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姑爷 已完结

绝品姑爷

分类:都市生活 作者:红烧肉 主角:任长青苏墨韵

任长青苏墨韵做主角的小说 主角叫任长青苏墨韵的小说

《绝品姑爷》小说介绍

主角是任长青苏墨韵小说的名字叫《绝品姑爷》,作者是红烧肉,这里提供任长青苏墨韵小说阅读,该文的内容引人入胜,非常精彩。任长青苏墨韵小说介绍了:“先生,你的脑癌已经是晚期,如果幸运的话,还有五个月的生命。”西海市第一人民医院,任长青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来的,他就像行尸走肉一般,眼神黯然无光,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耳边回响的一直是医生那句话。...

《绝品姑爷》小说试读

苏洛凝算是一个武痴,她对习武情有独钟,从小拜过很多师傅,其中不乏一些武学界的佼佼者。

任长青有些意外,眼神一怔,身形往后微微一侧,堪堪躲过这一抓。

一招落空,苏洛凝讶然,在她印象中任长青身体孱弱,在苏家也只是一个受气包,怎么会躲得了这一招呢。

“这一定是巧合。”她定了定心神,暗暗想到,当即手臂再次探出。

纤细的手臂蕴含着不可小觑的力量,伴随着轻微的破空声,赫然朝着他的肩膀抓去。

可惜任长青早已今非昔比,他的武力值已经到了一个相当的恐怖数值,苏洛凝的大擒拿手在他眼中就像是一个小孩子在胡乱的比划。

任长青淡然一笑,随后轻轻一侧,肩膀以一个极其刁钻的角度躲开了苏洛凝的第二招。

“怎么可能!”苏洛凝眼神陡然一凝,如果说第一次是运气,那么这一次绝对不是偶然,“他竟然懂武术!”震惊过后,苏洛凝眼神有些凝重,但是当她看到后者眼中的那抹轻笑时,火气顷刻将她淹没,“竟敢嘲笑我。”

苏洛凝不在留手,随即身形一动,宛若游龙,全力攻来。

这一次,她不在使用警察的基础招式,而是开始运用武学,这是她曾经拜师所学。

拳如沐雨,看似软绵绵的,但其中蕴涵的气息却是连绵不绝,“这是?”任长青眉头一皱,这种拳法他还是第一次见,虽然轻柔,但他却能感受到苏洛凝带来的那种压迫力。

来不及多想,苏洛凝已是持拳而至,任长青眼神一凝。

“不自量力。”苏洛凝冷笑一声,手中的拳忽而为掌,侧翼而出,以一种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地印在任长青的腹部。

“嘶!”任长青忍不住倒吸一口气,身体也不禁往后倒退一小步,他没想到这小巧柔腻的巴掌竟像是一枚子弹一般,那种冲击力绝非常人能够抵御,还好自己够硬,否则现在已经躺下了。

“这是什么招式,还真是厉害!”他揉了揉自己有些酸痛的肚子,暗暗想到。这是任长青碰到的唯一一个能够给自己带来痛感的人,掌含劲,劲蕴掌,这一掌玄机太多,他还真是小瞧了这个苏洛凝。

相比于此时的任长青,苏洛凝更是惊讶,她那一掌用了自己百分之九十的力量,却仅仅是击退对方一小步而已,放眼整个西海市,能够挨下这一掌的人实在是屈指可数。“这还是我那个懦弱的姐夫吗?”

双方都有些错愕,一时陷入了僵局。

“咳咳,”任长青咳嗽一句,打破这对持的局面,他皱了皱眉毛:“苏洛凝,我说过,这个包不是我偷的。”

“包就在你身上,我只相信我的眼睛。”苏洛凝高傲地抬起头颅,不屑地看了他一眼,随后又说道:“想要证明这个包不是你偷的,除非你打赢我。”

任长青笑了笑,眼睛微微上挑,轻笑一声:“这可是你说的。”

话音未落,暗淡的月光下划过一道影子,顷刻之间,任长青便来到苏洛凝眼前,同时出现的,还有距离她额头不到一厘米远的一个拳头。

“怎么样?你输了。”任长青缓缓收回拳头,嘴角带着一抹笑意。有时他甚至都在怀疑自己失忆前是不是一个绝世高手。

此刻的苏洛凝却还处于那一拳的恐惧之中,在任长青一动的那一瞬间,她的心头就莫名涌起一股强烈的危机感,果不其然,她连他的身影都没看清,只有一个拳头突兀地出现在自己额前,拳头到的那一刻,苏洛凝嗅到了死亡的味道,她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挡不住这一拳。

拳起,风落,发丝扬,这一拳太过于恐怖。

苏洛凝怔怔地看着面前的这个人,美眸中除了恐惧还有惊讶。

“我可以走了吧。”任长青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眼前毕竟是自己的小姨子,自己刚才一发力似乎把她给吓到了?

苏洛凝深吸一口气,将眼中的恐惧隐藏起来,俏脸浮现一丝复杂,眼神却透露出一抹倔强,她逞强道:“我都没有准备好,你偷袭我,这不能算。”

任长青摇了摇头,心中颇为无奈,没想到她竟然还会耍赖,只好说道:“那你先出手。”

“这可是你说的。”一息之间,苏洛凝全身气势如虹,下一刻,她悍然出手,“游身式!”“龙形式!”“连环式!”“八卦式!”

苏洛凝忽而为掌,忽而为拳,身化游龙,招式层出不穷,任长青不敢大意,小心应对,将她的各种攻势一一化解。

在出完最后一掌后,依旧被轻松化解,苏洛凝似乎已经力竭,她一个重心不稳,踉跄地向前倒去,却倒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

却是任长青眼疾手快,将她一把捞入怀中,温香软玉在怀,让人不自觉地陶醉。

苏洛凝眸含羞涩,感受男人的强烈气息,俏脸霎时通红,想要挣脱出他的怀里,自己却没有力气,只能瘫倒在这怀中。

任长青微微低头,迎上苏洛凝的视线,对着后者一笑,“这下你该放我走了吧。”

两张脸几乎快要触碰到一起,苏洛凝甚至能够感受到任长青的呼吸,她心中顿时一慌,把头一撇,倔强地说道:“你就是那偷包贼。”

“你……”任长青眼中闪过一丝恼怒,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他邪恶一笑,“那别怪我不客气了!”

在苏洛凝的惊呼下,任长青对着她圆润的臀部便是一巴掌落下。

“啪!”清脆的声音在静谧的小道响起,显得格外刺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