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战婿 已完结

王者战婿

分类:都市生活 作者:凤栖梧桐 主角:凌天陈曦

王者战婿凌天陈曦全部章节目录

《王者战婿》小说介绍

独家小说《王者战婿》是凤栖梧桐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凌天陈曦,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代战神,王者回归,却发现妻子女儿受辱,暴怒之下,荡平敌人...犯我妻女者,虽远必诛!...

《王者战婿》小说试读

“莹莹,你不用和他道歉,他就是个废物,再说你也没说错什么。”陈露鄙视的看了一眼凌天,然后翻了一个白眼,满脸的无所谓。

“凌先生实在抱歉,今天的招聘会已经结束了,如果您真的对我们公司感兴趣的话,那么您下周二再来吧,下周二我们这里还有一场招聘会。”徐莹看了凌天一眼,随即说道。

分公司才刚刚成立,正是缺大量人才的时候怎么可能一周就举行一场招聘会,显然这女人是要帮助陈露赶凌天离开。

在众人没有注意到的地方,凌天身边的陈穆不屑的撇了一下嘴角。

别说是这一家小小的分公司,就算是整个勤枫集团都属于天哥的,而且就算没有这勤枫集团,仅凭天哥手中所掌控的资源和财富也是冯氏家族远远不可媲美的。

“谁说天哥是过来应聘的,天哥可是这家公司的……”

“好了,陈穆,我们走。”陈穆的话还没有说完,凌天就伸出了自己的手打断了陈穆。

他现在并不想理会面前的这两个无聊的女人,也不愿沉默和她们两个无知的女人多费口舌。

“不好意思,凌先生,您不是我们公司的工作人员,所以我不会让您进去的。”徐莹见凌天不予理会,迈着步子就要继续往公司走去,立马急了,三两步上前,挡住了凌天。

“滚!”

雄厚有力的声音自凌天的喉咙处发出,一股无形的,冰冷的气流涌向周围,凌天眼中迸发出了一丝丝杀意,震的面前的徐莹忍不住后退了几步。

凌天之所以愿意在陈家忍受一切侮辱,那是为了陈曦和自己的女儿悠悠,但这并不代表什么人都可以在他的头上撒野。

雄鹰的羽毛,除了自己和亲近的人,别人碰不的。

“凌天,你这一副要把我们吃了的样子是要干嘛!你竟然敢在这里撒野,你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

徐莹被凌天的一声呵斥一时震的不敢发声,但陈露可不怕凌天,指着凌天的鼻子就开始大骂。

“徐主管,这午休时间都要过了,您怎么还在这里?吃过了吗?”就在这时,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从公司外面走了进来,看到徐莹之后开口打了声招呼。

“张经理,你来的正好,这个人不是我们公司的员工,却要硬闯我们的公司。”这时候的徐莹也反应了过来,满脸怒气地指着凌天道:“今天咱们勤枫集团的董事长要来,这个人不听我们的阻拦要硬闯公司,我现在严重怀疑他图谋不轨,如果你们保安部就这么将无关人放进去了的话,别怪我没提醒你们,到时候丢了饭碗。”

张经理听了徐莹的话后皱了皱眉头,不难听出这徐莹的口气里充满了警告的意味,急忙点头哈腰道:“您放心吧,徐主管,作为勤枫集团保安部的经理,我有职责也有义务保护勤枫集团的安危。”

语音刚落,张经理就立马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了对讲机,朝着对讲机里面吩咐了几声,不一会儿十几个穿着保安制服,手中拿着武器的保安就小跑着跑了过来。

“哼。”徐莹冷哼了一声狠狠的瞪了凌天一眼然后对身边的陈露说道:“露露,我们走吧,不要在这种人身上浪费时间了。”

陈露听到徐莹的话后很是高兴,一脸得意的扬起了下巴,一副阴谋的逞的样子:“凌天,想要在勤枫集团上班,我告诉你不可能!”

不可能三个字被陈露故意加重了语气。然后就跟随着身边的徐莹一起离开了勤枫集团公司的大楼。

“我说你小子到什么地方撒野不好,偏偏来我们勤枫集团,趁着你爷爷我没发火,赶紧滚蛋。”张经理伸出手整理了一下脖子上戴着的领带,一脸的嚣张。

  “你知道我是谁吗,就赶我走?”凌天眼中迸发出了一丝怒意,冷冷的说道。

“你爱他妈谁谁,既然不是我们公司的人,又得罪了徐主管,不管你编出什么理由来,今天这勤枫公司的大门你也进不去,赶紧滚,赶紧滚。”张经理满脸的不耐烦,挥动着双手驱赶着凌天和陈穆。

“你们连我是谁,过来做什么的都没搞清楚,就要把我们赶出去,你们就是这样工作的?”

“别废话,你要是再不自己识趣自己出去,我们可就动手了,你管老子是怎么工作的!老子可是这里的保安经理还轮不上你指手划脚赶紧滚!”

“那我又是今天偏偏要进去呢。”

凌天一听到保安队长如此不负责任的话,脸上的表情已经彻底消失,周身迸发出一阵冷气。

“那你就是找死!”张经理怒目圆睁地盯着凌天,一声呵斥:“来人,把这个**给我打死扔出去,别脏了咱们的地方。”

一直站在凌天身边的陈穆不屑的冷哼了一声,就当陈穆刚要出手的时候,一辆白色的奥迪猛地一个急刹车,停在了勤枫集团的大门口。

一名西装革履梳着大背头的中年男人,神情有些慌张地从车上走了下来。

“王总好!”一旁的保安立马站直了身体,恭恭敬敬的列队欢迎。

“董事长好!”王经理直接忽视了身边向自己问好的保安,满脸惶恐的小跑着来到了凌天的面前,向凌天深深躬身道:“是我来晚了,还请董事长惩罚!”

在场的众人看到王总的这一举动之后,集体石化愣在了原地。

董事长!

王总经理竟然叫他董事长!

能够让分公司的最高领导如此恭敬的男人,怕是除了董事长也再无其他人了吧。

想到这里,刚才还差点让自己手下动手的张经理,额头上的冷汗立马犹如断线了的珠子般不停地掉落了下来。

“董事长,您竟然是董事长……”张经理先是伸出手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冷汗,然后一脸惶恐的咽了口口水:“董事长对不起,是我有眼无珠,狗眼看人低,您宰相肚里能撑船,求您放过我这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