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犯阴煞 已完结

命犯阴煞

分类:悬疑灵异 作者:灵异13号 主角:张阳李小甜

命犯阴煞免费阅读_张阳李小甜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命犯阴煞》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张阳李小甜的书名叫《命犯阴煞》,本小说的作者是灵异13号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妈怀胎七月被爸活活打死,未足月的我被从我妈的尸体中剖出,阴人生,命犯阴煞,是爷爷的“孽种”……...

《命犯阴煞》小说试读

“王支书啊,还跟他们废啥话,我都瞅见了,二丫真给张阳那小子弄屋里了。就张家人那德性,咱可不能等了,再等,咱二丫可就……”说话那人叫王孬蛋,是个二流子,也是王建国的头号狗腿子,不过,王孬蛋还没说完,就是一耳刮子的声音。

“放你娘的狗屁,你看见了咋不把二丫给带回去?”王建国反问。

“我……我不是怕张家那……那死婆娘嘛,怪吓人的……”

“怂样,那死婆娘我都给烧了,还怕个球啊?”王建国说到这里,似乎是见门还不开,就吩咐几个人道:“都还愣着干啥,把门撞开!”

这边院里,爷爷跟老烟杆在商量着对策,可没啥办法,人躺在院里,七窍流血,还能咋解释?恐怕到时候就算是解释了,那王建国也不会相信,他肯定会认定人就是我们张家给杀的。

老房子的木门板本就不结实,王建国带着十几个人,把我家门给撞开也没花几分钟的工夫。二丫还躺在我家院里,当王建国看到二丫那张脸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懵了,他那么五大三粗一男人竟一**蹲在地上,爬着到二丫的身边呜呜地哭了起来。

王建国媳妇没的早,就给他留下这么一个闺女,现在闺女也没了,他的天就塌了。

说实话,这一幕我看得鼻子都酸了,这时候,老烟杆说了一句:“建国,人没了,您节哀吧!”

“节你娘的狗屁,说……谁干的?”王建国的样子很可怕,眼都红了。

王孬蛋赶紧煽风点火,他指着我,说:“支书,还他娘的能是谁干的,肯定就是这孙子啊,他们张家人不都一球样,个个都是风流痞子,我看啊,他肯定是看上了咱家二丫,二丫不从他就害了人。我……我可是亲眼看见二丫叫他带过来的……”

“滚蛋,老子没问你!”王建国一脚踹在王孬蛋的**上,把他给踹了一个踉跄。

“王孬蛋,你瞎说啥呢,晚上我都没出去,咋可能带二丫回来?”我立刻反驳,那王建国也迅速反问:“那你说,二丫咋会在你家没了?”

我现在也不知道该咋说了,也不管爷爷跟老烟杆的给我使眼色,直接把那催命老头的事给说了。说完之后,王建国一声冷笑,他旁边那王孬蛋说:“就这种理由,我王孬蛋能编一箩头框子,亏你张阳还是上过学的,啥叫封建迷信你不知道啊?”

“你知道个屁,我说的都是真的!”我这么说,那王孬蛋一下子火了,上来冲我肚子上就是一脚,我没想到他会下这手,肚子里绞着疼,汗都下来了。

这时候,一直在我屋里的小甜跑了出来,她把我给扶起来,问我咋样,我肚子疼得很,咬着牙跟小甜说:“小甜,你出来干啥,赶紧回屋,这事跟你没关系!”

王建国带着十几个人,个个都是二流子,打架的好手,王建国想弄我们,我们肯定是干不过的,小甜出来,我怕她吃亏。

“哟,咋屋里还藏个能捏出水儿来的,支书,你看吧,这孙子真不是啥好东西!”王孬蛋看着小甜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两只色眯眯的老鼠眼盯着小甜,还一直往这边凑。

“小甜儿是吧,今儿个晚上跟你孬蛋哥哥睡咋样?”王孬蛋伸着脑袋,一脸猥琐的问。

“滚!”小甜扶着我,往后边躲。

“哎哟,脾气还不小,我就喜欢这样的。”王孬蛋的样子很恶心,我起来就想过去抽他,可是他们人多,直接把我给摁在了地上,爷爷和老烟杆想过来帮忙,也都被摁在了地上,他那肮脏的手开始伸向小甜,小甜就一个小女生,被吓得连连后退,她喊道:“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报警!”

“你报啊,俺这儿可是山里头,很偏的,等警察来了,天儿都明了……”王孬蛋淫笑着,扯着小甜的衣服,夏天的衣服薄,眼见着就要给撕开了。我连自己的女朋友都保护不了,还算啥男的,那一瞬间,我牙都快咬碎了,疯了一般地从俩人手里挣脱,冲过去,一拳头就砸在王孬蛋的头上。

他踉踉跄跄几步摔在地上,再爬起来的时候,疼的是龇牙咧嘴,眼眶都肿了,冲着旁边的人吼道:“**你大爷的,给老子摁住他,我王孬蛋今天不弄死这孙子,我就不姓王!”

