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若你能懂 已完结

情深若你能懂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云珠 主角:蓝幼薇沈清池

《情深若你能懂》蓝幼薇沈清池精彩试读

《情深若你能懂》小说介绍

蓝幼薇沈清池为主角的小说名字叫《情深若你能懂》,这是一部非常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值得推荐观看。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清池,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今晚可不可以陪我吃一顿烛光晚餐?”“几天不见,清池你又变帅了!”...

《情深若你能懂》小说试读

“表姐”跑过来将蓝幼薇阻住,把遮着下巴的围巾往下拉些,吁吁的喘着气,说:“我刚从美国回来,想给你个惊喜,没想到你离开沈家了,薇薇,你的脸怎么了?”

蓝幼薇慌忙抬手捂住脸颊,之前的烫伤疤痕犹在,涂再多的遮瑕膏也难免被人看出瑕疵。

“你快说呀,诚心急死我是不是!”表姐催促道。

蓝幼薇看向面前的女人,阔别多年的表姐,在她嫁进沈家之前,就数表姐最照顾她。

后来大姨和姨夫离婚,表姐张纹就陪男朋友去了美国。

这么多年不见,她还是老样子,皮肤雪白,身材丰美,特别的清新脱俗。

如果沈清池没有跟来,蓝幼薇或许会跟她坦白自己的处境,可眼下,她只想逃的越远越好。

“没什么,不小心摔的。”蓝幼薇绕过她欲走。

忽然撞进一个人的怀里,蓝幼薇摸着额头抬首,沈清池正注视着她。

“为什么不告诉我?”沈清池转过脸,深吸了口气,眼中流露出类似忧伤的情绪。

蓝幼薇不自觉的往后退几步,麻木的咯咯而笑:“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回去再说吧。”沈清池理直气壮的拉起她的手就走,淡漠的语声夹杂着一丝怨愤。

虽然以前沈清池也经常用怨愤的口吻跟她说话,她却敏锐的感觉到这次和以往不同,因为其中仿佛包含了几分沉重。

蓝幼薇用力甩开他的手,边退边说:“清池,别忘了,我们已经离婚了,无论我现在跟多少男人交往,你都没资格过问。”

沈清池身形微顿,张纹已惊呼出口:“你们……你们离婚了?”

蓝幼薇惨然一笑:“没错,我们的关系,一开始就不和,我自作多情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清醒了。表姐,你应该恭喜我才是。”

张纹何尝不清楚他们的夫妻关系?他们刚结婚的时候,她就听说沈清池和一个叫甄佳音的女人藕断丝连,只是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他们之间的裂痕竟已然发展成无法逾越的沟壑。

张纹干咳几声,见这俩人僵持不动,尴尬的笑笑,小声对蓝幼薇说:“既然如此,我就不多管闲事了,你现在住哪儿?我这次回国谈生意要耽搁几天,在你那儿借个宿。”

“我带你去吧。”蓝幼薇微微一笑。

“你们……”张纹本不想当他们之间的电灯泡,蓝幼薇却要和自己一块走,不由得一阵干笑。

“站住!”她们走出没几步,只听沈清池一声厉吼。

蓝幼薇停下步子,睫毛上的雪花融成水,掠过瞳仁从脸颊划过,留下几道水痕,她的脸更添苍白,沉声说:“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了吧?”

沈清池立刻响应:“我只问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嗓音清冷坚硬,似牙关紧咬,说的格外吃力。

蓝幼薇吃吃的笑起来,单薄的身子在雪地里摇摇欲坠似的,略显诧异的反问:“装?你指的是,我刚刚在大街上找男朋友?是啊,得多贱的女人才会如此饥不择食!从前却一直在你面前装的小白兔般纯洁,呵,可惜我演技不好,早已被你识破我实是个下流女人,你事到如今你又何必明知故问?”说完,扯着张纹快步离开。

雪,不停下,街上的行人渐少,沈清池伫立在雪地中久久不动。

雪染白了他的黑发,他宽阔的肩,他冰冷的手掌缓缓摊开,仿佛被冰雪凝结的瞳仁视线机械移动,落在手心那瓶抗癌药上。

第十章客气什么

一进门,蓝幼薇就肠胃翻涌,干呕不停。

张纹被吓了一跳,手忙脚乱的轻拍她的背,一脸急色:“薇薇,你这种情况多久了,有没有看医生?”

