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之悍妻当家 连载中

八零之悍妻当家

分类:穿越重生 作者:阿灿 主角:郑秀陈立生

八零之悍妻当家全文免费阅读_八零之悍妻当家小说免费阅读

《八零之悍妻当家》小说介绍

主角是郑秀陈立生的小说叫做《八零之悍妻当家》,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阿灿最新写的一本穿越重生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郑秀意外穿越成了自己看过小说中一哭二闹三上吊的疯婆娘……原主撒泼蛮横,作的无法无天,自己的三个孩子最终也没有一个落的个圆满。婆婆刁横无礼,公公不管不顾,小叔子小姑子个个都没得良心,铁面冰冷的丈夫,三个不听管教的熊孩子……郑秀:哼,不让我有好日子过,你们也别好过!想休了我重新再娶,做梦去吧!还想霸占我的钱,欺负我的孩子,把你们通通送去公安局,等死去吧!孩子不听话,那就严加管教!至于这个冷面的男人,我就不信我搞不定你……...

《八零之悍妻当家》小说试读

兜里揣着5块钱,郑秀觉得走路来腰不疼了,腿不酸了,爬坡也有劲了。

应了一句老话,钱是人的底气。

再想到等会儿就能去邮局领立生的补贴,再也不用看那陈老太的脸色,也不用在吃那又干又糙的玉米面饼子,郑秀就更高兴了,和小孩一样手舞足蹈起来。

白峰走后,郑秀偷摸了寻了个没人的地方,废了老大的劲才把那结婚证找出来。

原主藏得还挺深,一层包一层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原主藏了个宝物。

结婚证上,原主脸圆嘟嘟的有些可爱,扎着两条乌黑的长麻花辫子,十足的青春靓丽,看着这相片怎么也想不到原主的疯癫模样。旁边的陈立生呢,穿着一身的军装,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眼里流露出来的神情让人不敢小瞧。

“小宝,走,和娘领钱去!”

县城邮局。

邮局不大,有人在大厅窗口排着队换粮票,也有人在发电报,汇款窗口就那么一两个。

看到大厅里有个穿蓝制服的工作人员,郑秀怯怯地过去询问在哪里取钱。

郑秀可不是害怕,她谁也不怕。

她只是担心万一人家不给她,毕竟她可没有大队的证明,哪怕白峰告诉她可以,但心里总是难免惴惴不安,还是扮怂,软弱一点,万一人家看可怜就让取呢。

“汇款单带了吗?”工作人员询问。

这下,郑秀有点慌了,她可没有这玩意儿,只有张结婚证。

郑秀略显尴尬:“那个,大妹子啊,我没有,您行行好,通融通融让我取了吧。”郑秀说的尽可能语气委婉,满脸委屈。

“俺带孩子大老远走了几十里路来城里看病,孩子发高烧,没钱治病,想着孩子他爹可能最近邮寄的补贴到了,就到了这问一下。”郑秀说得越来越委屈了,悄悄地扯了扯小宝的手。

小宝也是个聪明孩子,摆出一副病怏怏的表情。

“娘,我好难受啊,我是不是快要死了……”小宝带着哭腔。

“漂亮姐姐,你救救我吧,小宝好了,给姐姐买糖糖吃。”小宝的这话可是把郑秀给惊了一下,是谁说我孩子自闭来着,打死他。

会说话的孩子总是格外招人喜欢的。

工作人员立马喜笑颜开,俯下身子摸了摸小宝的额头,虽然小宝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但还是显得比较虚弱。

“孩子生病可不能拖着,你等会儿啊,来我去查查汇款单到了没,你告诉我,汇款人叫什么名字?”工作人员热情的询问道。

“陈立生!”郑秀爽快的回答。

工作人员听到后眼睛顿时发亮了起来。

郑秀受宠若惊,但后来想想,也不奇怪,陈立生好歹当了个官儿,在这小地方也算不错,再者,陈立生每次给家里邮寄多少钱人家邮局都是有纪录的,这可是大款的主儿,没混个面熟也混着耳熟了。

“查到了,昨儿汇款单刚到邮局,还正打算给您送过去呢,赶巧您来了,就省得我们同志送一趟了。”

郑秀心里高兴坏了,赶紧拿出结婚证。

“同志,你看下,俺有结婚证,上面有大队上盖的章呢,能证明俺是陈立生的媳妇呢。”

“那敢情好啊,没问题,可以领的。”工作人员被郑秀憨憨的话语逗乐了。

看到汇款,郑秀突然有种打倒地主,翻身农奴做主人的感觉。

这次的汇款足足300块,比上次多了100块!。

真是发达了。

原主啊,我郑秀可真是给你争了口大气。

加上白峰给的5块,一共305块钱。

这县城可不常来啊,郑秀想买些东西。

以前郑秀是个大手大脚花钱的主儿,虽然现在也懂得过日子要节省,但就花那么一两块钱,也不碍事的。

郑秀这样安慰自己,她可是好久都没有花钱,都快忘记花钱是什么感觉了。

“娘给你买糖糖,买好吃的去。”

现在是80年代了,副食之类食品的也没有原先管控得那般严,有钱还是能买到的。

到了副食店,琳琅满目,看得郑秀和小宝眼睛都乱了。

小宝哪像刚生过病的样子,高兴得一个劲儿的蹦跶。

最后,郑秀买了一袋糖,也算是奢侈了一回。

其实,郑秀恨不得把副食店都包下来,让他们每天都往家定时定点的送,但毕竟还得顾及陈老太那边,她拿了钱,心里还是有点小害怕的,也怕买太多,怕陈老太发现,虽然纸包不住火,迟早要发现,但还是能拖一天算一天,反正手里有钱,啥时候都能花。

郑秀还到集市上给小宝买了个小褂子,还是有拉链的,这可算是陈家村头一个穿有拉链衣服的人。

人们都是用粗布条一系,方便节省快速,要知道,拉链虽好,但那价钱硬生生比没拉链的贵了两倍,谁吃的多了去买,傻子才会买。

郑秀边逛边念叨着,给大宝买双手套,这孩子天天爬树的,那双小手迟早得磨破。

对对对,再买点红花油纱布什么的,这孩子,不知道啥时候就磕着碰着了。

再给英子买个发夹吧,上面还有个蝴蝶结,女孩子嘛还是爱美的,英子一定喜欢……

一路买下来,郑秀花了3块钱,比起300来,3块算什么,郑秀开心坏了。

转眼就到了傍晚,白峰联系的公社的车也来了。

郑秀满载而归。

在车上,小宝一直用手拨弄着拉链,开心极了。

后来累了,安安静静的躺在郑秀怀里,仿佛一只安静的小猫。

“娘,你听,有蝈蝈在叫唉,还有蟋蟀呢,真好听,它们在给娘和小宝唱曲儿,欢迎我们回家呢。”小宝闭住眼睛开始嗯哼了起来,还挺好听。

郑秀满脸慈爱的看着小宝,这哪是什么小聋子,小傻子?

明明就是小嘴甜,礼貌又懂事,还能听出蝈蝈蟋蟀在唱歌。

按理说,乡下的孩子顶多学学吹大号,敲敲鼓,哪懂什么音律啊……

可是要好好培养小宝,不泯灭了天赋。

郑秀轻轻的拍打着小宝的身子,听着大自然的美好旋律,偶尔一阵轻风吹过发梢,甚是惬意。

郑秀看着过往的一切,心里想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