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总裁的极品保镖 连载中

美女总裁的极品保镖

分类:都市生活 作者:追听大闪电 主角:陈小拓季曼

美女总裁的极品保镖全文阅读_美女总裁的极品保镖陈小拓季曼免费阅读

《美女总裁的极品保镖》小说介绍

主角是陈小拓季曼的小说叫《美女总裁的极品保镖》,本小说的作者是追听大闪电写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无敌兵王回归都市,当起了女神的贴身保镖。骗子!不是说只是个穷酸的小保镖吗,怎么还懂医术?不是说只是个废物吗,怎么这么能打?不是说他已经死了吗,怎么还活着!本以为是青铜,没想到是个王者!...

《美女总裁的极品保镖》小说试读

卧房内,岚姨正用一种监视窃贼的眼神紧盯陈小拓。

此时,昏过去的林月薇平卧在床,上衣被褪去,露出了白皙胜雪的背部,曲线如山峦般优美。

陈小拓咬着烟,双指捏一根细长银针,慢慢扎进月薇的背部。

“臭小子,你行不行啊?”岚姨担忧地问道。

这小子该不会想趁机揩油吧?

美若天仙如月薇,却被这小子拿着针一通乱扎,岚姨可心疼坏了。

陈小拓最后把银针扎进月薇手腕处的中泉穴上。

他吸了口烟,笑道:“行不行?不知岚姨你问的是哪方面啊?”

岚姨闻言,总觉得这话哪里有些不对。

却见林月薇细眉一蹙,轻哼一声,缓缓醒转过来。

她眼神闪动,看到闺房中的不速之客。

竟是陈小拓那厮!

林月薇眸子猛然一怔。

她马上意识到自己上衣没穿,只剩一件内衣。

啊!

月薇失声惊叫。

陈小拓坐到沙发上,翘起二郎腿,笑道:“哎,又一个被我帅到尖叫的少女。”

“无赖,你给我滚出去!”

林月薇紧紧贴着床,俏脸滚烫无比,恨不得杀了陈小拓。

“岚姨,小心那根针哈。”

说完,陈小拓便走到窗边,背对两人看着夜色。

林兔兔,你的身材还真是货真价实啊。

在我见过的女人中,你果然还是最美丽诱人的那一个。

陈小拓暗自赞叹道。

岚姨很快便帮月薇穿上一件宽松的睡衣,好在没碰掉插在手腕上的银针。

林月薇平静下来,记起了昏迷前的事情。

她望向陈小拓后背,眼神复杂,道:“岚姨,是他救醒我的?”

岚姨点了点头,表情也有点不敢相信。

“小子,你到底怎么办到的?”

两人都非常惊愕,这个非洲养猪的,居然还会治病?

陈小拓转过身,笑道:“死马当活马医,随便扎了几针而已。没想到月薇竟醒了,难道是本大爷的魅力太大?”

死马当活马医?!

随便乱扎?

岚姨一脸黑线。

林月薇嘴角抽搐。

陈小拓,你这个沙雕!

你怕把人扎死吗?

魂淡啊!

这时,门口响起了一阵喧哗。

“林先生,还是我来吧,月薇小姐的病情我最了解!”

“谢医生,现在不方便啊。已经有人在给月薇治疗了。”

“噢!哪家医院的?比我还专业吗?”

......

走廊里,一个戴金丝边眼镜的白袍医生,脸色傲慢。

他是江海第一医院的明星医生,谢文。帅气多金,家族背景雄厚。

第一次在医院看到林月薇,沉鱼落雁。谢文便被深深惊艳。

他每周一次来林家给月薇诊断。

可今天刚到林家,却发现被人鸠占鹊巢了!

于是他的心情开始糟糕起来。

卧室的门开了,一个咬着烟的短发青年出现在门内。

就是这家伙抢饭碗?

怎么看着这么欠揍呢?

谢文的眼睛微微眯起,一道阴冷的精光在眼镜后闪过。

“月薇小姐,你没事吧?”

