散,不动声色挽了挽在自己身边还睡的香甜的苏纯,苏宛感激的道谢:“今天我们姐妹两人这事还真是多靠魏公子相救了。若无魏公子,我们姐妹今天能不能活下来还不一定,所以这个恩德,我们姐妹还真是不知该如何报答!”

魏沉舟立马道:“苏姑娘这是哪里的话,这一切本就是在下的份内之事,又那里说得上什么感激不感激的?”一顿,他又露出了几分愧疚之色:“而且今天之事,在下并没有如约按时赶到,这还是我的不是才对。”

“魏公子你这说的又是那里的话?你明明就是我们姐妹的大恩人才对。”

魏沉舟只是叹气。

苏宛掩盖住眼中情绪,明白,看来今天这件事情这其中的确出了什么差子,她并不认为这会是巧合,她是一定要招机会弄清楚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的。

但并不是现在,她很识趣,看得出魏沉舟现在对这件事虽然愧疚,但到底有几分难言之隐,并不想说出来的的意思。

那她又何必现在就刨根问底呢。

苏宛转头又笑着问起了另一个她关心的问题:“对了魏大哥,我妹妹还好吗?她睡了这么久,身体没事了吧?大夫怎么说?”

“这个苏姑娘放心,令妹身体并没有大碍,根据大夫的话,这个小妹妹只是受到了大的刺激,又长时间没有休息好吹了点风,小孩子身体弱,这才突然发了一场猛烈的了高烧,不过送来的及时,经过治疗现在已经退烧了,只需要让她好好休息个够本,回头在给她吃点好的,照顾一两天基本不会留下任何问题。”

苏宛点头,摸了摸苏纯不在发热的脸,再次真诚感激:“真是多谢魏公子的帮助了。”

之后魏沉舟待了没一会就走了,说家中有事情,下次再过来,他走的时候正好撞上不知刚刚去哪里,此时正好过来的黑衣男人。

魏沉舟步伐一顿,对着他温和的点点头,转身大步离去。

两个男人都是冷淡性,第一次见面的场合时机都不对,互相见面点个头就已经算是给苏宛这个人的面子了,没事的时候自然不可能出现互相结交的可能性。

魏沉舟单纯的是因为觉得没必要,而黑衣男人则更加是因为不屑了。

“醒了?小丫头片子能耐没有多少,精神头倒是挺猛的。”

黑衣男人一进来就看着苏宛沉着一副小脸蛋看着窗外灰蒙蒙的天色沉思的样子,忍不住随口讽刺道。

苏宛回头看他一眼,惊讶:“你还在呀。”一顿又理所当然的回答他的问题道:“没办法呀,这个世道坏人太多了,我一个女人没啥大本事,精神头要还不好一点,那以后可咋保护家人保护自己?”

平淡的语气莫名让人觉得格外的心酸。

黑衣男人嗤笑:“那里来的那么多歪理,不过你说的一点倒挺对,这个世界上坏人的确挺多的。”

他这话说的格外意味深长,见苏宛疑惑的视线,他也不废话,干脆了断的扔给苏宛几份信件。

“咯,在那土豆窝里找到的一点小东西,里头说的苏宛苏纯的,应该就是你们两姐妹吧?”

打开一目十行的将几分信件看完后苏宛整个人的脸色都变了。

“原来是她!”

她就说她们母女三个平日里也从来都没有得罪过谁,怎么会突然招来这个横祸,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大婶王蓄春吗?好,好的很!此仇她来日若是不报,那她苏宛将誓不为人!

“这事,你倒是怎么办?”

黑衣男人见她气的脸蛋通红,气呼呼的样子颇有几分喜感,忍不住挑眉问。

“怎么办?”

呵,苏宛冷笑一声:“自然是让他十倍奉还回来!”

这话声音有些重了,身边苏纯哼哼了几句,邹起眉头,像是被打扰到,苏宛立马闭嘴,去轻拍苏纯的背,安抚她松开眉头再次沉眠。

“算了,这位公子帮了我这么大的忙,如此大恩,我还不知道恩公该怎么称呼呢。”

苏宛眨眨眼睛,突然想到这一出,盯着黑衣男人问。

称呼?

“叫我凤归就是。”

一听就是不走心的假名,苏宛眨眨眼睛也没有深问,只是乖巧哦了一声。

倒是凤归随之笑了,饶有兴致的看着她:“不过你说要报恩的话,到也并不是没有机会。眼下正好有一个忙,苏姑娘就能够帮助我,就是不知道苏姑娘愿不愿意答应了。”

?苏宛一脸懵逼。

自己什么时候说过她很想报恩了?

但她还是开口道:“凤公子这话说的,有什么是我能做的,公子尽管开口,只要是在下力所能及的事情,那我肯定没有推脱的借口。”

话外之音就是,如果不是力所能及的事情那就算了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