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暗猎者 连载中

末世暗猎者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鱼几酱 主角:苏瑶蓝嘉年

《末世暗猎者》全集阅读 苏瑶蓝嘉年小说免费试读

《末世暗猎者》小说介绍

主角叫苏瑶蓝嘉年的小说叫《末世暗猎者》,它的作者是鱼几酱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末日纪元,生物争相变异觉醒,世界成了危险的猎场,强者为尊。女性地位一落千丈,不乏有把资质优秀的女儿当成资源贩卖的家族存在。苏瑶很幸运,她资质极佳,很有成为强者的天赋。但也不幸,她就身在这样的家族。既定的命运就是被当成资源卖给别家。唯有成为顶尖强者,才能挣脱命运的枷锁。倒也不是办不到啦,她有家养的金手指傍身还是挺给力的。只是这条强者之路走到最后可能要连老公也踩在脚下,就有点......不够温柔。...

《末世暗猎者》小说试读

第十一章肉档

比起迦南门口这么大阵仗大半夜闹哄哄的而言,苏瑶的趁夜赶路,倒是风平浪静。

赶在天将破晓之时,终于抵达了第四区。

这是她第一次来第四区,明明以前从没来过,但还是在进入第四区的瞬间就能分明意识到,已经到了。

曾经也不是没想象过,这城邦内最危险最恶劣最混乱的区域,会是怎样的光景。

破败、荒凉、黯淡,曾经想象过的所有很坏的景象,在第四区都不算夸张。她在第三区长大,是平民区,也并不是什么人间乐土。

没想到,平民区和贫民区,一字之差就能差这么多。天将破晓之际,天色未明,街道笼罩在一片死气沉沉的黯淡中,路边只有寥寥几盏没被破坏的灯管,接触不良的滋滋作响闪着忽明忽灭的冷光。

