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尊归来龙啸天 连载中

战尊归来龙啸天

分类:都市生活 作者:辰景天 主角:龙啸天夏若雪

主角龙啸天夏若雪小说 《战尊归来龙啸天》全文章节免费试读

《战尊归来龙啸天》小说介绍

主角叫龙啸天夏若雪的小说是《战尊归来龙啸天》,是作者辰景天所编写的都市生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龙啸天,若雪还在公司,打电话说不回来了,赶紧滚,离开我家”龙啸天摇头,谁会信?稍微侧过身子,眼睛瞄向房里。夏母眉毛一紧,随即也倾斜身子,恰到好处的再次遮挡,脸色一凝,小声威胁道。...

《战尊归来龙啸天》小说试读

三拜起身,龙啸天霍然转身离开,出了墅大门,萧鼎脸色已经由涨红转为黑紫。“现在滚!”他咬牙切齿道。

龙啸天置若罔闻,抬头看了眼太阳,有些刺眼。“萧鼎。”收回视线,龙啸天微微低头。

“五年前,青石巷,你们十一个,一月之内,我脚下的土地,留给你们跪下赎罪。”什么?场上人纷纷倒吸一口冷气。

当年,龙啸天大婚之日,就是被人劫持到青石巷废掉的,这意思是?龙啸天说完便往外走,背影高大,不见回头,寂静中,补充道。

“自废四肢!”

“爬过来跪!”

顿时一股寒意降临……萧鼎两手狰狞,使劲的挣开,又用力的攥紧。

人群愕然。龙啸天走了,从萧二虎头顶跨过走了。他的意思讲明了。站者死,跪者生。上车前,龙啸天像是想起了什么,微微一笑,回头冷漠问道。

“萧鼎,你很惧怕那位大人物吗?”萧鼎低下了头,不见表情。龙啸天摇了摇头,没有听答案。

“无趣啊!”撂下一句,上车了,不再露面。

萧鼎气的牙痒痒,他当然怕,还被看穿了想法。赵熊望着萧家不屑一笑。“豪门?”“呸!”吐了一口唾沫,赶回车上驾驶位。

很快。没人阻拦,车子一溜烟的开走。剩下的人目光聚集萧鼎。

“都看什么。”

“好好呆着,还有你们,把少爷拖回去,血迹打扫干净,都给我笑着迎接那位大人物。”

人群愕然,不敢反抗,但是萧鼎却挤不出一丝笑意,看着那远去的车子,久久看着,哪怕消失不见,他依旧看着消失的地方……

龙啸天离开了,萧鼎依然在等。终于在半个小时后。不负萧鼎期望,本该承载龙啸天驾临的车队终于到了。人群山呼海啸。只因场面太大。

这是赵熊提前安排的,龙神要是复仇,那就轰烂萧家。今天,唉,龙神仁慈,用不上了。

萧鼎吓的脸色蜡黄,卑微迎接。可惜他心心念念的大人物早就来过了,穿着一身性感皮衣的青鸟从车上跳下。

赵熊之下的准将,南都之行,赵熊在暗,青鸟在明。青鸟厌烦的道。“萧鼎,你好大的胆子啊,大人你都敢得罪!”

“上香离开后,大人说你萧家不要脸,厚颜**,他很失望。”萧鼎,“……”

“这位长官,我萧家并未见过那位大人,是不是……,搞错了。”

“搞错你个大头鬼,来过就是来过了。”

青鸟眉头一簇,训斥一句,吓得萧鼎后退两步,青鸟不屑,傻帽一个。

“走。”直接挥手带人离开。

红毯破碎一地,正如此时萧鼎的心情。来过了?来过了?萧鼎一脸茫然。难不成是龙啸天闹事时,趁人没注意,上完香了?

然后,还看到了龙啸天闹事,厌恶萧家?对,一定是这样。萧鼎一股怒火压制不住。今日龙啸天放肆后,让他安然离去,就是为了给大人物留下好印象。

如今,两者皆失。闹事,龙啸天该死,害大人物厌恶萧家,龙啸天更该死。

“龙-啸-天!”

“**的东西,敢坏我萧家大机缘。”

“龙啸天,你该死。”

“我萧鼎发誓,必定要你后悔一生。”

疯狂的咆哮声,吓的萧家众人脸色慌张,隐隐察觉,萧家要发生大事了。

……

另外一边,离开萧家别墅,赵熊没有打扰闭目沉思的龙啸天。

许久。龙啸天睁开眼。手边是一个拆掉的信封。“去A区夏家。”

赵熊脸上难得一丝沉重,最后点了点头,龙啸天又闭上了眼睛,呼吸也急促了些。

夏若雪。他曾经巅峰准备迎娶的女人,按理说,五年时间足够让一份感情融化,但是龙啸天却放不下,回到南都第一时间派人去查。

看了信上的内容,他心乱如麻。五年时间,夏若雪竟然一直以他妻子身份自居,从未再嫁,那怕是面对无数追求者,依旧恪守本心。

这让龙啸天除了心中那份爱意外,更是增添了感动。也因此,五年时间夏家很为难夏若雪,更是逼过婚,让一个弱女子差点以死明志。

至于各种难听的流言蜚语。他龙啸天是个男人,更是天下唯一的龙神,他亏欠谁?谁配他亏欠?大夏他都一人抗起,却让他心爱的女人替他受委屈?他算什么男人,他配当一个丈夫吗?

回来的那一刻,他认定了,韩若雪就是他一辈子的女人。既然曾经的,无法弥补。那就余生……除非黄土白骨,必护她百岁无忧……南都A区御江湾

夏家很热闹。南都豪门,孙家少爷上门求婚。夏若雪只有一个字。

滚!

孙豪单膝跪着耍无赖,她感到恶心,沉默走上阳台,背对而向。迎着午后的阳光,细细看去。

典雅的黑色长裙只露出白藕般的小腿,窈窕的身姿,精致的锁骨透着几分红润,披散的黑长发垂至腰间。

她就像是从画中走出的仙子,倾国美色,气质高冷,如冰山上的雪莲。此刻。吐纳新鲜的空气,心中的烦闷才稍好一些。

夏母安凤一旁急的跺脚,恨不得替女儿答应。孙豪跪的膝盖酸疼,回身给夏母摇了摇头,这个!两人交流神色间,夏若雪捋起耳边青丝,闭上双眸。

她怎会不明白呢?今晚夏氏举行家宴,她需要一位男伴,而母亲的“好主意”,再一次联合这位南都孙家的富豪公子,心念的金龟婿,借机让她答应。

想到这,抓握栏杆的双手手一紧。可是。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跪一万遍也是不喜欢。

五年了,龙啸天生死难测,了无音信。一阵忧伤,她睁开眼,低头抚摸了下手上的钻戒。龙啸天曾经为她戴上的。

她一直在等龙啸天归来,这是夏若雪认定的事情,哪怕等不到,那就等一辈子吧!

砰砰。敲门声传来,夏若雪无动于衷,苦涩自嘲一笑,又有人来助阵了吗?可笑啊,整个夏家好像都要拿她换取繁荣呢。

此时。龙啸天守在门外,毫不知情,足足心乱抽掉半盒烟,才抬手敲门。

赵熊在楼下候着,龙神的家事……他实在不敢插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