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老公爱我如命 连载中

偏执老公爱我如命

分类:豪门总裁 作者:雪糖果 主角:景如星薄御寒

景如星薄御寒小说已完结 《偏执老公爱我如命》全集阅读

《偏执老公爱我如命》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景如星薄御寒的书名叫《偏执老公爱我如命》,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雪糖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18岁的景如星替姐出嫁,嫁给传言中又老又丑的残废三爷,然而私下里的三爷不仅年轻英俊身强体壮,而且有着不为人知的神秘背景,一再颠覆她的认知。初相识,三爷冷酷无情,“守好你的本分,服从我的命令,如果你敢对我有非分之想,别怪我不客气!”恋爱时,三爷霸道,“乖乖做我的女人,除了我,不许看任何男人,想都别想!”求婚时,三爷腹黑,“洁白的婚纱,手捧着鲜花……这是哪首歌来着?”“咱们结婚吧!”“好。”“......

《偏执老公爱我如命》小说试读

是七块金符的图片。

“老大,目前我们已经找到六块金符,还差最后一块。最后一块本来应该属于夜韬将军,但十三年前,夜韬全家被班勒叛军屠杀,还记得吧?”

“当然记得。”

可以说,不仅记得,而且锥心刻骨,不堪回首。

那一年他失去了太多的亲人。

他还失去了他生命里最重要的女孩夜澜心,每每想起,都会心痛难抑。

“当时死去的28口人里,没有找到夜澜心的尸体,我们开始怀疑过她是被班勒叛军掠走,最后遭到杀害,死于别的地方。可是现在,有手下查到一条非常重要的线索。”

季霖川接话道,“什么线索?”

蓝奕之是蓝国人,对蓝国十三年前发生的事了如指掌,“有人从当年诛杀夜家的叛军口中听说,夜澜心确实被掠走,但没有被杀害,而是被带离了蓝国。具体下落暂时不明。”

“消息可靠吗?”

“老大,我认为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假如夜澜心还活着,那么第7块金符,极有可能就在她那里。现在我们只要花时间把她找到,就有可能找到第7块金符。”

慕少梵和季霖川听了纷纷觉得有道理。

蓝奕之的猜测,让薄御寒醍醐灌顶,很是激动,像黑暗中亮起一点希望的光点。

这么多年,他隐忍苟活,不就是为了有一天能重返蓝国,能够为死去的亲人报仇吗?

现在听说夜澜心还活着,他的心深深的受到震撼,他的心儿真的还有可能活着吗?

他一直以为她惨死于班勒叛军之手,现在蓝奕之却给了他一个很大的希望,他几乎难以置信。

如果心儿真的活着,那么她会在哪?

薄御寒幽蓝的眼眸里熠熠闪动着一些明亮的光泽,他沉默良久,吩咐下去,“传我令,以蓝国为辐射点,到周边国家一一探寻,查找十三年前有没有入境的女孩。只要心儿还活着,我一定要找到她。”

最后一句话,也是对他自己说的,就像一句承诺与誓言。

心儿,如果你还活着,哥哥一定会找到你。

……

几人商量好事情后,返回包厢喝酒,蓝奕之出去接个电话回来,急吼吼的喊季霖川,“老季,快点把898包厢监控调出来,有好戏。”

季霖川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打开监控,很快,他们包厢里的大屏幕上显示出898豪华包厢里的画面。

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搂着一个年轻的女人,两人到了包厢里没多久,就在沙发上搂搂抱抱起来。

只一个侧脸,薄御寒便认出了对方,原来是他大哥薄盛。

真没想到,平日里对外一副顾家男人形象的薄盛,背着老婆也会在外面偷腥。

既然是兄弟,而且残害过自己,薄御寒自不会放过报复的机会,所以,他让蓝奕之去处理,通知薄盛的老婆儿子们,让他们都来看看热闹。

……

此时,阮灵芝正在和几个阔太太搓麻将,搓牌的时候,左手中指上戴着的鸽子蛋钻戒,快要闪瞎人眼。

几个阔太太都羡慕的要命,“还是阮姐有福气,薄先生可真爱你,结婚纪念日送你鸽子蛋,羡慕死人了。”

“是啊,薄先生出了名的顾家,为人正派,到现在一点花边绯闻都没有,这么好的老公打着灯笼也难找哦!”

“要我说,阮姐就是人生的赢家!”

听着几个女人的奉承,阮灵芝得意的合不拢嘴,这时,桌边的手机响了,一条短信显示在屏幕上。

【老婆,到银尊V898包厢来,我要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你有朋友也可以一起带来。】

看到这个消息,阮灵芝都没注意是什么号码发来的,心里想着薄盛也真是的,才送过钻戒,现在又说给他准备了惊喜,这么大的人了,还学人家年轻人玩浪漫。

笑着把手里牌一推,“不玩了不玩了,我先生喊我去银尊,说是给我安排了惊喜,你们要是有空,都一起去吧!我先生请客!”

大家一听,纷纷响应,几个女人一起兴冲冲的赶往银尊。

另外一边,薄彦展准备去找朋友,突然接到消息,是陌生号码,说是他父亲喝醉了,让他来银尊接人。

薄彦展没有怀疑,直接驱车赶往银尊,到地点正好遇到他母亲和其他几位女人先一步进去。

薄彦展以为他妈来也是接他爸爸的,快步跟着走进去。

两拨人来到V898包厢,门口站着的服务生告诉他们,薄先生在楼上开了套房,并且亲自带他们过去。

服务生帮忙打开套房房门,阮灵芝怀着激动的心情在几位姐妹的陪同下,一起走进去,薄彦展随后跟进房间。

然而,套房里并没有想象的浪漫场景,取而代之是一副活色生香的画面。

一个众人眼中的三好男人,竟然在一个年轻女人身上,卖力的做着不可描述的事情。

那年轻女人在关键时刻还在娇喘着问薄盛,“薄先生……是你太太好,还是我好?”

“当然是你好,家里那个黄脸婆,哪里比得上你,小妖精,你可真要人命……”

看到这样的画面,几个阔太太全都愣住,阮灵芝简直如遭雷击,气血翻涌,差点气晕过去。

“薄盛,你在干什么!”

阮灵芝气的吼叫一声,惊的床上两人闪电般弹开,薄盛一看到老婆来了,吓得当即就蔫了,惊慌失措的解释,“老婆……不是你想的那样……是这个女人先勾引的我……”

阮灵芝已经气的抓狂了,也不顾什么名门贵妇的形象,直接冲上来手势那个勾引她丈夫的狐狸精,两个女人撕扯在一起,打的不可开交。

薄彦展看见父亲被抓奸在床,当时将那些阔太太请出房间,又来拉劝他母亲。

阮灵芝打散了头发,抓烂了衣服,最终把那女人赶出套房房间,屋里只剩下他们一家人后,阮灵芝哭的捶打薄盛,一口一个负心汉骂个不停。

薄盛理亏,任由她闹,薄彦展在中间劝他妈想开一点。

“你爸背着我在外面搞女人,你帮他不帮我,你还是不是我儿子?”阮灵芝哭着质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