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本无缘,全靠一张脸 已完结

你我本无缘,全靠一张脸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月下追梦 主角:刘梦佳姚宇恒

小说主角名叫刘梦佳姚宇恒 刘梦佳姚宇恒小说主角

《你我本无缘,全靠一张脸》小说介绍

刘梦佳姚宇恒是小说名字叫《你我本无缘,全靠一张脸》这本小说的主角,本小说的作者是月下追梦,接下来就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失忆的刘梦佳打工给宝宝赚奶粉钱,不料碰上被愤怒冲昏头脑的姚宇恒!一脸懵逼的她被他欺负的抱头鼠窜,多亏真正的白马王子救她一命。恶魔总裁却不愿意就此放过灰姑娘,刘梦佳只能在恶魔的欺压下忍气吞声。“叔叔,你好厉害啊!难道你就是传说中的脚踏七色云彩的盖世英雄吗?”“是啊,以后再有人欺负宝宝,你就告诉我我给你报仇。”“那你以后也要保护妈妈哦!”“嗯!”...

《你我本无缘,全靠一张脸》小说试读

突然间,刘梦佳好像想到了什么,从沙发上跳起来,刚想对警察说:“他们联手陷害我,我是无辜的。”话到唇边还没来的及说,姚宇恒平静的声音,先她一步响了起来。

“警察同志,我想跟她单独谈谈!”

“可以!”警察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在警察离开以后,刘主任也离开了。

“姚宇恒,你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刘梦佳咬牙切齿、满脸怨恨的看着姚宇恒。

在姚宇恒的记忆里,这是她第一次用这种表情看着自己。一前,她不是哭着求饶,就是编一大堆假话来骗自己。

现在的她,虽然娇容扭曲,却是真实的。

姚宇恒向前一步,伸手、想抚摸她脸蛋的时候,让她给躲开了。

“姚宇恒,你不要得意的太早了。我警告你,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的奸计,总有一天会被我揭穿。”说话的时候,这双写满了气愤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盯着姚宇恒。

姚宇恒相信,如果眼神能杀死人,她早就把自己给千刀万剐了。

面对她的气愤,跟怨恨,姚宇恒一点儿都不生气。只是薄唇微启,用嘲讽的声音说道:“刘梦倩,你没有想到把,就算你把名字改了,我还是一样能找到你!”

唇角微扬,扬起了一抹嘲讽的笑容。

微顿,继续说道:“欠下的总是要换的,现在,我是回来讨债的!”

说完,冷笑一声,转身、迈大步准备离开。

“你说什么,你说你是回来讨债的,你讨什么债?还有啊?什么刘梦倩?你到底在说什么?”刘梦佳快步向前,伸手、紧紧的握住了他的衣服。

在心里思索着:“难道、他是认错人了!”

眼下,也只有这种解释。

在刘梦佳看来,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就算他真的认错人了,也不奇怪。

奇怪的是,这个男人竟然一口咬定,她就是刘梦倩!

“刘梦倩,不管你承认不承认,我都会报复你,都会把你当年诸加在我身上的痛,双倍的换给你!”话音未落,姚宇恒蓦然伸手,紧紧的握住了她的肩膀,猛的用力一推,把她推在她身后的墙壁上。

在她想挣扎的时候,他的一只手,已经霸道的禁锢了她的纤纤小手。

被逼无奈,刘梦佳只能用脚踢他。

这个男人,就像没有痛神经似的,不管她怎么踢他,他都不放手。

嘴里,还在说些乱七八糟,刘梦佳根本就听不懂的话。

“我再说一变,我不是你要找的刘梦倩,我也不认识你!”踢打了一会儿,刘梦佳见踢不开他,才能扯着嗓子怒吼。

在心里说道:“魔鬼、疯子。”

在她看来,姚宇恒是个认错了人,还不知道改正的疯子。他弄痛了她,还说是她自找的。像他这种疯子,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刘梦倩,这儿只有我们两个人,你就不要再装了,告诉我,宝宝到底是谁的孩子?是我的吗?”姚宇恒认定了,她就是刘梦倩,当初那个害的他家破人亡的女人。

面对他的固执,刘梦佳真是无语到了极点。

在心里说道:“混蛋,拜脱你睁大眼睛看仔细了,我不是你要找的女人。”

有心向他解释,又觉的不管自己说什么,他都不会信。因为,他已经固执的认准了,自己就是他要找的女人。

在心里说道:“该死的刘梦倩,你滚到那儿去了?”她发誓,如果让她知道刘梦倩在那儿,她一定会把那个该死的女人给抓回来,交给这个疯子,让这个疯子放了她。

问题是,她连刘梦倩是谁都不知道,这个疯子,还口口声声,管她叫刘梦倩。

自从她出了车祸醒来以后,刘梦倩就改了名子,摇身一边,从一前的刘梦倩,变成了现在的刘小倩。这样一来,刘梦佳连刘梦倩是谁都不知道。

“姚总,我再说一遍,我叫刘梦佳,不是你要找的刘梦倩,之于宝宝的父亲是谁,我也不记的啦!”说到这儿,一抹卑微划过眸低。

她的意思是说,她失忆了,对过去的事情,一点儿也不记的啦。

这句话听在姚宇恒的耳朵里,变成了她当时跟自己和爸爸纠缠不清,一之于,连宝宝是谁的血脉都不知道。

有这么一瞬间,姚宇恒真想把这个女人给掐死算了。

不知道为什么,在迎上她烦躁、无辜的眼神的时候,突然觉的,这样掐死她,真是太便宜她了。

想到这儿,姚宇恒冷笑一声,用嘲讽的声音说道:“刘梦倩,我会让你认识我的!”说完,松开禁锢着她的双手,转身,迈大步离开。

在心里说道:“既然连你都不知道宝宝是谁的血脉,我只能靠自己了!”

身后,是刘梦佳急捉的声音:“姚宇恒,你别走!你这样走了,我怎么办啊?”

她可不想留在这儿,继续让他们冤枉!

……

“子扬,你怎么了,怎么喝了这么多酒?”刘子扬的女朋友,在接到刘子扬的电话以后,马上开车,来刘子扬的住处陪他。

刚推开门,张晓艳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酒精味。

张晓艳有轻微的酒精过敏症。

因为她有轻微的酒精过敏症的原因,刘子扬跟她交往以后,不说是点酒不沾,也差不多了。像今天这种情况,张晓艳还是第一次遇上。

张晓艳推开窗子,让新鲜空气进来以后,又跑到刘子扬身边,把这个乱醉如泥的男人,从沙发上扶起来。

“子扬,你怎么了,是不是公司里出什么事啦?”张晓艳担忧的询问着。

刘子扬给她的回答是:“喝,陪我喝酒!”说着,伸手去摸酒杯。

“还喝,再喝,你就去西天取经了!”张晓艳没好气的抬起手来,把他伸出去摸酒杯的手,给拿回来。

想再说几句的时候,这个男人突然身子一软,爬在她怀里乎乎大睡。

这样的刘子扬,像个无助的孩子,需要人好好照顾。

张晓艳抬起手来,轻轻的抚摸着他因为喝酒,微红的脸颊,声音柔软的说道:“子扬,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告诉我,我跟你一起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