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豪门:贺总的猫性娇妻 连载中

重生豪门:贺总的猫性娇妻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逐月 主角:李西麦西俞

李西麦西俞小说 李西麦西俞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重生豪门:贺总的猫性娇妻》小说介绍

金牌网文写手“逐月”的又一部作品横空出世,李西麦西俞为书中的男女主角,深受广大书友们一致认可,欢迎阅读。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前一世,外人看她风光无限,她是新生影后,身价连城,让人惊艳,让人羡慕。那人将她捧得越高,也让她摔得越惨。这一世,她绝情绝爱,只为了复仇而生,却没想,一个男人闯进她的世界,只为护她余生幸福……...

《重生豪门:贺总的猫性娇妻》小说试读

看清了现在的局面之后,李西麦的冷静瞬间土崩瓦解,然而睡得正香的西俞浑然不知,动了动手,将李西麦抱得更牢了。

李西麦不知道自己前几天是为什么想不开将这个来历不明的男人带了回来,她这不是引狼入室是什么?

“啊……”李西麦再也受不了,抬腿一脚将西俞踹了下去。

西俞还没反应过来,被李西麦一脚蹬到肚子,直接从床上摔了下去,疼得闷哼一声,躺在地上半天没能起来。

半个小时后……

李西麦虎视眈眈,西俞心累人更累,他眼睛底下还挂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西俞微微蹙眉揉着自己的后腰,“……事情就是这样,若不是你哭得太厉害,我才不会到你的床上去。”

昨夜李西麦哭得厉害,西俞为了哄李西麦,直到后半夜实在困得不行了就睡着了,若是当时他还存有一丝理智,肯定不会睡在李西麦的床上,他忙活了大半夜,一早还被踹了一脚,好心没好报。

李西麦冷着脸,努力搜刮着自己脑海中的记忆,来确定西俞到底有没有说谎,最后她终于想起来了昨夜她做了噩梦,半梦半醒之时有一个人抱住她轻声安慰,李西麦这才重新睡了过去,她心虚起来,底气没有之前那么足了,“往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你以后也不要上我的床,听到没有?”

西俞没有异议,李西麦与他对视一眼,没好气用脚踹了西俞一下,没有用力,“下去买早餐。”

西俞趴在沙发上,这时候病人的身份用起来得心应手,“我不舒服,医生吩咐过了,不能让病人太过操劳。”

现在知道谨遵医嘱了,李西麦撑着头,冷不丁斜了西俞一眼,“我没看出来你很虚弱的样子,你若是不去,那就饿着吧。”

西俞一下从沙发上起来,俊秀的脸上满是笑意,“和你开玩笑的,你怎么当真了?想吃什么我这就去买,你是我的人,我怎么能让你饿着?”

据说人都是多面性的,看来西俞的另一面就是这么没皮没脸,李西麦忍不了了,拿着枕头就扔了过去。

西俞身手敏捷,直接躲过,一闪身出了门。可没过多久就回来了,帮李西麦把枕头捡起来放在沙发上,一边问李西麦,“我刚才没带钱……”

李西麦面无表情看西俞翻着包找钱,等西俞出去之后,她的眼神里又恢复了死一样的沉寂。

打开今天的热点新闻,头条便是李西麦今天出殡的事情,李西麦在世的亲人之后舅舅一个,她的遗照是胡建辉拿着的,陈楚与胡建辉并排站在一起,送去火化之后,到墓地下葬,陈楚手上捧着一束白色的雏菊,放在了李西麦的坟前,新闻底下粉丝哭作一团,纷纷劝胡建辉节哀顺变,可是令人讽刺的是,坟墓中埋葬的并不是李西麦的尸骨,而她的舅舅为了钱居然将她的遗体卖给了陈楚!

不得不说,人性是最经不起考验的,她与胡建辉的血缘关系,一文钱不值。

视频播放完了,最后一幕定格在胡建辉的脸上,她心底的恶意如同火一样烧了起来,再也止不住。

“我回来了。”西俞敲响门,一推门进来就看到李西麦坐在床上发呆,等她抬头的时候,表情又恢复如初,像一潭湖水一样平静,看不出任何异样。

早餐随便吃了一点,如今在家两个人都没有上班,西俞还是伤患,身分不明,记忆缺失,而李西麦的情况也不比西俞好多少,两个人都闲得发慌,李西麦看着手机,对于自己要做什么内心很是迷茫,她从重生以来,心中最强烈的渴望就是想要复仇,除此之外,她连复仇之后要做什么都没有想过。

“你又在想什么?”西俞觉得李西麦是魂不守舍,她表面看上去仿佛什么事情都与她无关,可内心深处却积压着无数的秘密,李西麦越是如此,他越是想要探究李西麦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是什么样的事情让李西麦这么上心。

“这个好像和你没有关系吧。”李西麦靠在床上,懒倦地像一只刚睡醒的猫。

西俞抿嘴一笑,“有关系,你不是我的女朋友吗?”

“你玩够了没有?”李西麦撇了西俞一眼,眼神中都是嫌弃。

西俞自讨没趣,耸了耸肩膀,随后也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个小朋友玩的泡泡机递到李西麦的面前,他声音沉缓,仿佛在说情话般温柔,“不是心情不好吗?试试这个,小朋友都喜欢玩。”

那泡泡机还是粉色的猪头形状,李西麦抿着嘴,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西俞的好。

“我已经二十多岁了,希望你记住这一点。”李西麦虽然是这么说着,可是手还是将泡泡机接过来,拿在眼前找泡泡机的开关。

西俞不以为然,嘴角微微勾起,“只要你愿意,你一辈子都是小朋友。”

透明的泡泡在灯光下折射出不同的色彩,李西麦拿着泡泡机的手一顿,心中一阵暖意。

下午,太阳从云层的间隙倾斜下来,像极了一道光幕落入人间,西俞的伤还在恢复阶段,他还需要去看伤,正好李西麦有事情不想让西俞跟着,她要下一盘很大的棋,谁也不知道西俞会对这局有帮助,还是会毁掉棋盘。到底西俞的身份与来历皆不明,李西麦也不想让西俞掺合进这样的事情李。

“你打完吊瓶之后,就回去休息吧,我留了些钱在抽屉里,你若是饿了自己买点吃的,我出去办点事。”李西麦对着镜子将头发扎起来,露出那张与她本身有六成相似的脸。

西俞半倚靠在门框上,双手环抱在胸前,眉头微微蹙起,“你有什么事?”

“这是我的隐私,好像不用你管吧。”李西麦眼神冷清,从镜子中与西俞对视。

西俞敏锐察觉到李西麦对这个问题很抗拒,这就更加坚定了西俞心中的想法,李西麦很可能是去犯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