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请站好 连载中

前夫请站好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苏柒然 主角:林芊晚封弈寒

《前夫请站好》林芊晚封弈寒 《前夫请站好》无错版

《前夫请站好》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林芊晚封弈寒的书名叫《前夫请站好》,本小说的作者是苏柒然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他是商海威震四方的禁欲总裁。她是业内屡创佳绩的金牌制作人。本来毫无关联的两个人,却因一场协议婚姻而产生了牵连。预想之中,他们只是利益牵扯,无关爱恨的关系。却谁知……“老婆,我想要个孩子。”“不行,你我只是合作关系,不能再有别的牵扯。”“可是。”某人拿出协议,笑着指出其中一行小字,“当初,你是答应了我的。”“怎么……唔!”林pd正要看,却被一记寒唇封住了呼吸。白光乍现间,她只瞧见一句,婚姻期间,彼此要履行夫妻义务……靠之!从一开始,她便被坑了……...

《前夫请站好》小说试读

一个病人是无法照顾好另一个病人的,林芊晚很明白这个道理,因此在接下来的时间她对医生护士的话几乎是言听计从。

幸好当时有封弈寒护着,她没有致命伤,再加上年轻身体素质好,一个多星期以后就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芊晚,虽然你现在已经可以自由活动了,可是也不能太过辛苦”

黄昏时分,沈宁宇提着外卖的粥和鱼汤推开病房的门,见林芊晚竟然同时开了两台电脑一个手机埋头工作,忍不住出言提醒。

林芊晚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吐了吐舌头:

“知道了沈院长,这不是今天情况比较特殊嘛,我明天一定听医生的话好好休养!”

爸爸妈妈还不知道她已经和封弈寒离婚了,因此林芊晚必须在他们回国以前悄悄地销毁离婚记录。

除了观测舆论稳住封氏集团外,她自己的工作还有一大堆,这一整天忙下来,确实是有些累了,她接过沈宁宇盛给自己的鱼汤,忍不住感叹一声:

“宁宇,这次还好有你在,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黄昏的阳光照进病房,给林芊晚清秀的面容勾勒了一层金边,沈宁宇一时之间竟然看得有些入神了。

直到被林芊晚叫了好几声,他才如梦初醒一般,狼狈不堪地收回自己的目光:

“不用客气,我是弈寒的朋友,做这些是应该的。”

是啊,在林芊晚心里,对自己的认知不就是停留在,封弈寒的好朋友上面么?

心里涌起一阵莫名的苦涩,沈宁宇又叮嘱了几句后便离开了病房,眼眸里多了几分失落。

而林芊晚快速吃完晚饭,便扶着墙壁走进了封弈寒的房间。

虽然处于昏迷状态,可是因为每天都在输营养液和葡萄糖,封弈寒看上去只是比平时消瘦了一点儿,几乎没什么变化。

“封弈寒,我来看你了,今天我都快忙死了,像你这样躺着感觉也挺好的,你听了可别打我啊。”

林芊晚和平时一样,打了水仔细地为他擦洗着身体,时不时地为他**一下手脚防止肌肉萎缩,喋喋不休地和他说着话:

“我总算知道我爸当初为什么那么喜欢你了,这几天他一直在帮你稳住封氏集团的股票,每句话都是在夸你,你听了可别得意啊!”

这女人,怎么说起话来还像个小孩子似的幼稚?

封弈寒双眼紧闭,几乎用尽了自制力才强忍住笑意。

而一旁的林芊晚忙着帮他**,并没有意识到男人的反常,像是在自言自语似的:

“封弈寒,我没经过你的同意就又和你复婚了,唉,也不知道你会不会反感,可是我也没有办法了,你就只好认命吧。”

“你说我们是不是也挺可笑的,认识了这么久,要不是你受伤了,我也不可能跟你说这么多,你看你平时冷冰冰的,谁见了不害怕啊。”

“我听说你和方菲儿有一腿,她明天要来拍摄我的节目了,不过我不太喜欢那个女人,你的品位可真差劲。”

谁说他反感复婚,还有,方菲儿又是怎么回事?

