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医妃要改嫁 连载中

天才医妃要改嫁

分类:穿越架空 作者:狐狸九 主角:冷清欢慕容麒

冷清欢慕容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_冷清欢慕容麒小说

《天才医妃要改嫁》小说介绍

以冷清欢慕容麒作为男女主角的燃文著作《天才医妃要改嫁》是一部穿越架空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就给大名鼎鼎的战神麒王爷戴了绿帽子,肚子里还揣了一颗来历不明的球,从此每天都在濒临死亡的边缘小心试探。麒王爷自从娶了这个不安分的女人进府,肝火直冲脑门,时刻都有掐死她挫骨扬灰的冲动。后来肝火变心火,心火变肾火,肾火变成揭竿而起,将她盛进碗里的勇气。没见过这种世面的冷清欢被吓得爬墙逃了,扬言休夫改嫁。麒王爷悔得肠子转筋,因为他横竖看不顺眼的那颗球,竟然是自家老爷子早就盼得眼红的金孙。冲冠一怒,十万铁骑,踏平临疆,抢婚成功的麒王爷笑得像个傻子。...

《天才医妃要改嫁》小说试读

这个面对千军万马谈笑自若,意气风发的冷面王爷,被气得再次火冒三丈,微微弯下腰,冲着冷清欢咬牙恨声道:“冷清欢,你那一剪刀为什么就不刺得深一点呢?”

冷清欢嫣然一笑,弯了眉眼,晨起的朝阳落进眸底,光华璀璨:“因为,我那天早起没吃饭啊,太饿。”

慕容麒微微勾起唇角:“那下次记得吃饱一点,还有,剪刀磨快一点。”

“放心,和离之前我不会想不开的,否则将来还要跟你同棺,想想都恶心,我怕忍不住诈尸,将你一脚踹出棺材去。”

“睡棺材?冷清欢,你想多了,本王只恨不能将你挫骨扬灰。”

就说这个男人恶毒,自己不过是给他戴了一顶绿帽子,又没有掘了他的祖坟,至于这样诅咒自己吗?

慕容麒过了口舌之瘾,一抖马缰,嘚儿嘚儿地走了。

“嘚瑟!”

冷清欢低低地唾了一声,扭脸问车里的冷清琅:“妹妹是自觉地下车呢,还是等着本王妃命人打出去。”

冷清琅是真的不甘心。

当年冷清欢的老娘从乡下进京,夺了自己母亲正室的地位,自己也从人人称羡的嫡女沦落成了侧室所出,成为别人笑柄。这口气忍了许多年,如今是好不容易扬眉吐气。

她早在前日就开始盘算,一定要在今日归省之时出尽风头,让府里还未出阁的两位妹妹瞧瞧,什么才叫权势富贵。

这些归省的礼品都是她亲自打点,不可谓说是风光,可若是自己灰溜溜地跑去后面的马车里,风头岂不是都给了这个可恶的女人,自己这不是为她人做嫁衣裳吗?

可是面对着车外虎视眈眈的冷清欢,她知道,这个女人说得出就一定做得到,就连王爷她都敢要死要活地诅咒,有什么事情是她做不出来的?

大街之上,闹腾得热闹了,难看的还是自己。她忍气吞声地下车,脸色黑得就像是锅底:“冷清欢,你用不着得意,笑到最后的才是赢家,王爷将你弃如敝履,迟早有你跪着求我的时候。”

冷清欢“呵呵”一笑:“王爷都丢下你不管了,也未必有多看得上你,你哪里来的自信?”

“你!”冷清琅气急败坏,下了马车,在她耳边低声讥讽:“我已经将你败坏门风的事情书信告诉给了父亲知道,冷清欢,你这上赶着回府,是要往脸上贴金啊,还是自讨苦吃?”

冷清欢丝毫并不恼怒:“那我一会儿也将妹妹这一善举告诉王爷知道,不知道王爷见你如此多事长舌,丝毫不顾及他的脸面,又会作何感想?”

冷清琅心虚了。这真是应了冷清欢的那句话“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她可以与男人鬼混,丢尽王府的脸,但是自己不能在王爷心目中有丁点的瑕疵啊。一会儿背地里还是要叮嘱自家父亲与姨娘知道,王爷面前,还是装傻充愣的好。只要慕容麒不提,谁也不能张扬。

她在知秋的搀扶下,上了后面的马车,只恨不能将冷清欢食肉寝皮,方才解气。

马车追上慕容麒,一行人浩浩荡荡,很快就到了相府。早有小厮候在路口,眼瞅着麒王马车远远露面,就急急慌慌地一路飞奔回府报信。冷相带着府上亲眷,在门口恭迎王妃归省。金氏今日更是装扮得富贵逼人,满脸得意洋洋。

车帘打开,车夫放下脚凳,第一个躬身出来的是兜兜,金氏脸色就瞬间一沉:“她怎么也回来了?琅儿来信儿不是说她不回吗?难不成是被休弃回府了?”

