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界科技大佬叶灼重生成豪门假千金 连载中

异世界科技大佬叶灼重生成豪门假千金

分类:短篇言情 作者:德音不忘 主角:叶灼岑少卿

女主叶灼岑少卿_异世界科技大佬叶灼重生成豪门假千金全文免费阅读

《异世界科技大佬叶灼重生成豪门假千金》小说介绍

抖音小说《异世界科技大佬叶灼重生成豪门假千金》的主人公是叶灼岑少卿,该小说文笔细腻流畅,情节生动,内容精彩非凡,实力推荐。书中精彩段落节选:异世界科技大佬叶灼重生了。重生成豪门假千金。假千金鸠占鹊巢,在圈子里人人厌恶,臭名昭著,不但是大字不识几个的草包,还是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女。被人嘲讽:“连真千金的小拇指都比不上!”“私生女!不要脸!”对此,叶大佬轻笑一声。呵呵......假千金?私生女?一手烂牌,她照样能扭转乾坤,搅乱......

《异世界科技大佬叶灼重生成豪门假千金》小说试读

岑老太太生在云京,长在云京,祖籍也在云京,对云京有着割舍不断的情谊。

京城的名媛千金虽然漂亮,但是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娶孙媳妇儿,还是娶云京市本地的亲切。

“您说的对!咱们就在云京给少卿挑个好媳妇儿!到时候风风光光的回京城!”周湘笑着道:“妈,我太支持您了!”

岑老太太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接着道:“对了,那个我们岑氏陷入金融危机的假消息,是你让人传出去的吗?”

“不是。”周湘摇摇头,一脸纳闷的道:“妈,我还以为是您传出去,故意试探穆家的呢!”

如果不是这个假消息,他们哪里能看到穆家人的真实嘴脸!

岑老太太道:“也不是我!”

周湘皱了皱眉,疑惑的道:“不是您也不是我,那是谁?”

“是我。”

这话音刚落,便从外面走进来一道修挺的身影,身着旧式长衫,手捏着一串鲜红色的佛珠,眼尾那颗红痣,徒增了万千风情。

这副皮相,比女人还要精致三分不止。

“少卿回来了!”

周湘笑看向岑少卿。

这母子来长得很像,这么看上去,加上周湘保养的极好,两人更像是姐弟,而不是母子。

“五、少卿,你刚刚说金融危机的消息是你放出的?”岑老太太看向岑少卿。

岑少卿微微颔首,捏着佛珠道:“穆家那边什么反应?”

周湘皱着眉道:“狗眼看人低!一听我们岑家陷入了金融危机,就立马跟我们撇清关系!甚至还拿出二十万块钱来侮辱人!”

闻言,岑少卿脸上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不惊,不怒。

仿佛一切皆在他的掌控之中。

“少卿,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啊?我和你奶奶可都是为了你,才受了这么大的气!”

岑少卿回眸看向周湘,“跟那样的人置气只会拉低了自己的身份。而且,我早都说了,穆家千金不是良配,是您和奶奶一意孤行。”

“我们一意孤行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你这个没良心的臭小子!”周湘气得不行。

岑少卿紧抿着薄唇,脸上浮现出几分无奈的样子。

衬得周湘像个个无理取闹的小女生。

“少卿,”岑老太太转头看向岑少卿,“你老实告诉奶奶,你心里到底有没有人?你心里要是有人的话,奶奶就不用担心了!省得奶奶整天提心吊胆的......”

岑老太太是真的担心。

岑家三代单传,岑少卿虽然排行老五,但上头四个全是姐姐,偏偏岑少卿又每天吃斋念佛的,她怕岑家的香火会断在她手里。

岑少卿手里捻着佛珠,长长的流苏从衣袖间垂落出来,“没有。”

“真没有还是假没有?”

“真没有。”

岑老太太接着又道:“我和你妈都不是那种不开明的人,咱们家如今在华国的地位,不需要利用联姻来巩固什么。所以,少卿啊......如果你心里有人的话,一定要告诉奶奶好吗?奶奶没有别的要求,哪怕是个有缺陷都没关系!只要她下雨天知道要往屋里跑就行了!”

真娶个傻子回来,岑老太太也认了!

这要求还不够低吗?

岑少卿至今什么动静都没有算是怎么回事?

都三十岁的人了,还有几年光阴可以耽误?

周湘附和地点头,“只要你说出个人来,我和你奶奶就立马去帮你提亲!我们绝对不说半个不字!”

岑少卿不答反问,“妈,奶奶,你们觉得人生的意义就是娶妻生子,子再娶妻生子,如此循环,直至走到生命的尽头吗?”

这样按部就班的人生有什么意思?

与其相信爱情,还不如相信自己。

他自己最起码能给自己一个商业帝国。

岑少卿习惯了站在最高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人这一生,并不是非要娶妻生子不可。

岑老太太被噎了下,接着道:“少卿,你要是自己不愿意找的话,那奶奶就给你找了!反正在奶奶的有生之年,必须要看到你娶妻生子,要不然奶奶到了地底下,也合不上眼。”

岑少卿微微蹙眉。

眼看岑少卿脸色不对,岑老太太右手立即按住心脏的部位,“我呼吸不过来了!好闷啊!我不行了......”

周湘立即跑过去,一手扶着岑老太太,一手帮她顺气,“妈!妈!您怎么样了?您没事吧?您别吓我啊!”

语落,周湘看向岑少卿,“你看看你把你奶奶都气成什么样了!妈,您别生气,您放心,少卿是个懂事的好孩子,他肯定会听您的。”

“我先扶您上楼休息去。”

两人一唱一和的,都没给岑少卿反驳的机会。

**

另一边。

中药房。

叶灼将药方递给药店老板。

药店老板接过药方,看了叶灼一眼,接着道:“小姑娘你这药方是治疗血虚和疟疾的?”

“是的。”叶灼点点头。

药店老板思考了下,“那能不能麻烦你,把这位老中医的电话或者地址给我一个?”

这药方,一看就是有多年经验的老中医开的。

字迹也沧桑有度。

叶灼微微一笑,“开这张药方的人就是我。”

“小姑娘,别开玩笑了。”药店老板也笑。

中医文化博大精深,没有几十年的时间,根本琢磨不透。

这小姑娘看着最多十七八岁的样子。

现在的年轻人,也太会说瞎话了。

站在一旁的叶舒道:“老板,生病的人是我,她是我女儿,这药方真的是我女儿开的。”

“真的?”见叶舒这么认真,药店老板眯了眯眼睛。

“是真的!”叶舒点点头。

药店老板稍稍犹豫了下,接着道:“那、小姑娘,你能把你号码留一个吗?”

“可以。”

叶灼点点头。

药店老板递给叶灼纸笔。

叶灼低头写字,“我叫叶灼,我没有手机,这个号码是我舅舅的,您有什么事,直接打给我舅舅就行,我舅舅也姓叶。”

原主肯定是有手机的。

但那都是穆家的东西。

从穆家出来,叶灼没有带走任何东西。

语落,叶灼将纸张递给药店老板。

药店老板接过纸条,楞了下。

因为纸条上的字迹,和药方上的一模一样。

潇潇洒洒的叶灼两个字后面,跟着一串数字。

难道这个小姑娘天赋异禀,小小年纪就参透了中医中玄学?

药店老板压下心中疑惑,给叶灼抓了药,整整两大袋子,“小姑娘,一共五千块钱。”

“怎么这么贵?”叶舒惊讶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