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眼狂婿 连载中

神眼狂婿

分类:都市生活 作者:雪五更 主角:林栋徐慕湘

神眼狂婿林浩_林栋徐慕湘小说全本无弹窗

《神眼狂婿》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林栋徐慕湘的小说是《神眼狂婿》,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雪五更所编写的都市生活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丈母娘失明前:这是两万块,赶紧和我女儿离婚,你这个废物东西,配不上她。丈母娘复明后:我求求你别离开我家。...

《神眼狂婿》小说试读

“先干为敬!”

林栋从旁迅速开了瓶酒,倒了一杯,从容淡定,又像是喝水般一口喝光。

如果说先前众人只是想要看林栋醉酒闹笑话,那现在则是有些惊讶,因为林栋完全没有打住的意思,接着又倒了一杯,喝光!然后又倒了一杯,再喝光,之后笑着看向徐重锋。

林栋在进入岭南市医科大学之后,他就注意到自己的性格是很难在社会上吃得开,原本只是想安安静静当个医生,平平淡淡过完一生。

可这次之所以会走到这一步,完全就是当初自己没有深思熟虑的结果。

可能是为了惩罚自己,也可能是为了给照顾自己三年的徐慕湘争一口气,他还是决定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连着五杯酒下肚,那些一开始只是看笑话的那些人,现在大多数已经目瞪口呆,这家伙一定很会喝酒,其实这些人并不知道,从不喝酒的林栋之能接下徐重锋的刁难,就有应对的手段。

而后三杯就是林栋敬徐重锋的酒,这三杯酒徐重锋原本想要找各种理由推掉,可以目前的形式来说,他那些理由现在却一个也不能用。

他必须喝,虽然他能够喝那么多,但毕竟是空腹,在这种情况下喝那么急肯定得醉。

但如果他不喝,那在同辈中面子往哪里放?这可是弟媳敬的酒,而且席间有这么多人看着,他不喝的话岂不是承认自己的酒量还不如一个瞎了三年的废物。

“到你了,哥。”林栋对着身边的服务员说:“换杯子,满上。”

这时,一个出其不意的声音响起,是徐金桥,如果说之前林栋开始喝酒的时候,他的脾气还能忍住不发,但见到事态有些收不住,已经不再是单纯的罚酒了,看似融洽的饭局,实则私底下已经暗流涌动。

想到如果不是林栋当初妙手回春救了徐慕湘,那现在坟头青草恐怕得有三米高了,如今徐重锋明摆着找茬,他怎么可能不帮林栋出头。

“倒酒。”徐金桥对服务员说。

徐重锋身体微微一怔,如果说刚刚还在犹豫这酒该不该喝,那么现在徐金桥的话则是让他完全没有选择。

这不单单是因为徐金桥是他的长辈,还是因为徐金桥在家族中的威信极高,众人都明白他为人处事的方式就是一板一眼,是个较真的人,如果他徐重锋敢说个不字,那他老子就敢走过来赏他最爱吃的大嘴巴子,毕竟自己自己还有徐家集团的股权,而恰恰徐金桥是现任董事长。

?眼瞅着自己父亲那吃人一样的目光,徐重锋只得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倒酒。”

其实还没有等他说话,他的父亲就接过服务员的杯子,给他倒满了。

强忍着烈酒入喉的难受,徐重锋一口直接干了。

第一杯之后就有些骑虎难下,徐重锋只能又硬着头皮喝了一杯,这一下肚,汹涌的酒意就已经有些不受他的控制,再喝下去,恐怕在场的不是要看林栋的笑话,而是要看自己的笑了。

他看了眼已经落座,表情冷淡的林栋,那种无所谓的态度,让他第一次蒙生对林栋的恨意,不过他却从来没有想,这完全就是他挑起的事。

眼瞅着第三杯要被倒满,李兰翠沉声道:“都别闹了,时间差不多就该上菜了。”

“是啊,我这就叫服务员上菜。”

徐重锋抓准时机,赶忙找了个台阶下,虽然这台阶下得很尴尬,而且这杯酒就算是现在不喝,那在酒席上肯定要喝掉,不过饱腹总比空腹要强。

“堂哥比我年长,我抬酒本身就不合适,这杯酒还是由我来代喝吧!”

