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女有钱,种田养崽疼相公? 连载中

医女有钱,种田养崽疼相公?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碎纯 主角:何锦绣殷启言

《医女有钱,种田养崽疼相公?》小说大结局在线试读 何锦绣殷启言小说阅读

《医女有钱,种田养崽疼相公?》小说介绍

《医女有钱,种田养崽疼相公?》是作者碎纯所著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医女有钱,种田养崽疼相公?》精彩章节节选: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作为现代的一名内科医生,过劳而死之后,竟然魂穿古代,成了一个农女???成为农女也就算了,未婚夫还总想着退亲,这原主是多么不招人待见啊。何锦绣无奈只能接受现实。殷启言谨记一点,上辈子娶了何锦绣,后宅就没安宁过,这辈子一定要退婚!何锦绣也记住了一点,要在逆境中学会生存!发财致富,利用自身优势,发光发热!殷启言:“女人,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兴趣。”何锦绣:“???”...

《医女有钱,种田养崽疼相公?》小说试读

并不亮堂的屋内,何老爹躺在木板床上,哎呦哎呦地叫着。

这屋内还有几个邻里,有的是来看热闹的。

“老何家闺女回来了。”

何锦绣上前去看何老爹,他这一跤摔的是真狠,森然的白骨在在外边。

“这老何都快五十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撑过这一回啊!”

“老何家里刚刚女儿被退了婚,这老何又摔了这么一大跤,就算能活了也只能是个残废佬了,真真是祸不单行啊!”

邻里在一旁说着风凉话。

何锦绣听着他们说风凉话,气愤不已,“你们要是没事的话都出去!”

这屋内并不亮堂,他们一站臭气熏天不说,还把光给挡住了。

不过何锦绣在他们眼里到底是个孩子,并无什么威信,他们还是站在原地不动弹。

“那黄二让老何家赔一头牛的银子,这老何家就是卖房卖田也凑不齐一头买牛的银子吧!”

“不是拿了那殷秀才退婚的三倍定礼吗?”

“那定礼虽多,可也没这么多银子啊!”

“啧啧,老何家可怎么办是好呢!”

听着话像是在为何家担忧,那语气之中不免有些幸灾乐祸的。

“你替老何担忧什么,这何锦绣寻常就犯懒不爱干活,长得倒是出色正好被人退了婚,可以去给城里的老员外做妾侍啊!”

“这倒是,那黄二说不定就是打着何锦绣的主意呢!”

这些来看热闹的人,不顾就何锦绣就在一旁,纷纷拿着何锦绣说着。

“锦绣,你到时候去了城里给那人家做妾侍的时候可别忘记了我们啊!”

何锦绣听得更是愤懑,她拿起一边的门栓棍子,“我要关门了,你们走不走?”

这些人可不怵何锦绣,取笑着道:“锦绣啊,这做人呢就要认清现实,你老爹不说能不能活下来,就算是活下来也是废人一个了。”

“你可别不信我们的话啊!”

何锦绣拿着门栓棍子一挥,这些人才骂骂咧咧的离开。

许是觉得老何家就要败了,他们的话可是难听至极。

到了外边,何老太本是在哭哭啼啼的,听到他们的话后,也气得不行,何老太可不像何锦绣只是拿着棍子吓吓人,何老太是拿着锄头真砍了过去。

“我闺女可金贵了,才不会给个人做妾,你们再敢乱编排我闺女我找你们拼命!”

何老太的铁锄头吓人的很,他们连忙逃窜。

郑翠容抱着何婉婉嚎啕着:“娘啊,他们也说的没错,这爹活不活得下去都说不定,要是妹妹不嫁我们能怎么办?难道真的让大志被报官,让这个家散了吗?”

何老太怒气腾腾地拧着郑翠容的耳朵,“好啊,你这个不会下蛋的我忍了你七年,你妹子刚刚救了你女儿,你还和她们想着要把你妹子给卖了啊,大志怎么会娶了你这样的毒妇!”

“等我家大志回来,我要让大志休了你!”

“娘!”

何锦绣脑壳这次是真疼的厉害。

今天上街的时候她还觉得日子会越来越好,这回来出了事先不说,婆媳两就闹了起来。

现在这情况真的是让她焦头烂额,“娘,我看过爹的伤了,幸好我昨日去山上看到过三七,我先去山上给爹采药。”

“闺女儿,你可不能再去山上了,这天眼看着就要黑了,你去山上要是出了事可怎么办?”

“可是娘,爹不能不救,娘,你相信我。”

何锦绣握着何老太的手坚定地说着。

这何老太听到女儿这么说,又想起女儿说的落水后的机遇,说不定她女儿还真有了神仙给的本事。

能就好她老头子也说不定。

“那娘陪你一起去。”

“娘,不用了,幸好我今天也买了猪骨头,您和嫂子煮几个鸡蛋和猪骨头熬汤给爹补补。”何锦绣对着何老太说道。

何老太睁大了眸子,“要死了,怎么买猪骨头了!”

平日里要吃猪也只有过年的时候能吃,这猪肉可多贵啊。

“娘,现在不是说这个时候,我已经帮爹止住了血,也粗粗的上了木板,现在还需要药物,我先去采药了,这猪骨头对骨头伤挺好的,嫂子你赶紧去炖吧。”

何锦绣让着就郑翠容去炖汤,让何老太去照顾何老爹,先把这两个婆媳给分开了再说。

这个时候初春的时候,天已经了热起来了,这山里虫子也有不少,夕阳下这虫鸣还挺烦扰的。

何锦绣手中握着斧头,沿着昨天的路线走着。

要说运气也真是运气,前世的时候这三七只有西南高海拔的山上才有。

而这里就有三七,不过三七在深山处,昨天何锦绣怕那里面有野兽不敢进去,今日不论如何她的得去拔三七。

天上撒了一层金光之后,这天色便渐渐得黑了。

何锦绣出来的时候带上了家里唯一的一个灯笼,寻常的时候家中夜里是不点蜡烛的。

只在农忙的时候要趁夜劳作的时候才能用灯笼,这里面的蜡烛也是青瑶村边上的寺庙之中不要的蜡烛捡来的。

点燃了灯笼,何锦绣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继续挖着三七。

“嗷呜!”

听到一声狼叫之后,何锦绣头上刚擦掉的汗水又一次地流了下来。

何锦绣前世的外祖父是有名的老中医,从小外祖父就带着她上山认药材,但前世她去的那些山上哪里来的野狼。

这可是何锦绣头一次见到山中的野狼。

何锦绣加快了手中的速度,采了几株三七之后,她要往回走的时候便看到了绿油油几双眼睛盯着她。

从灯笼的光亮之中,何锦绣看清了前边有着五六只灰绒绒的野狼。

它们目光悠悠地望着自己。

何锦绣握紧着手中的斧头,拿着斧头和这些狼斗好像也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事情,莫非她才重生没有多久又要死在狼口吗?

在何锦绣想着该怎么办的时候,突然有着火光过来,何锦绣忙喊道:“别过来,这里有狼!”

她前世也算是救人劳累致死,所以或许才有了福报得以重生,她可能就要死了,能再救一个人也算是死的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