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宝狂少 连载中

鉴宝狂少

分类:都市生活 作者:胖爷 主角:陆飞陈香

《鉴宝狂少》陆飞陈香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鉴宝狂少》小说介绍

《鉴宝狂少》是近期点击量颇高的小说,是大神胖爷的得意力作,主角是陆飞陈香,属于必看的优质好文。《鉴宝狂少》小说精彩段落:惊才绝艳的少年天才陆飞横空出世,鬼手天工惊天下,鉴宝本领亘古今。捡漏,寻宝,古玩修复。广交天下朋友,聚敛四海钱财。有恩必报,有仇不饶。凭借自身的本领,陆飞稳扎稳打步步为营,一步步走向人生巅峰.........

《鉴宝狂少》小说试读

第17章睹物思人

陆飞再次醒来天已经大黑,拒绝了陈香晚饭的约请,找到自己的三轮车昏昏沉沉的回到出租房。

给陈香制作护身牌透支了自己太多的精力,对于现在这幅身体,说是拼了小命一点都不为过。

不过为了稀世重宝子冈牌,所做的一切都是千值万值。

虽然代价有点大,但是对于陈香的馈赠,自己做到了无愧于心。

几十米外保时捷卡宴SNV上,不放心陆飞尾随而至的陈香一直目送着陆飞进了那个红砖墙破败的小院儿。

抚摸着胸口那面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护身牌,陈香露出最迷人的微笑,一时间,就连最绚丽的北极星都黯然失色。