小女人的话很多,可是听在耳朵里却并不觉得厌烦,封弈寒还是生平第一次像此刻这样心情静好。

他紧闭着双眼等着听林芊晚继续唠叨,却在安静了很久之后,猛然听到一声哽咽。

她哭了?

封弈寒心里一紧,下一秒,就感觉到自己的手臂一沉,那种若有若无的淡淡清香萦绕在鼻尖,显得更加清晰起来。

“封弈寒,你快点好起来好不好,我我害怕。”

林芊晚将脸轻轻地贴在封弈寒的手臂上,低低地抽泣了一声,终于控制不住地掉了眼泪。

从小到大,她都是父母捧在手心里的宝贝,是人人羡慕的林家大小姐。

拥有傲人的容貌和成功的事业,更是明星们挖空心思想要攀上的王牌制作人。

在此之前,她人生中唯一的不顺大概就是和封弈寒的契约隐婚,可那桩婚姻说到底,也是按照她的意愿走完了全程。

可是现在,封弈寒躺在床上昏迷不醒,她要应对太多太多的事情,为了不让父母担心,只能骗他们说封弈寒出国了。

“封弈寒,我真的好累,你可不可以快点恢复,可不可以不要再让我一个人面对了?”

她永远也忘不了,那天在车上时她无意中看到了司机的导航设置,封弈寒明明跟她不顺路,却还想先把她送到目的地。

如果不是她搭了封弈寒的车去江铃岛,封弈寒就不会出事了!

病床上的男人依旧双眼紧闭,如同一尊沉睡的大理石雕像,林芊晚靠在他怀里,终于放声大哭起来。

蠢女人,真是个小傻子。

夜晚悄无声息的降临,病房里一片寂静,只有女人绵长的呼吸声。

林芊晚哭得累了,不知不觉就趴在封弈寒床边睡着了,他起身凝视着小女人恬淡的睡颜,唇角弯起了一个柔和的弧度。

哭得脸都花了,真难看。

他伸手摸了摸林芊晚的脸颊,起身打湿了毛巾,动作轻柔地为她擦了擦脸。

柔软温暖的触感让林芊晚舒服地叹息了一声,惹得封弈寒一阵低笑。

林芊晚,你到底是太过聪明,还是傻气十足?

封弈寒长臂一揽,将林芊晚打横抱起放到床上。

他灼热的体温就像是一个热源,让小女人无意识地往他怀里钻,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

“嘶”

封弈寒低喘一声,下意识地想把林芊晚推开,可是他刚动了一下,林芊晚就手脚并同地搂紧了他,睡得更加香甜。

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几乎用尽了毕生的自制力,才没有做出下一步举动。

“林芊晚,你真的很会磨人。”

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在小女人耳边说出这句话,封弈寒眼中闪过一抹柔和,在她光洁的额头上印下一个吻,而后缓缓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一早,林芊晚是被自己设置的闹钟吵醒的,她半闭着眼睛伸手到处摸索,却只摸到一片温热。

什么情况?!

她心里一惊,顿时清醒了一大半,从床上坐起来时才目瞪口呆地发现,自己昨天竟然爬到封弈寒床上睡着了!

他身上插着那么多管子,不会被压到了吧?

想到这里,林芊晚急忙四处检查了一番,确定没有问题后总算松了一口气。

看来以后不管多累都要回自己的病房休息,不然又像昨晚一样爬到病人床上就不好了!

林芊晚一边在心里暗暗告诫自己,一边收拾好东西往拍摄地点赶去。

而在她走后,封弈寒的眼神只是柔和了一瞬,很快取出抽屉里的平板,笑容染上一抹嗜血的意味。

果然,鱼上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