蓝幼薇本就没吃东西,这一阵肠胃抽搐,加上胸部针扎似的疼,将她折磨的冷汗淋漓,虚脱的坐在浴缸边缘,苍凉轻笑:“看了,胃不好,没关系的。”

“药放哪里了,我去给你拿。”

“不用,待会儿我自己来。”

“薇薇,我们可是好姐妹,跟我客气什么?”

蓝幼薇敷衍的笑笑,吞咽一下干的裂开似的喉,暗自悲苦:表姐好容易回来一趟,我可不能让她知道我患癌,左右不过小半年的时间,慢慢挨过也就是了,越少人知道越好。

张纹还想说什么,一通电话将她叫了去,听上去是男朋友打来的,浓情蜜意不可言喻。

蓝幼薇回房吃了药,靠在床头休息一会儿,身体缓和许多。

张纹蹑手蹑脚扣了扣门,蓝幼薇打起精神招呼她进来。

张纹面带红晕,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蓝幼薇挑起眉尖问:“姐夫打来的?”

“当然咯,不过可不是你以前见过的那个,现在这个比以前那些好太多了。”张纹激动的娇声怪笑。

“那些?”蓝幼薇不解。

“不瞒你说,这四年里,我换了五个男朋友了,有的是对方提出分手,有的是我心生厌恶,甩了他们!”张纹心花怒放的搬出自己的恋爱史。

蓝幼薇呆呆的问:“你不会想他们吗?”

张纹无所谓的说:“才不想呢,不要我的,说明我瞎了眼看错了人,他主动提出分手我该庆幸了,否则一辈子交代在那种不拿真心对你的人身上多冤枉啊。”

“我主动提分手的呢,说明我已厌倦对方,跟那种人在一起多一秒都是折磨,不如新欢来的好。”

“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我对男人的感情总不会持续太久,少则几个月,多则半年,我就腻味了和同一个男人在一起生活。”

“在你们看来,经常分手的女人是不是很可怜?你们却不知道我过的多快活,在有限的生命里,和最能让你产生安全感的人在一起,多幸福!尽管那种安全感转瞬即逝,也比一直陪在同一个人身边的无奈感强。好吧我承认,也许我这辈子都没办法跟男人结婚,但我不后悔,我只要自己开心就足够。”

蓝幼薇怔怔的听着这个女人荒谬的言论,喃喃道:“为什么我这一生……都在沈清池一个人身上……”

“嗯?你说什么?薇薇,其实离婚没什么大不了的的,不爱了,两个人在一起没感觉了,或者婚姻中出现了第三者,离婚都是必须滴。”张纹认真打量着她,笑道,“不过薇薇啊,你比我更狂放,刚才在街上乍一看见你,把我都吓呆了,我说你怎么敢明目张胆的招纳男朋友,原来事先和沈清池离婚了。”

“当时我还特意观察沈清池的反应,他的脸色忽白忽暗,可真精彩,本来还怕他跟你发脾气,你倒怼的他哑口无言,这倒是四年前的你所不具备的本事。”

西北风夹着雪花在暗青色的天空翻涌,夜幕悄然降临。

张纹施展厨艺准备了丰盛的晚餐,壁炉的灶膛里燃起红白交织的火焰,烤的整间屋子暖烘烘的。

蓝幼薇坐下刚吃了没几口,张纹筷子一顿,侧耳道:“好像有人在叫你。”

窗外北风呼呼,漫天白雪凌空旋舞,蓝幼薇含笑摇头:“哪有,你听错了。”

张纹嗤嗤一笑,打趣道:“谁说我听错了,我听见你男朋友叫你呢!”

蓝幼薇夹起米饭往嘴里送的姿势停住,含蓄的看着张纹:“表姐,你给我找个男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