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有毒:施主有药否 连载中

庶女有毒:施主有药否

分类:穿越架空 作者:夹心糖1 主角:白芷荞慕容弈

白芷荞慕容弈小说已完结 《庶女有毒:施主有药否》最新章节

《庶女有毒:施主有药否》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白芷荞慕容弈的小说叫做《庶女有毒:施主有药否》,它的作者是夹心糖1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一朝穿越,变成尼姑了,还是有萌萌哒儿子的尼姑!白芷荞风中凌乱了,这也可以?阴谋阳谋,明争暗夺,白芷荞只能伪装成人畜无害的小绵羊!只可惜,羊入虎口,怎么拔都拔不出来了!...

《庶女有毒:施主有药否》小说试读

白芷荞是被一阵阵哭丧一样的啼泣吵醒的!

“哭什么哭?老娘还没死呢!”她向来脾气不好,眼睛都没睁开,就不耐烦的对着哭个不停的人训斥起来。

这些新兵蛋子,实在太烦了,动不动就哭啼啼跟死了娘似的。既然受不了军营的苦,那就在家里当温室下的花朵嘛……

“娘,你没死啊?呜呜呜,太好了,我就知道你不会丢下我一个人的!”耳边传来颤抖的欢呼声,很是稚嫩,听起来像个小奶娃。

但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刚刚叫她什么?

白芷荞猛的睁开双眼,目瞪口呆的对上站在床边穿着道袍,戴着尼姑帽,哭的满脸眼泪鼻涕分不清楚的小奶娃。

脑子里,第一疑问是,这小奶娃是谁家的?第二疑问是,他穿的什么破衣服?

“娘,你终于醒啦!”小奶娃眼见白芷荞睁开双眼,挥着小短胳膊飞扑上前,将白芷荞紧紧地抱住。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因为,小奶娃将脸上眼泪鼻涕的混合物,蹭了白芷荞满脸满下巴。

“啊啊啊!”白芷荞惊呼一声,整个人都抓狂了。

她不淡定了!当然,不仅仅是因为小奶娃蹭了她一脸眼泪鼻涕。而是因为……她目光四下扫了一圈儿,震惊的发现,这里不是她的房间。

那满墙的如来佛祖,观音菩萨,真是闪瞎了她的钛合金狗眼有木有?墙角那个破旧的木头衣柜,更是让她有种穿越回到解放前的不祥预感啊!

整整一刻钟后,白芷荞终于逐渐的淡定了下来。

呵呵!穿越了!她穿越了,不是穿越到解放前,而是穿越到了一个叫东臾国的架空朝代。

真特么……操蛋啊!她不就是昨天训练新兵的时候闪了小蛮腰嘛?至于就一下子穿越到这鬼地方来吗?

穿越就穿越吧,她既来之则安之呗。可是谁能解释一下,她这身尼姑袍算怎么回事?她穿越成尼姑了啊?

伸手摸摸了脑袋,幸亏不是秃子,不然她会呕血!看样子,原主是个带发修行的……

“娘,你冷静完毕了吗?”身边,小奶娃突兀开口唤她,语气中带着小心翼翼。

白芷荞顶着混乱的脑子,幽幽的转向小奶娃的方向。刚刚,她的确是命令这个小奶娃不要打扰她,让她好好冷静一下来着!

可是,她还没冷静完毕,就被这小奶娃的一声‘娘’惊的险些坐地上了好吗?

于是乎,一段诡异的对话就此展开了——

白芷荞指着自己的鼻子,询问,“呵呵,你叫我……娘?”

小奶娃重重点头,语气笃定,“对呀!”

白芷荞不淡定,“你确定,你是我亲生的吗?”

小奶娃继续点头,“我确定哦!”

白芷荞嘴角抽搐,“可是……我是尼姑耶!你看,有没有一种可能,你其实……是我捡来的哈?”

小奶娃的包子脸唰的沉了下去,“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我可是你十月怀胎生下来的,你现在不想要我了是吗?”

白芷荞拼命的挤出笑容,“不是啊!我……好吧,你是我生的。那,你爹是谁啊?该不会……是隔壁寺庙里的和尚吧?”

一想到这种可能,白芷荞浑身都要起鸡皮疙瘩了。阿米豆腐,如果真的是这样,就让她一头撞死在如来佛祖的画像前吧!

小奶娃听到白芷荞的询问声,肉嘟嘟的小脸儿抽了又抽。

他试探的问道:“娘,你是不是把脑子摔坏啦?你之前不是说我爹是三王爷吗?”

白芷荞眼睛‘噌’的亮了起来!

“你说谁?三王爷?你爹,也就是你娘我的男人,是堂堂三王爷?”白芷荞瞪着眼睛,满眼冒星星。

好吧!这个样子真的是要多俗气有多俗气,要多土鳖有多土鳖。可是白芷荞不在乎啊!

她白芷荞前世是谁?第三军的少将啊!有多苦有多累,她就不多说了。毕竟,吃苦受累是小事。

最令她受不了的是,每个月领的那可怜巴巴的几千块工资,真的是让白芷荞想哭死啊!她毫不怀疑,自己如果不穿越到东臾国这个鬼地方,那她在现代最后就是穷死的。

为毛?呵呵,因为……她三个月的工资,还不够在北京买一平方米的土坯房……

白芷荞觉得,现实已经不容许她再继续留恋现代那个苦逼的世界了。她美好的未来,在古代,在这个叫东臾国的地方!

虽然她只是个尼姑,还是一个生了孩子的尼姑。但是……这些都不是问题!

瞧,结婚,洞房,怀孕,生娃,养孩子,这些全都一下子跳过。很划算有木有?

最重要的是,她儿子的爹,她的男人……是王爷啊!王爷是什么东西?很有钱,非常有钱,仅次于皇上的对吧?

“娘,你脑子……真的摔坏掉了吗?”小奶娃惆怅的看着傻笑的白芷荞,担忧的询问出声。

白芷荞回过神,脸上的笑意越加灿烂,“哈哈!是啊,不瞒你说,我脑子真的摔坏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她脑袋有钝钝的痛感,而小奶娃口口声声说她脑子摔坏了。白芷荞很乐意就坡下驴,套用一下穿越定律里面最狗血的桥段,装失忆!

小奶娃听到白芷荞这话,惊愕的小嘴儿张成‘O’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