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上添娇 连载中

锦上添娇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真水无香 主角:佟司锦傅佩如

锦上添娇真水无香_锦上添娇佟司锦傅佩如全文在线阅读

《锦上添娇》小说介绍

网络大神“真水无香”带来了一部最新作品《锦上添娇》,这部小说近来一直备受网友们追捧,推荐伙伴们阅读。小说情节简述:德正26年,佟司锦随任巡盐御史的父亲来到江都,不料被恶仆推进瘦西湖淹死,随后她的亲爹亲娘亲弟亲姐相继丧命。可以说家破人亡,悲惨至极!幸好她重新回到德正26年。再次睁开了眼睛时,佟司锦发现自己还活着,家还在,所有的亲人都在。重生一世,她擦亮眼睛,不仅性格变得沉稳,而且大开神奇药粉这一金手指,打脸恶人,保护良善之辈,整肃佟家家风。咦?战死的未婚夫怎么回来了?好像他的身份还不一般咯。...

《锦上添娇》小说试读

绿兰紧紧攥了一下衣角,“二姑娘,你用饭吧!是不是身子还不舒服?”她努力不让自己的声音发抖。

佟司锦一敛眉,淡淡道:“已经大好了。对了,今儿有没有芋泥酥包?”她好不容易又活回来,得吃好玩好才不枉废这一辈子。

红梅咯咯一笑,“有的。奴婢每天都让灶上做着,就是候着姑娘要用呢!不过姑娘病刚好,不易多吃。”

佟司锦微微点头,她也没让绿兰扶,起身走过去,坐到束腰回纹小云檀四仙桌旁,挟起一个芋泥酥包。第一口,她差点吃出眼泪!这芋泥绵软,甜中带沙。包裹着芋泥的面皮加了牛乳,吃着有一股浓浓的奶香味。她差点以为再也吃不上了。

见佟司锦吃得香,红梅把劝她慢一点的话咽回肚里,二姑娘躺床上都病三天了,再没眼色的人也知道说这个败兴。

可前来败兴的人永远都不会少。这不,门口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凭空打扰了佟司锦的吃兴。“哦哟,听说二姑娘病好了,老奴心里可真是高兴。若是远在京城的大太太知道了,也该高兴得烧香拜佛吧。”

佟司锦一口芋泥包卡在嗓子眼里不上不下。她定定神,用力吞进肚里,往门口处瞧去。

只见一个腰腹粗圆的婆子出现在门口。她一双眼睛溜溜地往四仙桌上扫,又往佟司锦脸上瞧,皮笑肉不笑,进来弯腰施个礼,“阿弥陀佛,二姑娘身子总算大好了,一会儿大爷回来不知道有多高兴呢。这两天大爷吃不香睡不好,心里挂念着姑娘哟。昨日京城捎来了信,都在杨姨娘那里收着呢。一听说姑娘病好了,老奴赶忙来报告一声。”

把自己推进瘦西湖的,就是这货!

佟司锦拿帕子擦擦嘴角,盯了她一眼,不咸不淡道:“我刚能坐起身,张妈就知了。这里就数你最有心。”

张婆子心道:这妮子不是发热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好了?烧坏她脑子才好呢!她心中想法恶毒,脸上偏挤出笑来,退后一步道:“见二姑娘好,老奴这就放心了,否则没法子跟大太太交待!”

佟司锦看着张婆子离开的背影,在绿兰探寻的目光到来之前,她将眼里浮出的恨意恰到好处地掩住。

上辈子的遭遇,让佟司锦看清了某些人的烂心烂肠。提刀砍杀她们也不解她心中的恨意,但这不是权宜之计。她得好好谋划一番才成。

红梅见佟司锦没有再拿筷子的打算,端来茶盏让她漱口,提醒道:“杨姨娘早上还着人来看望二姑娘。二姑娘若是身子无碍了,奴婢扶二姑娘去杨姨娘跟前问个好吧。”

佟司锦眉头皱起,扶额道:“我忽然又头晕了,先歇会儿吧。”那恶人张婆子刚离开,她又得去见杨姨娘,糟心呐!