就在徐重锋想要乘机下台之际,一个意想不到的声音响了起来。

众人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林栋居然会大度的站起来替徐重锋说话,一时间,在场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在他究竟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唯独徐重锋和徐金桥两人看出来了,这摆明就是不想让徐重锋下台。

一旁的徐慕湘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男人,这是他结婚以来,第一次没有忍气吞声。

联想到今天他去石海城赚一千万,以及平常时候自己母亲,李兰翠对他的态度,顿时就明白,这是在杀鸡儆猴。

在这场看似给徐金桥接风洗尘的宴会,其实他是顺应徐重锋挑起的事,一来,看看徐家究竟有多少人想要给自己使绊子,二来,则明示自己不是谁都可以捏的软柿子。

“喔!对了。”林栋做了个想起什么的动作,从破旧不堪的皮夹中拿出一千万的支票放在桌面。

“爸妈,和慕湘结婚三年了,我对徐家没有做出什么贡献不说,结婚的时候也没有给置办一些东西,这于情于理也挺对不住的,这是工商银行一千万的支票,来弥补我这三年没有对徐家做出的贡献。”

林栋这话一出,众人先一脸茫然互相看着,然后一致看向李兰翠,王家那小子的事除了徐金桥和徐慕湘本人以外,他们其实全部都晓得。

这一千万在这个时候拿出来,无疑是林栋在投石问路,看看在徐家到底还有多少人会执意站在自己的敌对面。

短短几个小时,就赚到了一千万,这能力就算是放在整个岭南市,都是凤毛麟角的存在。

徐重锋握着杯子的手有些颤抖,现在的他无疑是骑虎难下的,这酒他必须得喝,否则就是与林栋为敌。

数个小时赚一千万,这样的人他恨不得多多巴结,毕竟如果说以前,林栋算什么东西,可如今能够短时间内拿出一千万现金,其本事是非常吓人的。

想到这里,徐重锋把酒缓缓放下,然后取过一个一两的小杯子,把酒倒在里面递给林栋。

“咱们都是兄弟。”徐重锋说:“前面的事是哥不对,咱们俩干一个,待会喜欢吃什么菜,和堂哥说,就算是要请特级厨师,堂哥也肯定会动用所有资源给你做。”

徐重锋说完这话,头一抬,杯中的酒一咕噜就咽了下去。

林栋是个聪明人,当然知道徐重锋这意思是服软。

第十一章:暧昧

这毕竟只是这次宴会的开始,徐重锋喝下这一杯酒后,就重新回到他所在的位置,吃过这一次亏后,相比他以后再也不会当这个出头羊。

包厢内陷入寂静,林栋之前所提到的一千万,众人都晓得,唯独除了徐金桥外,他们都明白,这一切的起因就是王家那小子和李兰翠挑起来的事。

如今一千万支票摆在桌子上,落款签名是唐风雷以及集团印章,徐家和唐家也有一些生意往来,所以自然晓得唐风雷在开数额大的支票时会用上自己私有的印章。

徐金桥目光扫过席间众人,目光看向徐重锋的父亲徐富问:“在我从退休回来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慕湘和小栋已经是夫妻,我可不允许有人破坏他们之间的感情。”

“爸,是妈带着王海上门,给姐夫两万块,要让姐夫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

一向沉默不语,看不起林栋的徐慕雅,这时候居然帮着林栋说话,显然在她心中,比起王海,还是林栋为人要实在。

徐金桥铁青着脸厉声对李兰翠说:“你是要把慕湘嫁给王家那染了一声性病混小子?你那是为女儿好?你那是馋王家的钱!你贪心!咱们家这么大的企业,缺那点钱?”

李兰翠被徐金桥呵斥得半句话也说不出来,要知道在徐家,徐金桥是三个兄弟中的老大,而且是家中唯一从政,且有着一家帝国一样的公司存在,自己这两个兄弟之所以能够衣食无忧,也都是托徐金桥的福。

“既然小栋已经完成了约定,那么以后谁都不要再干涉他们两口子之间的事。”

徐金桥说着转过面对向林栋道:“这一千万来得不容易,既然视力恢复了,那就留下来做点事业,你还年轻,多拼搏才有更好的明天,也更让慕湘过的幸福。”

徐金桥说这话之余,心情之好溢于言表,吩咐服务员上菜后,席间逐渐恢复正常,徐家众人均都到齐,像这样一个都不缺的环境下,一起吃饭,除了几个心怀二意的人之外,大多数人倒是真的很高兴。

