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眼狂婿 连载中

神眼狂婿

分类:都市生活 作者:雪五更 主角:林栋徐慕湘

小说神眼狂婿_林栋徐慕湘全文免费阅读

《神眼狂婿》小说介绍

林栋徐慕湘为主角的小说名字叫《神眼狂婿》,是作者雪五更精心创作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经典都市生活小说,小说讲述了:丈母娘失明前:这是两万块,赶紧和我女儿离婚,你这个废物东西,配不上她。丈母娘复明后:我求求你别离开我家。...

《神眼狂婿》小说试读

“唐老爷子,最近天气有转凉的趋势,平时多加注意保暖,尤其是今天针灸的位置,最好常常保持温暖,有条件就多泡泡温泉,这样可以更有效的驱逐体内寒气,下一次等我回来,再来帮你治疗。”

林栋边收拾这放在桌面上的银针边嘱托满脸轻松的唐风雷,刚刚被林栋扎完针的他身体感觉仿佛年轻了十岁,浑身的轻松感,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唐风雷在耐心听着林栋的嘱托,满脸笑意的连连应答,昨天当林栋离开石海城,唐风雷就调查了关于他的所有情报,发现原来林栋毕业于岭南市医学院中医学科,他入职既是巅峰,最令人为止惊叹的就是他的针灸,在手术台上,稍稍几针扎入穴位,在医生与病人的谈笑风生间,手术就完成。

他的医术用和他同业的同事评价,那就是神乎其技,只需看你一眼,就知道病人的身体哪里出了问题,该用什么方法治疗。

“哦!是要出诊吗?”唐风雷问。

“嗯。”林栋点了点头说:“是治疗蛊毒,满棘手的,恐怕得是个长期活。”

“哦!”唐风雷来了兴致,像蛊毒这样的专有名词他当然听说过,早在年轻东奔西走创业时,在苗疆一带就听说过,但论见,唐风雷活了数十年,一次都未曾见过。

“可以带我去看看吗?”唐风雷说:“过去在苗疆做采石生意的时就有听说过蛊,但无奈没有缘分亲眼所见。”

林栋拉上随身携带的皮包严肃的说:“不行,这东西没有缘分见到是最好,就连我都要冒风险,要是吸上一点,那命就等于要交代在蛊毒的手中,你还想吃你孙女的喜酒,抱曾外孙吧!所以就好好养身体。”

“林小兄弟,你不才结婚吗?可是连子嗣都没有,要是中蛊毒了……”

“因为我是医生。”林栋义正言辞的打断唐风雷的话,“既然患者需要我的治疗,作为医生的我就不会拒绝,况且在这个世界上,能够治愈那种蛊毒的,只有我,要是我因为贪生怕死,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患者被蛊毒缠身,那杀人有什么区别?”

唐风雷嘴巴微张,正想要说些什么,但看见林栋眼神中露出的坚定神色,也就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他明白自己说得再多,也无法让对方放弃。

从唐风雷家离开的一路上,徐慕湘一句话都没有说,方才林栋的话她自然是一字不漏的听了进去,联系三年前发生在她身上。

当初徐慕湘的病别说是整个岭南市,就连全国最好的医生看了都束手无策,各种各样的药一把把吃到肚子里,却一丁点好的迹象都没有。

就在家中父母准备放弃的那一天,林栋从医院正好实习期结束,转正后的他在一次偶然中得知徐慕湘的病,在一番观望后,林栋说他自己能治愈,也就在这一天,徐慕湘的病好了,林栋的眼睛却瞎了。

别人不知道也就算了,徐慕湘自己很清楚,林栋的眼睛之所以会瞎,其原因就是吸入了从她身上冒出的黑气。

在徐慕湘心中觉得可能是林栋不希望她心怀愧疚,所以答应入赘徐家,洞房的当晚,林栋主动提出打地铺,徐慕湘没有拒绝,一周后,林栋向徐金桥提出想要一间单间,自此二人分房到如今。

如今林栋要去治疗一名中蛊毒的患者,这很可能丧命的做法让徐慕湘再次重新审视了她在林栋心中出于什么位置。

“和你结婚,可不是因为消除你的愧疚。”林栋看出了徐慕湘心中所想的。

在上副驾驶的位置的林栋坦白道:“我想试着改变一下生活方式”

“白玲珑对吗?”

“什么?”林栋不明白为什么徐慕湘会在这个时候提起她,

徐慕湘在徐慕雅那边得知了有个女人给林栋特意送刀来,如果两人之间没有发生过什么,那又怎么可能特意从南方来到北方来送武器。

“她现在已经站在我的对立面。”林栋试着想要解释目前的情况,但却被徐慕雅立刻打断。

“你不过在找借口搪塞罢了。”

徐慕雅启动汽车,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传荡在寂静的停车场中。

“没事,如果在你的世界中允许的话,我不介意住在同一个屋檐下。”

徐慕湘的话林栋一句也不想反驳,因为他明白就算自己反驳的越多,最后造成的误会就越深,所以干脆就随她怎么想了。

徐慕湘见林栋没有再说什么,反而闭上眼睛睡起觉来,心中无法搁置的火气顿时就又袭上心头,不过她脸上的火气逐渐退去,转而又恢复正常之色。

林栋的手机这时响起了铃声。

“陈欣杀了那所在区域的负责人,上面下命令,要让你们这些临时工去处理这件事。”电话另一头传来了李四的声音,从他声音中带有些许歉意来看,他绝对没有想到林栋的临时工登记刚刚结束,就遇到这茬。

“这么说治疗变成除掉了。”

林栋淡淡的声音回荡在车内,一旁的徐慕湘立马就明白了这话的是什么意思。

“因为这件事死了个元老,上头有些担心给临时工的权利是不是太大了,总之这件事如果不给上面一个交代,咱们几大区谁也不好过。”

“明白了,具体的资料到你们那边时给我。”林栋说完就挂断了电话,然后继续闭上眼睛假寐。

“你说的除掉,该不会是杀……”徐慕湘满脸震惊,她不敢相信作为医生的林栋会做出这样的事来,而且这种事在法律上是绝对不允许的。

“有些事不要多过问。”林栋不愿意去回答徐慕湘的问题,因为这令他感觉非常不舒服,就像自己是被关押的犯人,而审讯者就是徐慕湘。

“可你这么做是……”

“这并不是,在我生存的世界中,这一套并不受用,否则也不会有专门管辖我们的机关,也不会有临时工的存在。”

林栋这话说完后,就再也不想多说什么,因为方才和徐慕湘对话中,他发现自己头脑中,从小到大被灌输的认知,和徐慕湘的完全不一样。

换句话说,他们完全就是两个世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