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之悍妻当家 连载中

八零之悍妻当家

分类:穿越重生 作者:阿灿 主角:郑秀陈立生

优质新书《八零之悍妻当家》郑秀陈立生小说在线阅读全文完结版

《八零之悍妻当家》小说介绍

主角是郑秀陈立生的小说叫做《八零之悍妻当家》,本小说的作者是阿灿写的一本穿越重生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郑秀意外穿越成了自己看过小说中一哭二闹三上吊的疯婆娘……原主撒泼蛮横,作的无法无天,自己的三个孩子最终也没有一个落的个圆满。婆婆刁横无礼,公公不管不顾,小叔子小姑子个个都没得良心,铁面冰冷的丈夫,三个不听管教的熊孩子……郑秀:哼,不让我有好日子过,你们也别好过!想休了我重新再娶,做梦去吧!还想霸占我的钱,欺负我的孩子,把你们通通送去公安局,等死去吧!孩子不听话,那就严加管教!至于这个冷面的男人,我就不信我搞不定你……...

《八零之悍妻当家》小说试读

陈立民在路上一刻都不敢耽搁,一口气骑自行车从县城回到家。

陈老太刚刚一屁股坐在地上,还哭号着找人给他做主呢。

这下陈立民回来了,哝,做主的回来了。

郑秀听到立民直喊大事不好了,心里也就估摸得差不多了。

“立民,咋了?啥大事不好了?你不是给娘去城里看你大哥的汇款了吗?汇款!汇款!”陈老太一惊,一下子更瘫坐在了地上。

“娘,你们怎么了?素娟,咋流血了?”立生一进门便看到素娟在角落里用手捂着后脑勺,直叫喊着疼,陈老太摔在地上,拍着大腿扯着嗓子的哭诉着。

郑秀则在一边站着,啥事也没有。

立民笃定一定是郑秀又犯浑欺负素娟和娘,他立马上前去扶陈老太。

陈老太哪顾得上啊,心都跳到嗓子眼了,心里只惦记着那汇款。

立民气喘吁吁的,直喘气。

一旁的郑秀也很紧张,毕竟是她取了钱啊,虽然取得天经地义得,但是陈老太知道了,真得和他拼命啊。

妈的,露馅儿了!

反正这钱不给!不怕你们!

郑秀硬气得很。

“娘,那钱没了,都被你的好媳妇郑秀给取了!”

什么?

这消息简直是给陈老太当头一棒啊,心都碎了。

这个女人要干什么,疯了吗?

背着陈家在外面勾搭野男人,又欺负虎子,现在本事大了,偷偷把钱领了。

陈老太感觉都快要疯了,这哪是媳妇啊,简直是魔鬼啊。

“不对啊,证明在我这啊,她怎么可以取?”陈老太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一切。

“这女人用的结婚证!”立民答道。

结婚证!陈老太又一惊。

怪不得原来死活都不给,陈老太想到这里,上气不接下气得,喘气喘得呼呼得。

“你,你,你……”陈老太用手指着郑秀。

“你快……快……把钱给我,那可是立生给我,我的养家钱,你这个不孝顺得媳妇,我要去大队里告,告发你!”

立民也在一旁附和着,“老大家的,娘都成这样了,你就眼睁睁的看着,还不快把钱拿出来给了娘,让娘消气……”

郑秀可不服气,“立民啊,你这话可说的不对,立生赚的钱,给媳妇孩子花不是天经地义的吗?有什么错,再说了,这钱明明就是我们的,这么多年也没有问娘要过,也算是有孝敬娘了,现在孩子大了,花钱的地方多了,我们自然而然也就拿回来了,有什么错?”

在立民的印象中,原主就是胡闹耍泼的疯婆娘,一哭二闹三上吊得,现在竟然能说会道。

“儿子赚钱就是孝敬娘的,这有什么错!这么多年还不是我操持着这个家,他立生在外面这么多年,也没有见他在身边侍奉过我一天,拿钱怎么了,拿钱怎么了!”

陈老太这个时候缓过不少劲来了。又和郑秀论道了起来。

见郑秀没有反映。

“立民啊,不能活了,没有王法了,你快去给你大哥发电报,让他回来休了这个丧门星,咱们陈家容不下这尊大佛,我们陈家造什么孽了,现在要遭这等罪!我的汇款啊!”

陈老太一副丢了魂的样子,“啊啊啊啊,郑秀我打死你!”

素娟在角落里疼的直叫喊,立民回来了,只一个劲的顾陈老太,也没有去看素娟一眼。素娟心里难受死了。

本来要好好整治一把郑秀,出出这口恶气,结果郑秀这个贱人好好的,自己反而一身伤。

本还指望着汇款到了,可以在压郑秀一头,结果汇款也没了。

郑秀没有钱对自己还那么无理,要是有了钱,那尾巴不得翘掉天上去。

不可以,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素娟早已经冲昏了头,只想着要报仇,总之,不能让郑秀好过。

有郑秀就没有她素娟!

操起墙角的锄头,猛地朝郑秀冲去。

立民都惊呆了,立马上前又去拉着素娟,“孩她娘,别冲动,快放下,会出人命的!”

“你这个疯女人,欺负我和娘就算了,现在连汇款都要抢,你还是不是人!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

立民虽然对郑秀也非常生气,他怎么也想不到郑秀会主动去领汇款。

这娘们脑子也不傻,看到娘那个样子,立民也恨不得和郑秀干一架,给娘出气,但是他也不能动手,毕竟是嫂子,还得看大哥立生的面子,再说了,女人之间的事情,男人还是少掺和得好,只能一个劲儿的拉架。

郑秀可不怕,“我就拿了,怎么着,你们能把我怎么样!”

“到现在还嘴犟,你快把钱还我!”陈老太又不停谩骂着。

“立民,快,快去叫支书,过来给娘做主啊!我的钱啊,你这天杀的快把钱还我!”随即又是一阵哭嚎。

“别拦我,我今天非要和这个疯女人来个了断。”素娟挑衅着。

“娘,素娟,等会儿叫,等会儿叫!素娟,素娟,冷静啊,别犯傻啊,”此时立民真是手足无措,娘和素娟他都得管。

“来啊,来啊,你以为我怕你啊。”郑秀随即也操起了个棍子。

“来,往头上打,来,看谁厉害!”

妈的,这女人疯起来真是不要命啊,能不能冷静点。

素娟看见郑秀手里拿了棍子,更加激动,径直就要向前冲,

立民只能在后面紧紧抱着,生怕素娟挣脱,两疯女人干起来。

院子里,陈老太哭号着,素娟和郑秀一个拿着锄头一个拿着棍子,一副要开干出人命的架势,那场面赖如村口两个大野狗互相叫喊呢。

这可怎么办啊!

立民慌乱的要死。

总不能真的出人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