这个小院儿是陆飞和临市姓郑两兄妹合租的,每个月共计五百元,在汴梁城郊算是比较经济实惠的了。

郑家哥哥郑志伟送外卖,妹妹郑志红在饭店做服务员。

由于工作的性质,两兄妹每天都要到深夜才能回来。

都是在异地打拼,同是天涯沦落人,陆飞与这两兄妹虽然相处的机会不是很多但却非常融洽。

汴梁的盛夏即便是夜晚也没有一丝凉风,推开房间门,积攒了一天的热浪扑面而来,就像进了桑拿房一样令人窒息烦躁。

摸黑推开窗户,打开自己收来的二手电风扇马力开到最大。

躺在硬板床上,几只蚊子萦绕在耳边,就像是轰炸机的轰鸣,让陆飞难以入睡。

既然睡不着,干脆打开灯整理今天的战利品。

抱着珐琅彩梅瓶上下打量,陆飞不免有些替唐英悲哀。

一代大宗师,康雍乾三朝巨匠,一辈子的传奇。

古稀之年衣锦还乡,把这只梅瓶留给后人作为传家之宝。

没想到几代后便被不孝子孙分家产当垃圾拿出来变卖,典型的败家子。

这只梅瓶虽然是试验品,但同时也是绝世孤品,世间仅此一件绝无分号。

放出去的话绝对价值巨万,但多少钱陆飞也不会出手。

像这样的绝世孤品比名家字画,高玉古瓷更有收藏价值。

几处掐丝断开,这对陆飞来说都不叫事,修复起来比给陈香做护身牌要简单的多的多。

收好梅瓶再拿出雷击木。

得到这东西实属意外,要不是张欣丢垃圾时发出的特殊声音,就算陆飞也不会注意。

这截树枝呈山字形,外层还刷了清油,估计在孙大福手中也就是某种装饰物的支架,但陆飞可以肯定的是,孙大福绝对不知道这是无价之宝雷击木。

这截树枝足够大,给陈香那九颗珠子的消耗可以忽略不计,剩下的做三块461大牌子,边角料再出一串1.0十八子手串完全没有问题。

高贺年打感情牌跟自己买雷击木,那绝对不肯能。

这物件做成成品遇到真正需要的土豪,自己说它值多少它就值多少。

这就叫奇货可居,爱买买不卖就滚蛋。

除了雷击木还有自己花一百块钱买的六片瓷片。

陈香猜得不错,这六片瓷片正好是一件整器,是雍正青花缠枝莲压手杯。

不但是全的,而且还带盖子,而且这只压手杯的青花料子乃是正经八百的苏麻离青。

陆飞拿起一片闻了闻,土腥味相当重,出土时间绝对不超过两个月。

不用说,一准是瓷都年窑垃圾场被人挖出来了。

年窑是雍正时期的官窑,取的是当时的督瓷官年希尧的姓氏。

别看雍正的珐琅彩做工一般,但青花瓷却是一等一的精品。

尤其是官仿官,雍正仿宣德的物件更是价值不菲。

以现在古玩的行情,这只压手杯修好之后,价值不会低于五百万。

目前自己手中没有材料,修复压手杯的事只好暂缓执行。

除此之外,今天还赚了两百四十万的现金。

这是自己离家出走一年多以来赚到的第一桶金,算是一步迈入小康生活。

不过玩古玩搞收藏,这点钱依旧是杯水车薪。

最后陆飞从口袋中摸出自己用小命换来的子冈牌。

借着灯光欣赏玉神陆子冈神乎其技的雕工,感受那温润厚实的包浆,即便是现在,陆飞依旧是心潮澎湃。

睹物思人,欣赏着子冈牌,陆飞难免想起如月宫仙子一般的陈香。

一年前的自己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富二代,顶级美女算是见过不少。

但那些女人跟陈香比起来,无论是气质还是容貌都是不堪入目的庸脂俗粉,根本没有可比性。

当自己给陈香带上护身牌的时候,那桂花般清甜的体香令自己神魂颠倒。

带上护身牌的陈香,更像是一尊青花釉里红水月观音像,一颦一笑美的令自己窒息。

不过陆飞也就只是看看,种种迹象表明陈香不凡的家室,即便自己没有跟老爸闹翻,以自己的家室跟人家陈香的门第也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陆飞有自知之明,越是豪门越讲究门当户对,自己跟陈香之间很难有好的结果,过分追求只能给自己平添烦恼。

“咕噜噜.......”

五脏庙的严重抗议,陆飞这才想起来自己已经整整一天没有进食了。

开启电磁炉清水煮挂面,拿着碗到院里捞了一碗自己腌制的泡菜。

一口挂面一口泡椒,那感觉就是两个字。

“巴适!”

陆飞是地地道道的巴蜀人。

巴蜀人家家户户离不开泡菜,不过各家的手艺却各有不同。

在陆飞的心中,自己幺妹儿腌制的泡菜才是最正宗的。

自己腌泡菜的手艺就是幺妹儿教的,不过跟幺妹儿本人比起来还是差的很多。

想起幺妹儿,陆飞放下筷子鼻子有些发酸,一年多没跟他们联系也不知道是否都安好。

不过想起自己那个不成人的老汉,陆飞的心肠又硬了下来。

陆飞也算是古玩世家,祖上曾经做过当铺的坐柜,鉴宝的眼力没的说。

这种鉴宝的本领在陆家也从来没断过传承。

改开之后,陆飞的爷爷凭眼力收破烂捡漏了不少好物件儿。

爷爷去世后,二叔和小姑闹分家,老爸陆天麟靠着跟爷爷学到的本领和分到的物件在锦城古玩市场开了一家聚宝阁。

老陆做生意很有一套,古玩还没兴起那些年,聚宝阁的生意就相当不错。

本来一切都顺风顺水,没想到后来突发变故。

陆飞七岁那一年,小妹走失。

之后没多久老妈也悄无声息的离开,再也没回来。

之后收养了幺妹儿,老陆却一直没有再走一步。

最近几年古玩大兴,聚宝阁的生意越来越好,截止到前年老陆已经是是身家过亿的大老板了。

没想到陆飞一向敬重的老陆有了钱人却膨胀了。

抽烟喝酒打牌摆阔气这都不算什么,最让陆飞受不了的是,老陆竟然找了一个女人。

按理说老妈走了这么多年,老爸再找一个也无可厚非。

可关键是那女人比自己才大了五岁,让自己管大五岁的女人叫小妈,陆飞无论如何也受不了。

几次跟老陆谈判未果之后,陆飞在老陆结婚那天选择了离家出走。

你们爱咋折腾就咋折腾吧,小爷眼不见心不烦,没有你老陆的余荫关照,小爷照样能混个出人头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