空气中灰雾的浓厚程度,宛如黄沙滚滚之态。能见度低得可怜。

那些没被破坏的灯管也派不上任何用场,微弱的光线甚至都照**灰雾。因为污染严重的缘故,第四区的雨通常都是酸雨,所以室外的金属都浮着一层褐红的锈色。

到处都破败着,腐蚀着,锈蚀着。

建筑都很破败,没有光的窗户像一个个黑洞洞的眼睛。仿佛没人居住,但其实只是因为第四区的很多居民,根本难以负担照明所需的能源需要支付的费用。

天将明未明之际,没有光的街道,这片破败的城区。看起来就像死了一样,里外都透着绝望。

苏瑶觉得自己快窒息了,不是心理上的感觉,而是实实在在生理上的症状。

“不,不行了......”她翻着白眼。

这是流光城里环境最恶劣,空气质量最差的城区,灰雾在这里是铺天盖地!于苏瑶而言,这就是铺天盖地的香。香得她都要晕了。

小咕噜非常喜欢,咕噜噜地发出迷醉般的呓声。

而且它一直在阻止苏瑶启用梭车里对空气进行过滤的装置,透明的无形藤鞭温柔的缠着她的手腕,不让她按钮。

“不,不行了......”苏瑶翻着白眼,衣服虚不受补的样子,所能做出的妥协就是给自己扣上了防护面罩。

而小树人喜欢灰雾,或许因为它是变异植物的缘故,灰雾能让它恢复损耗的能量吧。苏瑶索性让它站在肩头,张牙舞爪地用枝条去嗨灰雾就是了。

街上一个人都没有,周围的建筑全部都黑灯瞎火的,也没看到有任何店面开门。

那么问题就来了。

“苍蝇酒馆在哪里?”苏瑶皱眉看了一眼前方路面,她戴上特制风镜,起码不至于睁眼瞎。

但街上此刻别说没人能问路了,在第四区这种地方,她初来乍到的,就算有人能问路,要不要贸然向陌生人问路,苏瑶都还得思量思量。

梭车漫无目的地在第四区穿行了几个街区后,天终于亮了。

而且比起初到时空无一人宛如死城一般的街道而言,眼下这片街区上倒没那么死寂。周遭建筑的窗口有零星的灯火,路边稀稀拉拉几个店面半开着门。

尽管看起来都破破烂烂的样子,但起码都是准备开始营业的样子。

在这样的地方,有这么点儿单薄的人间烟火气儿,似乎都多少能让人安心一点。

苏瑶迅速将梭车在一个破败的店门前停了下来,三步并作两步的冲到了店门口。

脏兮兮的柜台上,浮着一层油腻黄黑的污垢。店里一个身形佝偻枯槁的老人,背对着外头,不知道在收拾什么。佝着的脊背,脊骨一节节明显的在衣服上撑出嶙峋的突起。

空气里浮着一股让人作呕的腥臭味。仿佛就连防护面罩都难以完全将这臭味从呼吸里摒出去。

笃!笃!笃!

一声又一声,从老人的手下传来,那是一种......有些闷闷顿顿,又带着些黏腻泥泞的声音。

老人头都没抬一下,枯槁细瘦的手里握着一把和他瘦弱体型不符的沉重的砍骨刀。

听到苏瑶的脚步过来,他手中的动作陡然停住。一把仿若扯锯般干哑的嗓子冷冷道,“熟货还没好,生货一斤30个点。”

老人说完这话,那闷钝的黏腻泥泞的声音又一声声响了起来。那是重刀砍在血水未净的生骨肉上的泥泞声响。

苏瑶看清了柜台玻璃上,被油腻覆盖的贴字写着的具体经营内容。

‘熟肉一斤35点,生肉一斤30点’

如果是天然食材的肉类,别说35点了,就是3500点也买不到一斤。35点这个价钱,比最便宜的营养膏20点一支的价钱都要便宜,因为成年人一天所需的营养膏最低摄取标准是两支,就得40点了。

所以苏瑶瞬间反应过来,这些熟肉和生肉指的都是变异动物的肉。

在第一区和第二区,变异动物的肉是绝对禁止贩卖的。因为摄取变异食材所制的食物,可能会导致个体变异。

猎人的血统基因就是人类经受变异后的产物。这变异就像是一种凶猛的病,很多人会在变异中死去,而如果在变异中存活下来了,基因便会得到某种程度的进化,得到内能,以及体质的强化。

猎人的血统基因最初就是因此而来。但因为也算是九死一生,所以现在的猎人血统多半仰赖于遗传。毕竟谁也不敢保证,自己能从那样凶险的变异过程中活下来。

也是因为变异的风险,所以在第一区和第二区,贩卖变异动物或是变异植物所制的食物,罪名等同谋杀,绝对会被流放。

在末日纪元,城邦内的刑罚里,流放和死刑一样可怕,甚至更可怕,毕竟死刑是一了百了,流放......却是要去恐怖的野外求存!

哪怕在第三区,贩卖变异动植物所制的食物也是罪行,最多就是没有第一区和第二区打击得那么严厉罢了。

苏瑶做梦也想不到,在第四区却是能公然贩卖的?但转念一想,也就多少能理解。

这比营养膏还便宜,肉食又饱腹。就算有变异的风险,饱死总好过饿死。何况,就算真的变异了,兴许能熬过来呢?只要九死一生地从变异里扛过来。

进化出猎人血统,那就等于多了谋生的能力!真的要能通过猎人考核成为了正式猎人,肯定比在第四区这样苟延残喘着要好过。

“买不买?买就吱声,不买滚蛋!别挡我门口!”老人半天没等到苏瑶的动静,粗声粗气凶狠地嚷着,一边用力一刀剁在肉上。

“抱歉,我想请问一下苍蝇酒馆怎么走?”苏瑶问道,声音和表情都是不动声色的平静。

老人剁肉的动作停住,这才看了一眼柜台前站着的苏瑶。她明显和在第四区的人身上常见的那种灰扑扑的邋遢形象不同,她的头发和衣裳都干干净净的。

特制的风镜没有扣在眼睛上,而是往上挪到额头上。露在面罩外未被风镜遮挡的眉眼,不见第四区的居民眉眼里常见的那种浑浊和死气沉沉,而是清澈透亮的。

老人眯眼看着她,他瘦削凹陷的脸颊肤色黄黑,挤出笑容之后就更显得沟壑纵横。咧嘴露出一口焦黄的牙齿。

他嘿嘿笑道,“说话这么礼貌,模样这么干净,一看就是从好地方来的。头回来第四区所以也不清楚这儿的规矩吧?两手空空就想打听?”

