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少宠妻超高调 已完结

封少宠妻超高调

分类:豪门总裁 作者:莫浅笑 主角:陆拾染封景琛

(人气)小说封少宠妻超高调在线阅读

《封少宠妻超高调》小说介绍

网络大神“莫浅笑”带来了一部最新作品,作者文笔细腻,节奏不拖沓,不注水,是本值得一看的小说。主要内容讲述:陆拾染一朝沦为落魄千金,姐姐挖墙角,现男友成功变成前任,父亲欠债累累还成了植物人,她穷的揭不开锅,在最苦最难的时候,她遇到了封景琛。他强势进入她的人生,教她虐渣,训白莲,必要时还抱抱举高高,陆拾染的人生一路开挂。众人羡慕嫉妒,都说好男人被猪拱了。陆拾染咬牙:“到底谁拱谁,我才是受害者好么!”封景琛摸着她的脑袋,“都这样了,我们什么时候结婚?”陆拾染:“……”当晚,封景琛拿着红本本,眉开眼笑:“染染,叫老公。”...

《封少宠妻超高调》小说试读

“我开静音。”陆拾染迅速调成静音,抬头时,只见他一双深瞳正盯着她看。

突然他起身大步过来,从她手里拿走手机,长指灵活地在屏幕上划动几下,关机的声音随即响起。

“你这人怎么这样……”陆拾染急了,跳起来就想夺手机。

他大掌轻摁她的小脑袋,把她摁坐下,冷冷地说:“我给你呼叫转移到座机上了,安静做事。”

这人太霸道了!陆拾染语结,推开他摁在头顶的手,气呼呼地把文件往面前一砸,手指在键盘上重重敲击。

暂时屈服于她的**之下,总有一天报仇雪恨!

没一会儿,陆拾染就平静了。这份合同措辞很严谨,让她忍不住想到自己错签的那一份合同,只是一句话的差别,结果导致她不得不付出巨额赔偿。对方是公司五年的老客户,公司法务部说没问题,吴秘书也说没错。而她正为父亲生病的事忧心,没细看合同,匆匆签上了名字,结果错失了最后一次翻身的机会。

她从包里拿出笔和小本子,记下这一刻总结出的经验。突然,她心里升起一丝疑虑,通过层层把关的合同,怎么就会出错呢?

“对了,封总,麋鹿岛……”她匆匆抬眸,他正低头写东西,高挺的鼻梁下薄唇轻抿。好看的人,360度无死角的好看。她忍不住在纸上画个漫画头像,给他装上了尖尖的牙。画得入神时,深灰色的裤管出现在她的视线里,飞快抬头,他拿着文件,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

她迅速捂上本子,小脸微微泛红,尴尬地说:“你放心,不是抄你的商业机密。我……想问问,麋鹿岛是不是必须有请柬才能上去?发出的请柬是空的,还是填好的?”

封景琛盯着她看了一眼,淡淡地说:“填好的。”

“那就是你们填错门牌了,不然我怎么会找错门?”陆拾染赶紧把小本子塞回包里,不满地说道:“所以你不应该让我赔偿……反而应该赔偿我精神损失费。”

封景琛就像没听到,拔腿往外走,“我去开会。”

“别把我一个人放在这里,你丢了东西又得让我赔。”陆拾染反应过来,飞步追了过去。到了门口,她猛然醒悟,小声问:“你是试探我,以为我是商业间谍吗?”

也对,莫名其妙闯进他的别墅,半夜去拦他的车,很轻易就同意去照顾他家的老人……像他这种时时怕钱被他的吝啬土豪,肯定会怀疑的!

封景琛神色平静,淡漠地问:“你像吗?”

这不是说她蠢到装间谍也装不了?陆拾染很生气!

“我是想找个人出来,我若不让你出去,你就在这里坐着。”他拉开门,低低地说。

“凭什么?”陆拾染气冲冲地问。

“若能办到,你在对面酒店伤人的钱,我出。”封景琛淡定地说道。

从小不为钱发愁的陆拾染,现在最愁的就是个钱字。但再怎么想要钱,这个人的钱绝对不能碰啊!

她抿抿唇,堆起满脸笑容,竖起二指说道:“封总不说明白,我不敢听命。封总手下能人多得是,为何偏偏是我?”

封景琛转过头来,盯着她看了会儿,唇角缓缓勾起,“还没那么蠢。”

陆拾染强笑到嘴角要抽筋了,鼓足勇气迎着他的视线,“请封总明示。”

“吴律师会和你说清楚。”封景琛拔腿就走,不给她再问的机会。

“那我就等吴律师来说。”陆拾染步步紧跟,才不想上当,被他留在这里。若又坏了什么,丢了什么,她不得连小命也赔给他?

强行跟他进了电梯,瞪着电梯门看。

“真跟着我?”封景琛眉头微微皱,看着她问。

“封总去忙你的,我去领工作装,努力为公司工作。”陆拾染甜甜一笑。

封景琛深瞳微眯,伸手按了键。这一部电梯是他的专用的,先前上来的时候没有使用,是因为电梯定期检修,才选择员工电梯,撞上了陆拾染。

陆拾染不知其中名堂,在电梯键显示屏上找了好一会儿,没能找着数字。

“语音的。”封景琛突然说。

陆拾染想了想,对着显示屏念,字正腔圆。

“九楼。”

电梯不动。

她看了看封景琛,他深遂的双瞳就盯着她看着,让她有些忐忑,迟疑了一下,又念,“九层。”

封景琛的嘴角轻抽一下,满脸古怪神情。

“九……”

“封总先请!”

陆拾染转头看他,隐隐发觉自己被耍了,心里迅速装上了原子弹,想立刻冲他的脸上轰过去。

封景琛唇角勾着嘲讽的笑,手指在屏上轻摁了几下,电梯开始往上行。

“封景琛你……”陆拾染气得半死。

“难怪公司没了。”封景琛嗤笑几声,往缓缓打开的电梯门外走去。外面站着十数位穿着浅蓝色衬衣的男女,正微笑着看着封景琛。

陆拾染赶紧往角落里站了站,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今日不和他计较。

吴律师眼尖,一眼看到了她,满脸古怪地说:“陆小姐怎么也在?”

“送她下去。”封景琛淡淡地说了句,众星捧月般往前走。

吴律师朝陆拾染招手,笑道:“这部是封总专用的,你得坐这边的。”

陆拾染快糗死了,在心里把封景琛骂了万万遍,硬着头皮走过那些人的视线,上了吴律师指的电梯。

吴律师推了推眼镜,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大声说道:“晚上不要迟到,封总不喜欢人迟到。”

那些人齐刷刷扭头看陆拾染,眼神像一把把剔骨的刀,割得她难受。

这两个男人,果然一个锅盖一口锅,坏到一起了!她瞪了吴律师一眼,用力摁下了电梯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