他们交头接耳的聚在一起,谈笑风生,从过去到将来的规划,最近谁谁谁生了第二胎,气氛一时间非常热烈。

林栋一直没吃什么,毕竟就算有特殊手段压制住了酒劲,但这满胃都是酒的感觉,令他一口饭都吃不下。

这时,一碟猪耳朵拌芹菜送到林栋面前,他稍稍差异的看了看左手边的小姨子,很显然没有想到这个平日里不比李兰翠刻薄的她,居然会在这时候关心自己,今天可真是太阳是打西边出来,先是在徐金桥前告发,再就是小姨子大发善心,送凉菜解酒。

“看什么看啊!这是我姐的意思。”徐慕雅解释一句。

“哦,这样啊!”

林栋转头看了眼身旁正笑着跟别人聊天的徐慕湘。

见林栋强撑的样子,徐慕湘带着微怒的语气道:“平日里滴酒不沾,现在让你逞能,真是个傻子,别人让你喝就喝?”

林栋挑了挑眉头,事实上他在喝酒之前就用银针封住了几个穴道,让他喝下去后,身体只会感到发热,除此以外就稍稍的晕眩。

就在这时,徐慕湘回头对徐慕雅打了个眼色,徐慕雅无奈的点点头,然后这两姐妹无声的交流一阵后,徐慕雅站起身请辞。

众人都晓得她的职业是明星,而她所说的借口,无非就是有什么合作要去看看,以及代言某某产品,要怕封面。

最后,当然她说自己一个女生,独自在外面不方便,让林栋帮忙照看一下她。

众人目光都透着古怪,林栋可是只有摩托车驾驶证,让林栋送?开四轮的车子?她送林栋还差不多。

好在众人见识过林栋先前那一出杀鸡儆猴后,也不敢当面拆穿,再者说,徐慕雅的性格在座的都清楚,惹急了她,跟长辈吵架顶嘴的事,她也是做得出来的。

徐金桥自然晓得平日里滴酒不沾的林栋,这会肯定有些难顶,徐慕雅这么做也算是帮助他,随意嘱托几句,他就示意让他们赶紧走。

刚出包厢的时候,林栋倒是一句话没说,借口上个厕所的五分钟,拔掉身上的银针,在马桶上吐个痛快后,洗了把脸,带着晕乎乎的脑袋走到了外面。

“反正没有外人,别死撑了,受不了就说,我带你去医院。”

徐慕雅难得没有冷嘲热讽,毕竟林栋今天不仅给自己的姐长了面子,更是向家族众人发出了莫欺少年穷的忠告。

林栋深呼吸几口气,稍稍稳定略微发昏的脑袋后,踉跄着走出富临名家,扶住徐慕雅那辆红色宾利。

徐慕雅见到他那跌跌撞撞的样子,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可别吐我车上啊!否则我让你给我洗干净,还得是用手洗。”

可能是因为白酒后劲大,看着徐慕雅的样子逐渐变得模糊起来,与某个女人的身影有了重叠。

林栋晃了晃脑袋后,摆了摆手没有说话,刚刚在厕所里面就连胃酸都吐出来了,现在就算是想吐,胃里面也没有东西可以吐。

他打开车门,身子一歪,就躺了下去。

徐慕雅有些后悔答应姐姐把满身酒气的林栋带出来,她平时就有些洁癖,所以车内的空气都保持很好,但现在林栋一进到车内,就能过闻到一股浓烈的酒精味,熏得让她想吐。

皱了皱眉头,徐慕雅,强忍着身体的不适,想要把他送到医院。

刚刚把卡插入启动槽启动汽车,手机的铃声响了起来,不是属于她的,而是后面那个醉醺醺的人的。

“难道是姐姐打的?我办事有什么不放心的。”

但这个猜测立即被她否定,因为如果说徐慕湘打来的电话,那就会直接打在她的手机上,打给林栋,岂不是多此一举。

稍稍犹豫,徐慕雅没有打算管,可那电话铃声就像是刺耳的警报器,一遍又一遍的吵着,让原本心情就不好的徐慕雅,现在更是差到极点。

“烦死人了!”

徐慕雅忍不住了,就侧身抓林栋口袋里的手机。

但就在她手距离林栋还有几公分的时候,原本熟睡的林栋猛然睁开眼睛,左手有力的卡主徐慕雅纤嫩的手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