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糖婚约:我家三爷有点凶 已完结

蜜糖婚约:我家三爷有点凶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雪糖果 主角:薄御寒景如星

《蜜糖婚约:我家三爷有点凶》薄御寒景如星大结局免费试读

《蜜糖婚约:我家三爷有点凶》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薄御寒景如星的小说是《蜜糖婚约:我家三爷有点凶》,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雪糖果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景如星替姐出嫁,嫁给传言中又老又丑的残废三爷,然而私下里的三爷不仅年轻英俊身强体壮,而且有着不为人知的神秘背景,一再颠覆她的认知。初相识,三爷冷酷无情,“守好你的本分,服从我的命令,如果你敢对我有非分之想,别怪我不客气!”恋爱时,三爷霸道,“乖乖做我的女人,除了我,不许看任何男人,想都别想!”求婚时,三爷腹黑,“洁白的婚纱,手捧着鲜花……这是哪首歌来着?”“咱们结婚吧!”“好。”“……”【温暖治愈系宠文】...

《蜜糖婚约:我家三爷有点凶》小说试读

女孩睡着了,发出清浅的呼吸,薄御寒移进房间来,手掌拂过桌上的台灯,温控台灯亮起莹白的灯光。

桌上摆着几张A4纸,薄御寒随手翻动几页,看见上面是一幅幅服装设计稿,有的已经上色完成,有的只是线条勾勒。

她喜欢服装设计?

这些都是她的设计稿?

她倒是不像是传言里说的那么飞扬跋扈不学无术。

看得出来,她的绘画功底很好,也很有设计天赋,懂得色彩运用与搭配,对潮流的敏感度把握的很好,如果日后从事这方面的话,想必定会有不小的成就。

除了设计稿,桌上还有一个很少女风的日记本,薄御寒没有偷窥别人心事的癖好,所以他没有动日记本。

临走的时候,又瞥了一眼床上的女孩,女孩身体陷在被子里,露出巴掌大的小脸,睫毛浓密而卷翘,眼角带着一条明亮的光线,像是泪痕。

她又哭过?

是为薄彦展流的眼泪?

看到女孩这样,他的心越发的不能平静,鬼使神差的靠近,情不自禁的伸手想要去触摸她的脸。

可是意识到自己想做什么的时候,薄御寒深出一口气,一股怒意从心底里迸发而出,促使他直接掐住了她的脖子。

景如星睡的好好的,突然感觉呼吸不畅,脖子上好像被压了千斤重的东西,她睁开眼,朦胧间看见一张暴戾阴沉的脸。

是……薄御寒?

“三……”

他的大手重重的卡着她,她没办法发出声音,只能用两只小手不停的拍打他的手。

“很想他是吧?你越是想他,我越不会让你和他见面!我要让你们两都尝尝分离的滋味!爱而不得的痛苦!这辈子你们想在一起,死了这条心吧!”

他恶狠狠的撂下这番话后,松开了她的脖子。

“咳咳咳……”

景如星终于可以喘息,忍不住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声。

薄御寒冷哼一声,移动轮椅离开房间。

景如星从床上爬起来,看着男人消失的背影,摸着自己刚刚被掐过的脖子,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薄御寒也太恐怖了吧!

刚刚又想掐死她了吗?

听他刚才的那些话,像是充满了恨意,对薄彦展和她姐姐景海瑶的恨意。

难道说,薄御寒是因为恨他们,才故意娶来“景海瑶”,就是为了迫使他们分开,让他们痛苦的?

他们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难道是三角恋?

景如星想不明白,倒回床上的她,再无睡意。

只要想到自己现在和一个有暴躁狠戾阴晴不定的男人住在一起,随时都生命危险,这一点就令人感到恐怖窒息。

“咳咳咳……”

肺炎还没有彻底好清,景如星开始咳嗽起来,不知道熬到多久,呼吸才平稳下来,迷迷糊糊的睡着。

天亮时分。

景如星没休息好,脑子有点沉,但是依旧坚持按时起床,下楼先做好早餐,然后开始给别墅做卫生。

薄御寒下楼来,一眼看见穿着白色加长衬衫的景海瑶,衬衫是宽松的款式,包裹着她小小的身子,越发显得她娇小,瘦弱。

她正在用吸尘器吸地,铂爵一直粘在一旁摇尾巴陪着她。

发现铂爵一点狗样都没有,一心想着讨好景海瑶,薄御寒嘴角抽抽。

景如星转身要吸地毯,可是铂爵正好坐在上面,她用商量的语气说道,“铂爵,能不能到沙发上坐一下,姐姐要吸一吸地毯哦?”

铂爵特别听话,真的跳到沙发上乖乖坐下来。

这个狗叛徒,才认识那女人几天,竟然那么听她的指挥!

“铂爵!”

薄御寒叫了一声,铂爵听见后,马上从沙发上跳下来,跑过来。

薄御寒移动轮椅来到近前,叫了她好几声名字都没有听见,直到有书本直接砸在她的身上,景如星回头见是薄御寒来了,关闭嗡嗡作响的吸尘器,“抱歉三爷,刚刚没听见。”

“谁让你做的?”

薄御寒浓郁的眉头蹙在一起,不悦的质问。

明白他是说做卫生这件事,景如星回答,“没有谁,我习惯了,反正闲着也没事。”

哼,又开始装灰姑娘博同情,以为她这样,他就会对她心软吗?

“景海瑶!你的主要任务就是伺候我,打扫卫生这种事有其他人做。懂?”

“知道了。”景如星点头。

这还不算完,薄御寒又把德叔叫来,一脸严肃的交代,“德叔,下次再让我看到她做这种事,扣光你的工资。”

“好的,三爷。”德叔无辜躺枪,无奈的看了一眼景如星,景如星心里吐吐舌头,感到十分抱歉,差点又连累德叔了。

实际上,德叔觉得三爷是在心疼太太,就是这表达的方法有点……

薄御寒又看了看腕表时间,问道,“蓝奕之还没来吗?”

“蓝少还没到。”

说了今天上午来给景海瑶复查的,到现在都没见人影,薄御寒的眉头皱的越发深刻,“这个蓝奕之越来越不像话了。”

景如星和德叔对对眼神,都觉得今天三爷脾气不太好,还是少惹他为妙。

见男人移动轮椅朝餐厅走去,景如星赶紧跟过去伺候。

上午,薄御寒去庄园健身房,锻炼身体,德叔在旁边陪着,“三爷,昨天您让我查的号码,我已经查过。太太联系的人不是大少爷,而是她的同学,一个叫林若璃的女孩。”

“确定?”

薄御寒有些不信,有了联系的机会,她怎么可能只给同学打电话,不给薄彦展通风报信?

会不会故意从同学那里中转一下,通过同学把消息传达到薄彦展那里?

“非常确定,而且我也查过,林若璃和薄彦展之间,没有任何关系网,他们互相也不认识。”

“嗯。”

薄御寒终于放心了,也满意了。

只要景海瑶没有和薄彦展联系就好。

只不过,昨天他以为她是和薄彦展联系,因此对她多次发脾气,现在想来,是不是自己做的有点过分了?

“景海瑶现在在哪?”

“太太在她自己房间。”

“让她过来伺候我!”

“好的。”

景如星得到德叔的通知,说是薄御寒让她到健身房伺候,虽然她心里有些畏惧,不太想来,可是又不敢不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