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王的宠妃 已完结

神王的宠妃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糯米紫 主角:冥北凉拓跋紫

冥北凉拓跋紫全文免费阅读_冥北凉拓跋紫神王的宠妃免费阅读

《神王的宠妃》小说介绍

今天给大家推荐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文中主角是“冥北凉拓跋紫”由网络畅销大神“糯米紫”潜心所创,小说主要内容是:她是契妖师世家血脉之力为零的废材!他是天冥国妖孽尊贵的王,万众瞩目,我行我素!为救父亲,她潜入他府中盗取龙蛋,却被替他孵蛋。龙蛋孵出一个肉嘟嘟的孩子。孩子一睁眼就认娘。“娘亲,你为什么要抛弃麒儿和父王?”“紫儿,孩子都有了,你就从了本王吧。”从此父子二人强力粘上她!...

《神王的宠妃》小说试读

“呵,还挺机警,看你往哪里跑!”拓跋紫踢开椅子,也翻过围墙往远处追去,不过路线和黄鼠狼逃跑的路线并不一致。

黄鼠狼逃到树林边缘,回头看去,没发现后面有人追来,这才敢停下来,变成人形靠在树干上喘气。

休息了一会,转身想继续跑……

“吃完我家的鸡就想走,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拓跋紫不知何时已经站在它背后,说话的同时,手掌运起一股蓝色力量直接盖在黄鼠狼的头顶上。

黄鼠狼连哼都来不及哼一声,直接被打回了原形。

“天师饶命,我只是偷吃了几只鸡,并未曾害人!”黄鼠狼求饶道。

“你的命是命,鸡的命就不是命?最重要是,那些鸡是我的!”重点是后面那句,她的鸡,是谁想偷吃就能偷吃的吗?都没经过她的同意!

拓跋紫运起蓝色力量萦绕的拳头,一拳头打晕黄鼠狼,拎起它扔进空间里,动作干脆利落,解决一只黄鼠狼精还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

搞定之后,拓跋紫心情不错,拍拍手准备往回走,突然,她感觉到身后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向她靠近,而且那东西……似乎特别强大!

她猛地转身,对上了一张小脸,小脸的额头上长着两只犄角。

拓跋紫手掌立即运起蓝色力量,一掌就劈了过去……

“娘亲!”脆脆的声音叫着她。

拓跋紫劈出的一掌,停顿在半空中,只差一寸便击中那张小脸……

就见一大一小近距离站在她的面前,放大版的那只,手里抱着一只缩小版,这一大一小正直勾勾地盯着她看。

尤其是放大版那只,用手护着缩小版的脑袋,颇为哀怨地说了一句,“紫儿,对咱们儿子温柔点。”

紫儿?

拓跋紫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只当没听到,脱口就问:“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娘亲,父王带着麒儿来找娘亲,却在娘亲的家门口看到了娘亲,父王和麒儿怕娘亲有危险,就偷偷跟过来保护娘亲。”肉团子奶声奶气解释,萌得不得了。

对着肉团子,拓跋紫是没办法摆脸色的,只能对着冥北凉没好气道:“我不用你们保护,告辞了!”

说完,转身就走。

见拓跋紫要走,肉团子拼命扭着身体表示他要下地。

冥北凉很配合地把他放下去。

肉团子双脚一着地,便撒开丫子蹭蹭蹭跑了过去,一把抱住拓跋紫的大腿,“娘亲娘亲,你为什么又要走?你是不是不喜欢麒儿?”

“我真的不是你的娘亲,你的娘亲是你父王的妃子,不是我!”拓跋紫用力拔着自己的腿,可是腿上挂着的小不点就是不撒手。

“娘亲,是不是麒儿不够可爱,所以娘亲不要麒儿?”小肉团子可怜巴巴地望着她,“娘亲不要麒儿也就罢了,可是娘亲跟父王感情深厚,娘亲不能不要父王,不能抛弃父王!”

谁跟你父王感情深厚了?

拓跋紫抚额,这孩子就跟那小鸡仔一样,孵出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谁,就以为谁是他的亲妈。还有冥北凉,他到底怎么跟小肉团子说的?

拓跋紫忍不住瞪向冥北凉。

“孩子问你话呢。”冥北凉淡声道,完全没有要把儿子弄走的意思。

拓跋紫无语了,想走,腿又被小肉团子死死抱住,强行把腿抽走吧……那孩子肯定会被带得摔倒。

不得已,她只得蹲了下去,准备跟小肉团子好好解释一番。

“娘亲,你也舍不得离开麒儿了,对吧?”小肉团子却误会了,根本不给拓跋紫开口的机会,不管不顾地往拓跋紫身上扑去。

“啊!”拓跋紫刚蹲下一半,被肉团子这么猝不及防一扑,顿时失去了平衡,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麒儿!”冥北凉低喝一声,上前将小肉团子拉开,

“怎么样?没事吧?”他脸上有着担忧,伸手要来抱她。

然而,拓跋紫手掌往地上一拍,自己率先站了起来,脚下一挪,身子灵巧地从冥北凉掌边滑了出去,衣袂翻飞地退到五六步远。

冥北凉只摸到她的腰,却抓不到她的人,她就像条狡猾的泥鳅,明明已经握在他手中,却抓不住她。

拓跋紫摆脱冥北凉的掌控之后,撒腿就跑,然而刚迈出一步,整个身子却被定住了。

紧接着,手被冥北凉的大掌包裹住,他轻轻一带,她便到了他怀里。

“你到底想干什么?”拓跋紫动弹不得,好像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将她整个人包裹住,这股力量比她的力量强大了不止数十倍。

她与这股力量拼,无疑于蚍蜉撼树。

“本王送你回家。”冥北凉愉悦道,仿佛搂着她是一种享受。

“不需要!”到来这个世界,拓跋紫还从未感到过恐惧,今天是第一次,她甚至恐惧到生出几分烦躁。

这个男人强大如斯,如果他硬要纠缠自己,以后要怎么摆脱他?

还有,这个男人到底是人是妖?

小肉团子虽然长得跟人无异,但却是从蛋里孵出来的,用天眼看,能看到他的额头上长着两个犄角。

而冥北凉,除了眉心那团黑色火焰印记之外,其他一切都如正常人。

小肉团子如果是妖的话,他的父亲冥北凉肯定也是妖,但她用天眼却看不出冥北凉有任何异样,而且小肉团子虽然长着犄角,身上却没有妖气。

不过,冥北凉对外宣称生下的是一个病儿,证明他不想让人知道他的儿子是从蛋里孵出来的,这可是一个把柄,不用白不用,先威胁了再说。

“王爷的儿子好生奇怪,即是从蛋里孵出来,又是头上长着角,不知道其他人知不知道?”她突然凑近他耳边,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道。

冥北凉寒眸中流转过一抹兴味,这些年,敢威胁他的人,还真只有她一个。

“陛下乃真龙天子,本王与麒儿都是陛下的子孙,也即是龙的子孙。”意思是:即是龙的子孙,从龙蛋里孵出来有何不可?长着犄角又有何不正常?

拓跋紫冷了脸,反问:“王爷是不怕别人知道咯?”

冥北凉不答,突然就转了话题。

“六段抓妖师,不,是六段契妖师。”他语气轻凉,像是在说着天气,面上的笑,如沐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