我忍着肚子疼,把小甜护在身后,几个人也围了过来。

而正在这时候,我家的大门竟咣当一声开了,很突然,一阵阴风缠绕而来,我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刚才还一脸神气的王孬蛋脸色一下子变了,其他人也都被吓得不轻。

接着就是奶奶那屋的门窗,哐当哐当直响,响了一阵儿,屋里的油灯突然亮了,油灯晃晃悠悠,有女人唱戏的声音从屋里传了出来,咿咿呀呀的,声音很是幽怨。一条影子映在窗户上,是一个俏美花旦的模样,但是,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可一点儿都不美,反倒是阴森恐怖至极。

恐惧的蔓延,到最后还是爆发了出来,王孬蛋最先喊了出来:“那死……死婆娘……又……又回来了……啊……”

他嘴巴都不利索了,一声惨叫就要跑,被那王建国一把揪住领口,没跑成。但这种情况下,王建国也控制不住所有人,一下子那些狗腿子就跑了大半,就剩下那五六个,也是站在原地脸色也不好看。

村里人都迷信,这王建国也不例外,碰到这种事,他也知道保命要紧,他冲着那几个人吼道:“都他娘的愣着干啥,快,先把二丫抬回去,张家的帐,咱们明天算!”

剩那几个人哪里还敢在我家多待,抬着王二丫的尸体就跑了,王建国这人再横,也怕这种事。

不过,在他走之前,回头冲我说了这么一句:“张阳,这事他娘的没完,你欠二丫的,早晚得还上!”

王建国一走,家里很快就安静了下来,我看了老烟杆一眼,院里有本事搞出这么诡异动静的人,也只有他了。瞅着奶奶那屋的灯逐渐的暗下去,爷爷说:“杨先生,你这一手可真不赖啊,咋弄的,还……还会唱戏?”

“屁,我哪有这本事!”老烟杆一口否定,他这时候还在盯着我奶奶那屋,脸上的表情可不轻松。爷爷跟老烟杆很熟,但他一直都觉得老烟杆是个琢磨不透的人,所以,在这种事发生的时候,除了恐惧之外,我和爷爷都觉得是他做的手脚,现在被他这么一否定,我俩都有些惊了,不是他,屋里头会是啥?

拿了手电筒,到奶奶屋门口照了照,门缝上的糊的稀泥都变黑了,地上撒的青灰上也有两串脚印,脚印不大,像是女人的。

“真是秀玉回来了?”爷爷问。

我忽然想起来,爷爷以前说过,妈在世的时候喜欢唱戏,没嫁给爸的时候还在剧团里待过,演过花旦。

不过,现在屋里头已经没了动静,也不知道奶奶咋样了,如果真的是妈回来了,奶奶以前那么对她,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对奶奶下手,我有点儿担心,就问:“杨爷爷,我奶奶不会有事吧?”

没想到老烟杆没回话,倒是爷爷抢了话,他说:“阳娃,你妈是个好人,就算真变成了啥,也不会害人,她不会害你奶奶的!”

“你爷爷说的没错,我让门窗上糊的房檐土也不是为了防你妈,叫我说,**意外出现其实是救了你奶奶,还吓走了王建国那帮人,这是好事。”很显然,老烟杆后边的话也是推测,刚才那是不是我妈,还不确定。

爷爷冲着奶奶那屋喊了好一阵子,奶奶才应了一声,还把我爷爷给骂了个狗血淋头的,说我爷爷大半夜不睡觉叫魂呢,爷爷也没生气,毕竟奶奶没事就好。

折腾完都已经后半夜三点多了,都累得不行,肚子还有些难受,就回屋睡了。

老烟杆走的时候交代,说明天有啥事也别去找他,爷爷还以为他不想管我家的事了,老烟杆说不是不管,就是明天他不方便出门见人。我跟爷爷也不太懂这个,只能听着老烟杆的交代,明天的事不好应付,王建国不会善罢甘休的。

回屋躺床上,刚准备睡觉,旁边的墙又响了,我心里头跟着揪了一下,不过,很快那边小甜问我:“睡了吗?”

“没呢,咋了小甜?”我问。

她沉默了一阵,说:“张阳,你是不是喜欢那个二丫……其实她……也不错……”我知道,小甜这是吃醋了,我赶紧解释说:“不是啊,小甜,你别误会……刚才我跟她的事……唉……我以为她是你呢……”

“真的?”她问,语气中有那么一丝欣喜,但她隐藏的很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