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府丑女嫁给了战神王爷 连载中

相府丑女嫁给了战神王爷

分类:穿越架空 作者:杨十六 主角:夜温言师离渊

夜温言师离渊全文免费_相府丑女嫁给了战神王爷全文免费阅读

《相府丑女嫁给了战神王爷》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夜温言师离渊的书名叫《相府丑女嫁给了战神王爷》,来自写作圈著名大大“杨十六”,全文文笔细腻,节奏不拖沓,不注水,值得一看。小说精彩段落试读:21世纪玄脉传人,一朝穿越,成了北齐国一品将军府四小姐夜温言。父亲枉死,母亲下堂,老夫人翻脸无情落井下石,二叔二婶手段用尽杀人灭口。三姐抢她夫君,辱她为妾。堂堂夜家的魔女,北齐第一美人,生生把自己活成了一个笑话。她穿越而来,重活一世,笑话也要变成神话。飞花为引,美强惨飒呼风唤雨!魔医现世,白骨生肉起死回生!终于,人人皆知夜家四小姐踏骨归来,容貌倾国,却也心狠手辣,世人避之不及。却偏有一人毫无畏惧逆流而上!夜温言:你到底是个什么性格?为何人人都怕我,你却非要缠着我?师离渊:本尊心性天下皆知,没人招惹我,怎么都行,即便杀人放火也与我无关。可谁若招惹了我,那我必须刨他家祖坟!...

《相府丑女嫁给了战神王爷》小说试读

第4章

他实在想不明白了,今儿遇着的这位,到底是天底下除他以外第二个有灵力的惊喜,还是个头脑不太健全又喜欢占人便宜的女流氓。

眼瞅着外袍内衫都被扒拉下来,师离渊也豁出去了,眼一闭,一副就义的模样。

夜温言翻了个白眼,小手在他心口位置按了几下,“你就当我是个大夫,虽然医术浅薄,但至少目前来看,除了我之外,你也找不着别人治病。我要给你扎几针,不可能隔着衣服扎。扎之前也要找找位置,毕竟我是个医术不怎么高明的大夫。”

师离渊觉得今儿是没跑了,这绝对就是老天爷给他降下来的一大劫。

躲过了黑衣人,却没躲过女流氓。恩,虽然女流氓还挺好看,但再好看她也是流氓啊!

已经有第一枚针落了下来,他听到扎针的姑娘说:“我以前跟人学过一种针阵,叫什么名字我忘了,结阵手法到是能记得的。阵成之后最多一盏茶工夫就能拔针,之后至少能保你三个时辰之内不发作,至于三个时辰之后,还是按我说的,去找个正经大夫好好治一治。”

她一边说一边摇头,“也不知道你这种身带灵力的人,普通大夫能不能治得了。我琢磨着这天地间也没有灵力波动啊,你这一身术法是怎么来的?”她抬眼看师离渊,“咱们这也算是共历生死了,能不能透露一点儿消息?”

师离渊沉了半晌,问她:“你想知道什么消息?”

夜温言一听有门儿,赶紧就道:“比如说,这世间除了你之外,还有没有人会术法的?”

师离渊点头,“有。”

“呃......有多少人会?很普及吗?”

这次是摇头,“不普及,除我之外仅余一人。”

“什么人?”

“你。”

“咳!”她轻咳了下,最后一枚针也扎了下去,又在他心口拍了拍,“行了我懂了,意思就是天底下就咱俩最特殊,其它都是普通人。”

师离渊皱皱眉,有句话到底是没忍住:“你扎针就扎针,别动不动就到我这里讨几分便宜。”

“我讨什么便宜了?”她说完就意识到可能是刚才说话时拍了他几下,赶紧解释,“那个真不是讨便宜,我就是习惯了。”

“习惯了?”他目光阴寒起来,心里说不上来的不痛快。

夜温言抽抽嘴角,也不知自己哪里说得不对,却又觉得好像是哪里不太好,于是又多解释了一句:“我的意思是,说话的时候配点儿手势习惯了。就比如说你同旁人说话时,也会拍拍对方的肩膀是一个意思。”

“本尊从不拍人肩膀。”师离渊瞪了她一眼,低头看自己心口的那个所谓针阵。

针阵这种东西在这北方大陆从未留下过任何传说,但是数百年前他又确曾听闻过。只可惜年代久远,只依稀记得有一白姓之人将阵法结合医理,摸索出一套独特的医人之道。

但当初那个年代,灵力还存于世间。人们是伤是病多求于术法,针阵这种东西便显得有些鸡肋。

却没想到,时隔数百年,他竟被人以针阵护下一命。

“姑娘贵姓?”

“夜。”她并不隐瞒,“临安城一品将军府的夜四小姐。”

说完,又抬眼打量师离渊,脑子里原主的记忆翻腾起来,终于翻出一段有用的讯息——“你是住在皇宫里的那位帝尊?原来你叫师离渊啊!”

一声师离渊出口,她显得有些激动,身子不由自主地往前探去,一双大眼睛扑灵扑灵的。

原主只知晓北齐有一位帝尊,是这世间最后一位仙灵承袭者,也是如今唯一能够打破天地桎梏,活了四百多年的人。

但是她不知帝尊叫什么名字,即使夜家贵为一品将军府,即使夜将军在皇帝面前都能讨来几分颜面,却偏偏够不着那位久居炎华宫的尊者。

所以帝尊对于原主来说,是一个不可望也不可及的存在,是只活在传说中的。

穿越第一天就遇着这么一位,夜温言都不知道自己这算是幸运还是什么,但不管怎么说,至少知道这人是什么人,也知道他住在哪儿了。此番也算有了救命之恩,他还扎了她两回,将来不管是报恩还是偿命,她都有个地方能找着正主。

“你是夜振威的孙女?”师离渊皱了皱眉,虽然他不管朝中事,但不管不代表他不知晓。一品将军府的四小姐跟当朝六皇子订了亲的事,他早几年就听说过,如此说来,这姑娘是被六皇子府扔到这里来的。

那个六皇子,叫什么来着?

他想了一会儿,没想起来,毕竟这是小事。

夜温言点点头,“咱们这就算是互报家门了,虽然你的家门是我猜的,但你既然没否认,那就是我猜对了。师离渊是吧?恩,师离渊,你别一副像是被**了的委屈模样,我是为你疗伤,你怎么还委屈上了?你是男的我是女的,咱俩今日谁吃亏谁上当显而易见。是你先扑的我,也是你先亲的我,要委屈也是我委屈。”

师离渊握了握拳,复又松开。罢了,今日就当是做噩梦,梦里被狗咬了。

他做了个深吸呼,劝诫自己一定要冷静,要心平气和,毕竟这事夜温言说得没错,的确是他没理。

“师离渊。”她琢磨起刚刚那些人说的话,“你此番是去平定无岸海大啸吗?无岸海又起大啸了?危害力很强?”

问这话时,一颗心控制不住地疾跳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