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上添娇 连载中

锦上添娇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真水无香 主角:佟司锦傅佩如

佟司锦傅佩如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佟司锦傅佩如主角的小说

《锦上添娇》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佟司锦傅佩如的小说叫《锦上添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真水无香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德正26年,佟司锦随任巡盐御史的父亲来到江都,不料被恶仆推进瘦西湖淹死,随后她的亲爹亲娘亲弟亲姐相继丧命。可以说家破人亡,悲惨至极!幸好她重新回到德正26年。再次睁开了眼睛时,佟司锦发现自己还活着,家还在,所有的亲人都在。重生一世,她擦亮眼睛,不仅性格变得沉稳,而且大开神奇药粉这一金手指,打脸恶人,保护良善之辈,整肃佟家家风。咦?战死的未婚夫怎么回来了?好像他的身份还不一般咯。...

《锦上添娇》小说试读

上辈子后天是个很重要的时间点,她被推进湖里淹死。这个没什么好想。她要理清的是父亲这条线。

当时自己被淹死后,张婆子使人去官衙里给父亲报信。佟海泰赶过来把她的尸首运回家,家里搭起灵棚。到了晚上,因佟海泰久不出面应酬前来吊唁的人。家中仆人便四处寻找他。有人发现佟海泰在书房上吊了!

佟海泰死讯传出,江都官场沸然。两淮巡盐御史职务品级不高,可毕竟是皇帝亲派从京城而来,身兼盐务生产、销售、管理的监督职能。应该说这个位置很重,坐在这上位置上的人责任也很大。但人来了江都,仅一个月就没了!

一时间,佟海泰究竟是他杀还是自尽?众说纷纭。

街头巷尾的人说他痛失爱女,悲伤过度,一根绳索结果了自己。继而又传出小道消息,说巡盐御史要不来朝廷的捐输,压力太大,自杀身亡。

街头茶馆的说书先生将此事揉进故事,加上一番戏说,茶馆里便满了听书的老百姓。写书的也不甘落后,往话本子里下猛料,各种手抄本成为市面上的畅销货,导致洛阳纸贵。

德正皇帝收到地方呈上的加急密报,令知府于孝通查清楚佟海泰的死亡原因。于孝通经过一番彻查,提出几个案情疑点。可是由于线索中断,查不下去。

不是所有的案子都能水落石出,佟海泰之死渐成谜案,后来便悄声匿迹,鲜少有人提及。

这也怪不得谁。万岁爷齐身治国治天下,顾不上某个臣子的死亡。民间每天有八卦新鲜出炉,旧闻只能在墙角生霉枯朽。

然而佟海泰的去世给佟家带来灭顶的打击。

想到这里佟司锦长叹一口气,母亲韩氏远在京城,知道女儿和丈夫都去世了,本来就弱的身体彻底垮了。佟司锦的弟弟、姐姐、母亲相继都没了……

京城威远伯佟家的长房,最后只剩下佟海泰的两个姨娘,实质上是完了!

江南入春早,才农历二月,地温就催得处处烟霭云霞,柳绿花开,风光旖旎。

这一日,难得的晴天,轻薄纤袅的白云粘在蔚蓝的天空上,日头也暖洋洋的。佟司锦坐进自家马车,车轮辚辚。往两淮盐运使傅家的方向而去。

上辈子佟司锦每每从关外到京城探望母亲。韩氏的脸色苍白如纸,很小心地絮絮叨叨。佟司锦的好奇心、雀跃心都被母亲反复的叮咛磨得没了。她的祖父佟托哈是察哈尔都统,长年驻守在张家口。她年纪小小,也知祖母那氏的眼神多有疏离。在这种情况下,佟司锦没兴趣和外界交流,也没结下好友。

重生一世,佟司锦不会再拘着自己,也不会再看谁的脸色行事。

在江都她家住在旗人集中居住区,四周建有高墙与街坊邻居相隔开。说起来,这还是她来到江都后的首次正式出门。佟司锦掀开车帘,看见街边店铺林立,各式各色幌子高挑,叫卖声此起彼伏,来往行人如织,摩肩擦踵。

红梅在急得劝道:“二姑娘快放下帘子,若是被人看到了不好。”

佟司锦假装听不到。马车拐向一条幽静街道,过往的行人忽地变得稀少,两旁的宅子俱是高墙大瓦。她一眼就看到官衙所在,心里一紧。

前世她被人害死后心中愤懑至极,魂魄徘徊在半空中。她亲眼看见有一位黑衣人潜入书房打晕父亲,再将父亲悬在梁上,摆出父亲自尽的假象。

佟司锦拼命地喊叫,要和黑衣人拼命。然而她肉身已灭,存留的只是魂魄,什么都做不成。黑衣人离开之前,对佟海泰说的一句话,她倒是听得一清二楚。

“别怪我!要怪就怪你上午翻看的那本簿册。主子爷留不得你!”

她现在细细想来,也就是说,是簿册给佟海泰招来了杀身之祸!会是什么簿册呢?如果能找到簿册,是不是父亲就会脱离危险?

红梅清脆的声音响起,“二姑娘,运使家到了!”佟司锦定睛看过去,见两位婆子,垂手恭敬地候在一幢青灰色的宅子门前。

佟司锦被红梅扶着下了马车。那两位婆子见到马车上醒目的“佟”字,行礼道:“是佟家二姑娘吧?我家姑娘正等您呐。”

在婆子的带领下,佟司锦一行人从角门进去,迎面看见一座影壁,上面描花雕叶,线条繁复缠绕,色彩却搭配得清新淡雅,一股江南气息扑面而来。

转过影壁,佟司锦不由得眼前一亮,院子里有一座假山,用莲花石和龟纹石堆砌出来,上面苔痕浓绿,亮眼逼人。孱孱清水从假山半中腰渗出,流入一旁的水池中。院中亭台楼阁,小径廻廊……这院中景色,自然是比她住的旗营要好看不知多少倍,就连京城的佟家也远比不上这里。

要知道佟司锦的祖父佟托哈是二等伯。父亲佟海泰是佟家长子,以后降等袭爵,也是三等伯。三等伯在品级上是超品,而傅佩如的父亲是两淮盐运使,从三品。二人品级隔得远,而宅子的气派程度却是倒了个儿!

难怪很多人都想外放做地方官。年俸养不活人,外快才可养家发家。

又,江南鱼米之乡,经济富庶,文人气息浓厚。所以这些达官贵人们的宅子叠石理水,看着处处精雕细琢,赏心悦目。

傅佩如已经快步迎了过来。两个少女相对着行礼问好,同时也快速地打量了对方一番。

佟司锦听佟海泰说过,傅佩如也是旗人。在她看来傅佩如可能是在南方生活时间的缘故,长着一幅标准江南女子的模样,柳眉细目,婉约动人。她头上梳着桃心髻,发钗上挑着一颗莹润的珍珠,衬得她明俏可人。

傅佩如也在偷眼看佟司锦。见她个头高挑,梳着满人的两把头,月粉色旗袍,淡色裤子,脖子挂着明晃晃的金项圈,一笑腮边现出小梨涡,这模样周正得让人感觉到亲切。

俩人都觉得对方合了自己的眼缘。接下来,傅佩如就带着佟司锦去拜见自己的母亲。盐运使和巡盐御史之间应有应酬。可佟海泰的正妻韩氏没来,来的是妾,带妾出去与人家从三品的正妻来往不合适。

可双方的嫡小姐来往就没这个问题了,这也正是傅佩如邀请佟司锦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