苏瑶沉默了两秒,说道,“那给我来两斤生货吧,还请告诉我苍蝇酒馆怎么走。”

“这还差不多。”老人桀桀笑着,手里沉重的砍骨刀利索的挥舞着,麻溜剁下两块血淋淋的生肉,随便包了包就抛给苏瑶。

苏瑶单手接了,拿出那张不记名的芯卡。

老人划走了她芯卡里70个点,除去两斤生货60点的价钱,另外那10点估计就是什么问路费了。

“头一回来第四区你倒还算警惕,知道用不记名的芯卡......”老人说着看了一眼她手中芯卡,旋即瞳孔一缩,捕捉到了芯卡一角那个非常不明显的标记。

那个标记!

他抬眸又打量了一眼苏瑶。

这个女孩儿,究竟是什么人物?

“老人家?”苏瑶见他忽然就直了眼呆愣愣的样子,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还请告诉我苍蝇酒馆怎么走。”

老人轻咳一声,皱眉不耐地挥了挥手,“什么老人家!老子才四十岁!”

苏瑶无言地看着眼前这沟壑纵横鬓发灰白,身形枯槁佝偻,外貌看起来年龄少说已经六张多的人,才四十?

第四区果然是个残酷的地域啊。苏瑶心想。

老人对她这眼神很不满,骂骂咧咧道,“你这是什么眼神?你这种好地方养尊处优长大的小孩儿,哪里会明白第四区的恶劣残酷?”

老人恶狠狠地瞪着她,语气不大客气,但还是给她指了路,“哼!你听好了。穿过这片街区后往东去再一个街区,那边会比这边要热闹些,在那儿你就能看到一座高楼,在这连流光塔都瞧不见的第四区,那座高楼算是挺打眼的了。苍蝇酒馆就在那座高楼里。”

“多谢!”苏瑶诚恳道谢,丝毫不因老人的恶声恶气有什么反感情绪。

老人眼睛瞥着她,也不知是对苏瑶这谦和礼貌的态度受用,还是因为先前在她的芯卡上惊鸿一瞥到那个不明显的标记。

他眼珠子转了转,轻咳一声提醒道,“你胆子也是蛮大的,居然公然把梭车停在路边?也就眼下时间还早,不然只一泡尿的时间,你的梭车可就不见踪影了。”

“这样啊......”苏瑶笑了笑,“难怪街角有几个人鬼鬼祟祟的,原来如此。多谢告知了!”

苏瑶脚步轻快一溜小跑,钻进路边的梭车里。这时,街角几个黑影也迅速朝着这边窜过来,还是没来得及如他们所愿地从这别区来的肥羊身上捞点什么。

看着已经驶去的梭车,几人忿忿地咒骂了起来。

在第四区不乏这样的杂碎,偷抢摸扒不干正事儿,在某条街道上三五成群,就自诩一方街霸,在被收拾之前,总觉得自己就是最牛逼的那颗闪亮的星,走路都带风。

“喂!卖肉的,是不是你和那肥羊说了什么点醒她了?不然她怎么跑这么快?”一个毛头杂碎无处泄愤,重重在地上踢了一下,溅起小片尘土。

卖肉的老头枯槁皱巴的样子,看起来像是很好欺的样子,但这些杂碎却只敢站在路边远远吼上两句,甚至都不敢靠近店门。

为首的杂碎说道,“走,看这方向,她可能是去塔楼的,跟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