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留一念悲欢 已完结

徒留一念悲欢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都都哥哥 主角:乔祁岳沈晨夕

乔祁岳沈晨夕小说 《徒留一念悲欢》无错版

《徒留一念悲欢》小说介绍

《徒留一念悲欢》是由作者都都哥哥为大家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该篇文章内容的结局非常精彩,荡气回肠。乔祁岳沈晨夕的小说讲述了:我喜欢乔祁岳,众所皆知,所以心甘情愿的拿着沈家换得和他一场婚姻。原以为这是幸福的开始,没想到却变成了我噩梦的源泉。...

《徒留一念悲欢》小说试读

待我洗完澡,在卧室的落地窗前,举着一杯红酒,跟着音乐轻轻摇晃时,手机传来一条简讯,内容倒是在我意料之中,然而发这条信息的人却出乎我意料。

“我是谈倾,恭喜你完成了对颂暖的报复。”

我随手回复道:“半个小时前我才下达了命令,谈教授是如何这么快就知道了消息呢?”

“你的风总是往我这边吹,你的一举一动我就算不想知道,你要知道的。”

“谈教授说吧,你在我身边到底埋了多少眼线?我知道你们谈家也是个大家族,对,我们沈家你觊觎了很久吧?”

我发完短信才发觉我说话带着刺,这并不像在现实里谈起交谈时,那般的温柔。

我收起手机,继续抬头看向窗外的夜景,看到玻璃上倒映的自己的身影,这才突然发觉沈晨夕一直都是那个外热内冷的人,而只有对着乔祁岳,我才是一个真正的女人。

也好,最后一个月,就让我作为一个真正的女人离开这个世界。

我再次做下决定,拿起手机拨给陈年:“陈教授,我已经决定不冒险,而是慢慢享受接下来剩余不多的日子,而我希望这个消息不要透露给任何人,谁都不要。”

“沈总放心。”

这时身后卧室的门砰的一下被人撞开,还有低沉愤怒的声音:“你在跟谁打电话?”

我生怕被他知道我的秘密,忙挂了电话之后把手机藏到身后,转身一看,果然是乔祁岳也来了。

“我跟谁打电话跟你没有关系,我说过很多次了乔先生。”

乔祁岳这时才停住,毕竟我的脚步,不甘心的看着我,随后从西装外套的内兜里,掏出一本户口本,啪的扔到床上:“这就是你要的关系,明天跟我去一趟民政局,你户口本呢?”

我睁大眼睛看着静静躺在床上的暗红色本子,赶紧摇头:“我凭什么又要跟你结婚呢?”

“你都已经跟我结过一次婚了。”

“然后呢?”

乔祁岳似乎被我问住了,竟然张口无言。

看着他说话都说不出的样子,我刚才因为他擅自闯入而浮起的焦躁,这时候慢慢路回去,心情变得格外的畅快。

我忍不住偷笑:“你不回答这个问题也可以,但要回答我今天白天问你的那个问题。”

“我忘了。”乔祁岳含糊回答,然后转过身朝门走去。

我以为他是要离开,没想到却是紧紧的锁上门,然后到我的床边大大咧咧的坐下:“洗澡。”

“我这里没有你的衣服。”

“我不管。”他兀自扯松的领带脱掉外套,脱掉衬衫,脱得精光光了,然后溜进我的浴室里。

我看着他乱扔在地上的一堆衣物,不免叹了口气,让他收拾完之后,又去向曲靖叔叔借了一套男人穿的睡衣,一件丝绸的睡袍有些宽大,蓝白格子显得特别的冷静。

等到乔祁岳从浴室的屋子里走出来,还没等他看到我,我便从门边绕到他身后,替他披上这件浴袍。

他就静静的站着让我布置,然后看着我为了细带子而绕到他的胸前,一把抱紧我:“你这样勾引我是不对的,沈小姐。”

我抬眼瞅他:“你别动,胡渣还没刮呢。”

他松开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可能意识到胡渣有些扎手了,于是放我去浴室里拿刮胡刀。

但是等我拿着刀出来的时候去看见他坐在床边打电话。

他眉头深锁,有些不耐烦:“不行,我现在很忙,不能见你。”

电话有些漏音,不用仔细听都听得出来极度娇嗔,撒娇的语气还带着哭腔,那一定就是颂暖本人了。

这个女人一定是来找祁岳替她报仇的。

我靠到墙边无趣的玩着手里的刮胡刀,不时看看乔祁岳的表情变化,他也不时抬眼看着我,眼睛里有心事我猜到了,一定在电话里与他说了关于我的什么。

我不想再因为她而让乔祁岳误会我,我走过去想抢过手机,挂断电话,但是乔祁岳避开了站起来,而且朝向门外走:“我知道了,我现在就过来。”

乔祁岳说完砰的带上门,穿着那一身浴袍不告而别就如他来时没有通知我一样。

我忽然觉得有些可笑。

我把刮胡刀扔进垃圾桶里,把他的衣服交给女佣,那你直接帮我送回他家,并且嘱咐他家人,让他以后再也不要直闯我家,我的家不是他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

我很生气,躺在床上辗转来去,无论怎么样都睡不着,闭上眼就能想到颂暖那个小贱人挽着乔祁岳的手臂撒娇的样子。

就是因为她,我差点失去了我的乔哥哥,我以为把她赶出商界就能让她老实安分一点,没想到她竟然还主动打电话给乔祁岳来挑拨我和他的关系。

我渐渐捏紧拳头,心中的怒火燃烧起来。

看来仅仅把他们赶出商界也是不行的,这次一定要把她粉身碎骨了才可以。

第二天,我走路带风的回到公司,找来我的律师团与财务团,把颂暖的头像投影在大屏幕上。

“我希望在座的各位牢牢记住这个人的脸,凡是与我们公司利益相关的人员,只要看见她,帮我盯着她,不管是财务还是法律上只要有一点纰漏与马脚马上汇报给我。”

财务的精英们纷纷点点头。

我知道让他们去监控送了一个人并不难,因为我们接手了颂暖的公司,虽然颂家的人已经全部退出了高层,但是还留有他们与公司之间的往来记录,我只要往深里查,绝对能找到颂暖的问题。

我站在大屏幕前抱起双手,仔细打量屏幕里颂暖那张伪善的脸。

今晚我一定要你死,颂暖。

出乎我的意料,似乎老天爷在帮我不到半天的时间,我的法务兼财务给我带来了好消息:“沈总,我已经拿到了颂家公司的财务记录表,颂暖之人确实是有问题,她之前从公司擅自挪用的欠款,至今未补上,我们可以拿这一点来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