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女相:独得帝宠 连载中

高冷女相:独得帝宠

分类:穿越架空 作者:卿豆豆 主角:舟禾周濯夜

高冷女相:独得帝宠舟禾周濯夜小说免费试读

《高冷女相:独得帝宠》小说介绍

完结小说《高冷女相:独得帝宠》由卿豆豆最新写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主角舟禾周濯夜,书中主要讲述了:舟禾原本是凌国上官家里的庶女,作为一个穿越人士,她忍受不了家中的乌烟瘴气,更忍受不了父亲的专制独裁,所以在母亲死后,就独自逃离了那个阴冷的丞相府。连夜到了瑞国,进入瑞国的京都,因为无意闯入了当时的状元科举考试,误打误撞,成了新科状元。然后以十三岁的年级,成为了当时最年轻的文状元,之后拜官入朝,正赶上当时皇子夺嫡,当时的八皇子极力想要拉舟禾进入阵营。舟禾不愿,最后自动投靠了当时的太子,周濯夜!...

《高冷女相:独得帝宠》小说试读

之后,舟禾以家中还有政务为由,拒绝了,皇上看留她不住,便也不强求了,亲自送她出门后,周濯烨挺拔的身影站在门口。

就这么直直的望着那一抹深红的纤弱身影越走越远,他的手摩擦着刚才舟禾用过的那个杯子,眸色渐深,透出一股王者的霸气凛然,“舟禾,你一定会是我的。”

想到以往的朝夕相处,方才的肌肤相近,周濯夜的眸色更是变得暗沉,不管别人怎么看,也不管舟禾是否有自己的心思,这个人,他要定了。

舟禾无端的感觉心里打了个寒颤,她搓了搓身上竖起的汗毛,心里暗骂自己刚才居然又中了周濯夜的诡计,那副绝版洛神赋,绝对是皇上专门为她准备的啊。

舟禾哪里不知道其他同僚对她的看法,最近朝堂不知道哪里来的风言风语,说她舟禾以色侍人,迷得当今皇上五迷三道的,她舟禾是要什么给什么。

对此,舟禾心里真是一万句草泥马来回崩腾呼啸.……

你说她现在还是男儿身就开始有这些谣言了,这要是女儿身的身份被拆穿,这些大臣不是直接就拿着毫笔写进史书了!

此刻她急促着脚步,跟身后有人在追似的,很快,舟禾已经能看到宫门口了,突然一个拐角,她眼尖的瞥到了一粉色的身影,心里顿时叫糟,快步装作看不见的走过,心里祈祷对方看不见她。

但是她的祈祷显然不是很管用,对方看到她很快就跑了过来,“舟哥哥,舟哥哥。”

舟禾目不斜视,就当她耳背好了,直到后方,安月公主小脚一跺,“舟禾,你给本公主站住。”

得,这回还跑不掉了,舟禾无奈转身,笑脸相迎,“微臣舟禾,参加安月公主。”

安月公主小跑过来,面若桃花,娇俏可人,她跑到舟禾面前站定,轻轻喘了一会气,随后气到,“舟哥哥,我方才叫你,你怎的不应我?”

“抱歉。”舟禾有礼的道歉,随后解释道,“方才皇上与我议事,臣心中想着朝事,怠慢了公主,还望公主见谅。”

“这样啊……”安月听了舟禾的解释,心里好受多了,但是看舟禾这么辛苦,却忍不住埋怨起皇兄,“皇兄也真是,朝中大臣这么多,怎的每次都让你干着干那的。”

舟禾不言,这安月公主是皇上的胞妹,两人关系亲密的很,在周濯夜还是太子的时候,就经常到他府中玩儿,日子久了,与舟禾便也熟了。

但熟就熟吧!为毛安月你还是个16岁的小不点,怎么就那么早熟的想着要嫁人呢!关键古代这地方,十六岁嫁人你就嫁吧,为什么你挑中的对象会是她啊。

这幅皮囊虽然美的确是美,但在你们的审美中,不会觉得她目前这种类型的弱鸡了点吗?

“舟哥哥?”安月在舟禾的眼前用手晃了晃,舟禾连忙将自己乱七八糟的思绪丢到一遍,“公主方才叫住微臣,可是有事?”

安月顿时小脸一红,眼神都不敢直接看舟禾,右手从身后拿出一个小方盒子,一脸羞赧的递给舟禾,“这个.……这个是我按照御厨教我的,亲手做的桃花酥,皇兄说你爱吃这个……”

舟禾看到这里,哪里还不明白,虽然安月之前也有几次暗示的举动,但舟禾是直接无视啊,但现在,她要是直接拒绝,会不会直接伤了一个纯情少女的纯情梦啊。

她看着安月,心中无奈,但是想到自己的身份,舟禾还是半退一步,拱手作揖,“微臣惶恐,公主金枝玉叶,我等怎敢逾越,这些糕点,公主还是交与皇上一同品尝吧!”

安月本来还在等舟禾的感谢,没想到,等来的却是对方的拒绝,她的眼瞬间就红了起来,但是又倔强的不肯让眼泪往下掉,静默了一会儿,见舟禾真的没有收下的意思,安月气愤的将糕点往舟禾身上一塞。

“本公主的赏赐哪有你拒绝的份儿。”然后头一撇,颇有气势的走了一段路之后,就快步跑开了。

隐约间,舟禾看到了她脸上的晶莹,她觉得她的膝盖好像又中了一箭,无奈的打开那个小方盒子,桃花香扑鼻而来。

她捻起一块放入口中,入口即化,显然是废了不少心思的,七年了,安月就像是她的妹妹一样,她比谁都不想去伤害她。

因为午膳也没有吃的缘故,舟禾很快就把那一小盒糕点全部解决了,回到自己的府中,喝了几口下人准备的鸡汤,便走到自己的小院,四周顿时都安静下来了。

舟禾今年二十,在这瑞国的朝堂已经待了差不多七年了,从当上新科状元,她帮周濯夜出谋划策,守住太子之位,用了四年,然后作为丞相三年,帮周濯夜肃清了朝中所以会对他不利的因素,瑞国如今天下太平,似乎她已经可以功成身退了.……

舟禾的小院只有他一个人,下人们都是不允许进入这个小院的,这是属于舟禾一个人的私人空间。

一来是因为她隐藏的身份,二来,是因为她现代呆惯了的她,不习惯有人时刻跟着她,这让她觉得压抑。

是的,舟禾是个穿越人士,她是胎穿的,从呱呱落地,到现在二十年华,整整二十年了,她很庆幸自己当初逃离了那个家,不然,这片大陆不会有一个叫舟禾的年轻丞相,她也不会像现在这般肆意自由。

哎,说到自由,现在也不自由了,舟禾躺在床上,闭眼想着今天一天发生的事情,她都不经要感慨,她上辈子是不是欠了周家这两兄妹的。

要说安月她也就算了,只能说自己的男子形象还算伪装的成功,但是周濯夜算是个怎么回事,这个朝代也不流行搞基啊,这皇上怎么就无师自通呢!

两年前,那时瑞国新帝登基一年,朝堂也相对稳固了,周濯夜半夜突然将他召进皇宫,莫名其妙的要给她选妻。

作为一个真女人的舟禾当然内心是拒绝的,结果这货是一下子就来劲,仿佛一下子就确定了某些事情一样,抓起她的嘴就开始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