冷相面上同样有诧异之色,但是他很快就掩藏了起来,轻咳一声,提醒金氏不要多言。

他与金氏立场不同,虽然同样偏心冷清琅,但是他更希望,两个女儿都能在王府站稳脚跟,对于相府而言,这都是荣耀。反之,若是冷清欢被休弃回家,府里待嫁的另外两个女儿议亲,就会有人借此非议他相府的家教。

他知道,慕容麒与冷清欢曾经进宫合离,但是最后不了了之,就说明可能还有挽回的余地。暂时还是要静观不变,看看慕容麒的态度。

他带着家人跪迎麒王驾临,将一行人请进王府,然后落座奉茶。

冷清琅珠环翠绕,一身的华贵,逼人双目,这妆扮倒是比冷清欢更像是正儿八经的王妃娘娘。

冷清欢今日打扮的仍旧素俭,不过是簪了一支代表身份的赤金凤钗,在堆云一般的墨发之中翘首而出。但是举手投足之间,娴雅淡然,一身自内而外彰显出来的气度令人不容小觑。

如此一对比,恰好有个比方,冷清欢就像是一块上好的羊脂白玉精心雕琢而成的玉瓶,而冷清琅则是一束开得喧哗夺目的芍药。人们第一眼的惊艳来自于鲜花,最终却是沉醉在玉瓶内敛的气韵之中。

冷相总觉得,自家这个捡回来的女儿有哪里变得不一样了,举手投足之间多了一丝风骨与内蕴。

金氏在他耳边低声将冷清琅的叮嘱说了。他悄悄看麒王脸色,慕容麒自始至终,冷着一张脸,并无表情,也揣摹不出他的心思。

冷相在上京并无兄弟同宗,冷清欢的兄长又缠绵病榻无法见客,他担心慕容麒借着回门的机会发难,所以今日只请了金家的两位大舅哥作陪。面对尊贵而又寒气凛洌的慕容麒,大家都有些拘谨,落座之后,时不时地冷场,讪讪地笑。

冷清琅春风得意,一直在不漏痕迹地向着大家夸耀慕容麒对她的恩宠。冷清欢只等着一会儿开席,自己就可以去后院看望自己的兄长。

身后过堂遮挡的屏风后面有衣带窸窸窣窣的轻微响动,夹杂着金簪步摇摇晃的声音。冷清欢坐不斜视,只闻那过堂风吹过来的浓郁脂粉气,就知道这屏风后面是何方神圣——相府三小姐冷清瑶。

冷清瑶的姨娘薛氏原本出身寒微,被自家兄长想方设法地送上了右相大人的床榻,然后鸡犬升天,在大理寺谋得了一份好差事,薛氏也水涨船高,坐稳了相府三姨娘的位置。

冷清瑶自持有依仗,在府里也并不将冷清欢这个嫡姐放在眼里,胆大泼辣,同时也野心勃勃。在冷清欢还未出嫁时,就毫不遮掩她对于麒王府的向往,还有对慕容麒的敬慕之心。

尤其是在冷清琅不择手段吸引了慕容麒的注意之后,她倒是相府里最为眼明心亮的一个,看穿了冷清欢被冤枉的事实。背地里咬着牙根将冷清琅骂得一无是处。

当然,这不是因为她有多少的正义感,而单纯只是不服气加懊恼。

今日有外男在,她冷清瑶作为未出阁的千金,是不应当出现在这里的,还躲在屏风后面偷窥,不合规矩。

冷相也眼尖地看到了屏风后面掠过的衣角,顿时沉了脸,冲着金氏使了一个眼色。

金氏起身,走到屏风后面,凶狠地瞪了冷清瑶一眼,拽着她往后院里拖。

冷清瑶是有备而来,自然不甘心就这样离开,一抬手,就毫不迟疑地推翻了跟前的落地屏风。

“啪”的一声巨响,屏风落地,碰翻了紫檀落地花架,动静不小。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向着这里望过来,冷清瑶不闪不避,一面暗中与金氏较劲儿,一面扭脸冲着慕容麒的方向望过来,绽放出一抹脉脉含情的笑。再加上她今日刻意妆扮过,描眉画黛,明艳照人,又是一种截然不同的美艳。

可惜,慕容麒端了手边的茶盏吃茶,头也不抬,眼皮子也没有撩一下,恍若未闻,辜负了美人恩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