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宠代嫁妻 连载中

权宠代嫁妻

分类:豪门总裁 作者:澳白 主角:江丹橘厉岁寒

江丹橘厉岁寒小说_江丹橘厉岁寒权宠代嫁妻免费阅读

《权宠代嫁妻》小说介绍

澳白原创小说《权宠代嫁妻》讲述了江丹橘厉岁寒之间的故事,这里为您提供《权宠代嫁妻》小说阅读。江丹橘厉岁寒的小说讲述了:一场阴谋,江丹橘被迫代替妹妹嫁给坐在轮椅上的厉岁寒。他霸道偏执、富可敌国,却被传患有隐疾,不能人道,可是那一晚生龙活虎,长相俊美的男人是谁?原本说好,大家一年后好聚好散,互不纠缠,不曾想男人却说道:“既然游戏开始了,什么时候结束,我说了算。”女人暴怒大吼:“你这个禽兽,变态、无耻。”她逃不出他的囚禁,哀求道,“我只是个暂时的替代品,放了我吧。”他把她抱到腿上低哑道,“你最好乖一点。”...

《权宠代嫁妻》小说试读

江丹橘有点忐忑的敲了敲门,然后进去。

邓琳身着黑色套装,长发挽在脑后,整个人看上去精神又利落。

“你今天怎么无故旷工?”

“我没有,我只是有点事情出去了。”

“以后我不希望我们办公室再出现找不到人的状况。”

“好的,我知道了。”

“林秘书已经等了你很久,没等到,就先去了张氏集团,你直接去张氏集团和林秘书会和。”

江丹橘怏怏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找到林伊的电话,打了过去。

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听,她现在连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便问了周围的同事,被告知上午临时来通知,让她和林伊去张氏集团谈一下画展赞助的事情。

江丹橘收起自己的包,跑向电梯,正好看到总裁专属电梯门口的厉岁寒。

她点头打了个招呼,男人似乎连个正眼都没看她。

江丹橘到了张氏集团,一直联系不上林伊,正在一楼的接待处急得团团转,正好看你到一个眼熟的人。

“江小姐,你怎么在这里?”时嘉笑着问道。

刚才只是眼熟,她还怕认错,一听声音,才确认。

之前在张氏笔庄见到的时嘉,一身素雅的汉服,气质恬静,今天的时嘉确是一身藕色套裙,脚踩高跟鞋,款款走来,让江丹橘看走了神。

“时小姐,我是跟着厉氏集团的林伊秘书来的,暂时联系不上她,正在这里等呢。”

“林秘书已经在楼上了,我带你过去吧。”

江丹橘刚才急得满头汗涔涔,等跟着时嘉进了电梯,心情才逐渐开始平静。

电梯打开,林伊看到时嘉,满脸堆着笑容,把手伸出,“时小姐,下午好。”

林伊说完,才看到她身后的江丹橘,面不改色的说道,“小江,你也到了,我刚才在下面等了你很久,一直没看到你的影子,就先上来了。”

听她这样说,江丹橘内心一阵草泥马飘过,可是在时嘉面前,她和林伊都代表着厉氏集团,表面不好闹僵,只是没有接林伊的话。

她之前对商谈的事情并不知情,一上午的时间,林伊也没有告诉她,她只好坐在旁边盲听,帮忙做着笔录。

江丹橘才知道张氏笔庄就属于张氏集团,时嘉不但负责张氏笔庄的事务,也在张氏集团身居要职,她是这次合作的对接人。

张氏借助于传统笔庄的优势,一直在书画收藏界深耕,业务也涉及到艺术展览和策划。

厉氏找到张氏,是为了富春山居酒店做宣传。

富春山居是厉氏请安缦最顶尖的建筑设计师,规划打造出来的高端渡假酒店。

张氏到时候会邀请书画界有名望的艺术家参展,并配合酒店的宣传。

时嘉和林伊商谈好具体的合作事宜后,她提议想去富春山居的现场看一下,并安排司机载着她们一起。

原来富春山居并不在白城,司机开了2个多小时才到。

酒店依靠富春山而建,周围葱笼翠耸,空水澄鲜。走进里面,整个建筑风格是简约、雅致。

林伊带着她们逛了一圈,就回到酒店的茶室,品茗、叙事。

中途,时嘉接到电话,临时有事,便提前回了白城。

林伊让江丹橘去酒店的客房检查,界时会邀请画家入住,务必要保证房间的各种设施不会出现什么意外情况。

酒店的私密性很好,每个房间所隔的距离很远,她前后跑下来,累的气喘吁吁。

全部检查完毕,林伊又安排她去酒店的储物室,去准备送给客人的纪念品。

江丹橘在里面忙碌,都没注意到时间,肚子咕咕叫了起来,她最近总是觉得饿,都快成为大胃王了。

突然,房间里的灯灭了,正好可以让她下班了。

她想拿出手机看下时间,却发现手机没带在上面。她望了望窗外,天已经漆黑一片。

江丹橘起身,摸着黑走到门口,去拉门的扶手,怎么都打不开,她进来的时候上面明明没有钥匙的,就是锁上了自己在里面也能打开,可是她怎么拧把手,都无济于事。

江丹橘用力拍门,大声喊人,任她叫破喉咙,都没有任何回应。

酒店还没有正式营业,酒店的工作人员很少,还都集中在前厅。

她快没了力气,整个人滑坐在地上。

四周万籁俱寂。

她来的时候就穿了一件爆款风衣,里面是横条衫和牛仔裤,山里的空气比外凉上几度,再加上早晚温差比较大,有一种刺骨的寒冷。

江丹橘又冷又饿,望着外面眨着眼睛的星星,祈祷有人可以帮帮她。

厉岁寒要她晚上早点回家,她现在只能寄希望于那个男人过来找她,她向找到她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她根本不知道现在是几时,就看到挂在树梢的月亮,开始渐渐飘走,躲进了云层里。

储物室内变得更暗了,江丹橘也更怕了。

她使出最后的力气,拍门、哭喊。

......

厉岁年最近几天都在富春山附近写生,元代的黄公望是他最喜欢的画家,特别是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一直被誉为“画中之兰亭”。

后辈的很多画家都追随着大师的脚步,来此地创作,厉岁年也是其中的一位。

厉氏的酒店正好在此落成,他就成了第一位入住的人。

晚上画完画,他便出来院子里走在,正好听到哭声传来。

厉岁年循着声音,来到后院,因为抽泣声越来越小,他分不清声音具体来自哪个房间。

他敲了很多们,没有应声。反复的敲了敲储物事门,“里面有人吗?”

还是没有应声,他都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

厉岁年正要转身离开,听了一个像东西倒地的声音,从储物室传出。

他拧门把手,好像是锁死的,确定里面有人,就顾不得那么多,直接一脚把门踹开。

里面没有亮灯,他把手机里的电筒打开,发现有个女人躺倒在地,脸色惨白,确是江丹橘。

他叫道:“江丹橘”

江丹橘发出微弱的声音,“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