绿兰将佟司锦扶到床上躺下。红梅围在她的身边,急得念叨,“怎么又头晕了?也不知药熬好了没有,奴婢去看看吧?”

佟司锦闭眼摆手,示意她快去。她听红梅急脚步声渐远,眼睛微微张开一条缝。就看见绿兰左顾右盼,脸上神情复杂纠结,复闭眼装睡。

绿兰见她已睡着,便蹑手蹑脚地退出去。佟司锦立马起身,站到窗子跟前,只见绿兰急急往杨姨娘住处走去。而另有一个人躲在树丛后探头在盯绿兰,那短粗的脖子,佟司锦一眼就认出那是张婆子。

这就有意思了!

佟司锦躺回床上。过了好一阵,才换衣、梳发,带着两个丫头往杨姨娘的住处施施然而去。

这个杨姨娘是父亲佟海泰纳的妾。佟海泰的发妻是佟司锦的亲生母亲韩氏,他还纳了两个妾。这个跟来的是杨姨娘,还有一个柳姨娘留在京城。

佟司锦记得很清楚,他们离开前,柳姨娘跟佟海泰道:“太太身子不好,妾身要留在京城照顾她。就让杨姨娘随着大爷去江都吧,毕竟大爷身边也离不了人。”

柳姨娘这话说得真是大方得体。莫说当时的自己,想必母亲韩氏都以为柳姨娘懂事,就更别说佟宅的其他人了。

可是……佟司锦摇摇头,这柳姨娘的真面目没有谁比她更识得清了!她指使张婆子害死自己。她心肠之歹毒,弟弟佟司铎的死,很有可能也逃不了她的干系。

大脑中思绪翻滚,不知不觉中佟司锦就走到了杨姨娘住的花厅前。

杨姨娘贴身大丫头秋喜打起帘子,扬声道:“二姑娘来了!”

佟司锦紧走两步,进到屋子里,对着坐在小檀木玫瑰椅上的妇人行礼。那妇人有张方脸,尤其是那敦实的下巴让她有副老实相,只是她那双骨碌碌乱转的眼睛暴露了她的真实想法。

杨姨娘之前已经得过绿兰的私报,早知道二姑娘病好了。她笑道:“你病刚好仔细别累着了。司铃,快扶你二姐坐下。”

杨姨娘边说着话,边眯起眼睛细细地打量着佟司锦。只见见佟司锦身上穿着青色撒花烟罗衫、细纹棉纱裤,外套大红色花叶纹夹锦披风,披风边上镶了一圈短貂毛,衬得少女肤色如雪般晶莹,眼神清亮,格外好看。

她心堵得要命,垂下眼皮子:病刚好就打扮成这样,怎么不病死她呐!

佟司铃做势虚扶了一下佟司锦,眼睛看着她披风上的貂毛拔不出来。

杨姨娘做出十分关心的样子询问佟司锦的病情,佟司锦不冷不热地应了几声后道:“我听张妈说额娘那边捎了信来。”

“是哩。昨日你病着,就放在我这里了。”她对秋喜使个眼色,“把信拿过来交给二姑娘。”

秋喜,嗯,她上辈子临死时,杨姨娘身边这个大丫头秋喜就站在不远处。她向秋喜求救,秋喜那可是站得纹丝不动。张婆子脸上满是得意的狞笑:你喊破嗓子也没用。你当姓杨的是个好的?你可认错了人……

佟司锦垂下眼眸,将恨掩到了心里。

拿到京城来的信,佟司锦起身告辞。杨姨娘的手指戳到佟司铃的额头上,“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子!”

佟司铃薄唇紧抿,两眼一翻,捂着额头往回躲,不满意地咕哝着,“谁叫我的披风没她的好看呢!有本事你让阿玛也给我买一件。”

杨姨娘被这话堵得一愣,她两眼落在窗子外头,茫然失神了好一阵,然后慢慢说道:“会有的,她有的,你都会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