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逆转孤儿少女刚被领入豪门 连载中

人生逆转孤儿少女刚被领入豪门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公子衍 主角:薛夕向淮

薛夕向淮免费阅读_薛夕向淮小说

《人生逆转孤儿少女刚被领入豪门》小说介绍

主角叫薛夕向淮的小说叫做《人生逆转孤儿少女刚被领入豪门》,它的作者是公子衍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爽文+宠文,1v1,女强男强!】初相见,薛夕被迫对这个充满危险的男人一见钟情,不谈恋爱会死的她只能主动出击:“我有钱,也很能打。”“做我男朋友,我罩着你。”于是,大家慢慢的都知道,薛家的学神大小姐养了一个吃软饭的小白脸,但她护短的厉害,直到某天——薛夕将他护在身后,对面前几个疑似小混混的人凉凉道:“我男朋友胆小,你们有什么冲我来。”小混混们啧啧发抖的看着被保护的某大佬,传说中的黑阎王,原来喜欢这个调调?...

《人生逆转孤儿少女刚被领入豪门》小说试读

一路上,薛夕都在思考着今天发生的诡异事情。

她葱白的手指轻轻捂住胸口,一向没什么表情的眼神透出几分迷茫,下午在学校时,她的身体没有任何异常。

可上午那一场疼痛,现在想来还触目惊心。

不谈恋爱会死……到底为什么会这样?

直到回到家里,她也没理出什么头绪,她心不在焉正打算往楼上走时,身后传来薛瑶惊喜的声音:“范伯父,范伯母!”

薛夕脚步微顿,这才发现家里来了客人。

老夫人面带笑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叶俪却失魂落魄的坐在她旁边,此刻眼圈通红,明显刚刚哭过。

三人对面则坐着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女人先对薛瑶笑了笑,视线落在薛夕身上,将她上下扫了一遍后轻微的撇了撇嘴,语气带着轻浮:“这就是夕夕吧?长的倒是标致……”

薛夕顿了顿,还未开口,老夫人“哼”了一声:“对,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没什么家教,连喊人也不会,木呆呆的,哪里像我们家瑶瑶,从小就机灵懂事,勤奋好学。”

“…………”

薛夕果断闭上了嘴巴。

薛瑶却露出甜美的笑,小跑着坐在老夫人身边,撒娇的挽住她的胳膊,亲昵又讨好的询问:“伯父,伯母,你们怎么来了?”

两人顿时露出尴尬的神色,没说话。

倒是老夫人不甚在意的开口:“来讨论两家的婚约!你马上也快过18岁生日了,等过了生日,就给你和范家小子……”

“妈!”话语忽然被叶俪打断,“这婚约是夕夕的,你不能这样!”

老夫人耷拉着眼皮,语气很严肃:“范家和我们是至交,当年定了婚约,也是为了两家能同心协力,关系更进一步。你如果非要让薛夕嫁过去,这不是害了范家吗?那就不是结亲,是结仇了!”

叶俪猛地站起来,委屈的喊道:“夕夕嫁过去,怎么就是结仇了?”

她觉得很难过,辛苦找回来的女儿,竟然被人这么嫌弃。

老夫人却一点也不觉得自己过分,“既然你这么问,那我就把话说清楚。范瀚有多优秀,我们都知道,从小到大,方方面面都是第一,这孩子未来可期。而薛夕呢?她一个呆子怎么配得上范瀚?他们有共同语言吗?”

“范瀚跟她讨论学术上的问题,她回答的上来吗?范瀚去参加宴会,她会跳舞吗?她会弹钢琴吗?她什么都不会!两个人在一起,说出去就是个笑话!”

“可我们瑶瑶却一直都很优秀,她跟范瀚在一起,这才叫郎才女貌、金童玉女。”

叶俪被堵的说不出话来,她嘴巴张了张,还想说什么,老夫人却没给她开口的机会,反而看向薛夕:“薛夕,你怎么想的?”

这话一出,客厅里的几人都看向了她。

面对这或打量、或嘚瑟、或担忧的眼神,薛夕拧了拧眉。

虽然才回来一天,可她已经搞清楚了这个家的状况。

偏心的奶奶,软弱却真心待她的妈妈,还有那个充满恶意的堂妹,范家这两个明显看不起她的长辈……有点烦人啊。

至于那个范瀚——今天上课时,她有注意到这么一个人,哪有这群人说的这么优秀,至少不说其余,就单论长相,比起那店铺里的男人,都差远了。

薛夕漂亮的大眼睛里闪过一丝不耐,她慢慢说道:“就这样吧。”

说完,她淡漠的收回视线,往楼上走去,只留下一客厅的人面面相觑。

这姿态,怎么好像她并不怎么稀罕范瀚似得?

范夫人皱起眉头,心底略有些不悦。

半响,老夫人笑了:“既然薛夕有自知之明,那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我们来讨论下孩子们订婚的事儿吧。”

气氛徒然放松。

这种情况,薛瑶不适合呆在现场,她站起来:“那你们聊,今天堂姐可能考的不太好,才半个小时就交了卷子,我去看看她需不需要帮忙。”

羞涩的跑上楼前,她也没忘记给薛夕告个状。

叶俪绷住下巴,她看向范母,果然见对方眼神里闪过不屑,她急忙苍白的解释道:“孤儿院里只有九年义务教育,高中课程夕夕没学过,不会也正常,我正想着给夕夕找个家教……”

老夫人嗤笑一下打断了她的话:“请家教有用吗?我看也是浪费钱,还不如多给瑶瑶买件衣服……我们薛家的孩子都很聪明,这孩子这么呆,有你们家的基因,指不定将来也是个神经病!”

叶俪顿时羞红了脸。

她攥紧了手指,眼神里闪过一抹恼怒。

叶家……父亲原本是个大学教授,可前几年突然得了精神病,从那以后,本就不喜欢她的老夫人没少对她冷嘲热讽。

现在又咒她的女儿……

叶俪噌的站起来,“妈,你怎么说我也没事,但您不能这么说夕夕!”

“啪!”

老夫人年纪虽大,但速度一点也不慢,她狠狠一巴掌打在叶俪脸上,打断了她的话:“反了你了!当着客人的面竟然敢跟我顶嘴!现在我们要讨论瑶瑶的婚事,没你什么事,给我滚上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叶俪脸颊**辣的,不可置信的看着老夫人。

半响,她捂着脸跑上了楼。

-

薛夕住的房间虽然不如叶俪装修的那间精致漂亮,却也足够宽敞明亮。

她将书包随意扔到书桌上,旋即躺在床上,两只手背在脑后,盯着浅紫色随风飘动的纱帘发呆。

或许是在孤儿院长大的原因,她从小就没什么野心。

唯一的喜好,就是学习。

她对知识有一种近乎病态的渴望。可平时能接触到的东西都太浅了,高深的内容只有高等学府才会有。

所以,她的目标是考上最好的大学。

只不过,还要等一年。

思索间,楼下传来了躁动。

想到叶俪还在楼下,薛夕起身,打开房门,刚好对上刚上楼的她。

叶俪脚步顿住,下意识侧过脸,不想让女儿看到自己这副模样,可从薛夕身边经过时,却被她扣住手腕,薛夕的眼神很犀利,声音很冷:“你,脸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