谢文迫不及待地走了进去,经过陈小拓身边时不屑地哼了一声。

“谢医生,你来了。”

谢文道:“月薇呀,怎么能随便让人看病呢,社会上可是有很多江湖骗子呀。”

林月薇坐在床上,看了一眼陈小拓,道:“是啊,指不定哪天就被坑死了!”

月薇面色潮红,眼神幽怨,显然还对刚才被乱扎针的事感到愤怒。

注意到这个细节,谢文知道那个寒碜的小子没有让月薇满意。

他回头道:“年轻人,师从何处?小小年纪就出诊,不怕出事吗!”

陈小拓吸了口烟,笑道:“生活所迫啊。”

谢文冷笑道:“果然,贫穷才是原罪。为了钱,某些人真是做着猪狗不如的事。”

林明和三位仆人大叔脸色尴尬,谢医生你认错人了啊。

这家伙根本不是什么小郎中噻!

陈小拓望着月薇笑道:“白天搬砖,不耽误晚上看病。而且,我只在床上给美女治病,嘿嘿。”

林月薇不禁娇声道:“臭流氓!”

这一幕,在外人看来,还真有点儿打情骂俏的意思。

谢文的眉头不由皱起,心中极度不悦。

不经意间,谢文看到了月薇手腕上插着的银针。

他冷笑道:“现代社会,科学第一。江湖术士始终难登大雅之堂,竟整些玄乎的东西出来唬人。一根针能把病治好?”

他回头道:“小子,你知道月薇小姐是什么病吗?”

陈小拓笑而不语。

谢文嘴角微扬,心想这小子八成心虚了。

谢文笑道:“不敢说?呵呵,年轻人,江湖郎中那套万金油术语,在我们医院面前,简直不堪一击。你很明白吧?”

这小子不敢装逼,就是怕被拆穿嘛!

他见陈小拓不说话,便继续笑道:“月薇小姐的病,说复杂不复杂,说简单不简单。血液循环系统出了点问题,肝脏先天受损,又加上急性肾炎,才导致当下的症状。”

闻言,虽然不是第一次听,但林家人们的脸色还是凝重起来。

“我想,这些病理,你都不懂吧?噢我忘了,对于你这种社会底层的蝼蚁,一定没接受过高等教育的。确实可悲!”

谢文扶了扶金丝眼镜,脸色傲然。

陈小拓淡淡道:“我确实不懂。不过,有一点你也不懂。”

谢文质问道:“还有我不懂的?”

陈小拓吸了口烟,笑道:“你懂不懂,月薇根本就没有病。编撰这么多,谢医生,你居心叵测呀。”

哗!

闻言,谢文瞳孔微缩,表情有些难看起来。

他两名助手也仿佛被电击了一般,身子猛地一颤!

他指向陈小拓道:“你胡说!月薇小姐没病,怎么会出现如此怪异的症状!”

“你慌什么?”陈小拓玩味笑道。

“我没慌!林明先生,我看这种败类已没有必要留在这了,快赶他走吧!”

林明却冷着脸,沉默不语。

陈小拓淡淡道:“她会这样,不过是因为她体内有一股极寒极阴的气息在作祟。月薇阴年阴月阴时出生,乃是纯阴之体。”

轰!

此话一出,林家的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

月薇的出生,极少有人知道。

谢文笑了,笑得却很难看。

“扯淡!去你大爷的阴寒之气!江湖骗子,搞针灸这种东西蛊惑人心,看我不拆穿你的把戏!”

他说着,便要去拔月薇手上的银针。

陈小拓道:“我劝你别碰那根针。”

谢文冷笑道:“我碰了又怎样!”

话没说完,他已狠狠将它抽了出来。

唰!

瞬间,一道奇怪的寒气顺着手指窜入了谢文体内。

接着,他面色苍白,眉毛上竟结出了寒霜!

整个人仿佛雕像般被冻在原地。

除了陈小拓,所有人都惊呆了。

谢文的脸变得扭曲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