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缘浅,念念不忘 已完结

情深缘浅,念念不忘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安芯 主角:安静韩少泽

安静韩少泽静待花开_情深缘浅,念念不忘安静韩少泽小说全文阅读

《情深缘浅,念念不忘》小说介绍

安芯是《情深缘浅,念念不忘》这本书的作者,这是一本大家都在搜索的现代言情小说,主角是安静韩少泽,《情深缘浅,念念不忘》小说精彩章节阅读:“安静,我们离婚,你给我滚出韩家!”他不爱她,她却意外成了韩太太,在她走了之后,他却崩溃了……...

《情深缘浅,念念不忘》小说试读

背磕在了桌角,生疼生疼,她皱紧眉头,不明韩少泽话中的意思。

“少泽,我——”

话还未落下,韩少泽一个抬手,狠狠剜了她一个耳光,“昨天,你又去了医院,你对妈做了什么?”

妈?

安静脑袋晕眩,她望着韩少泽那猩红的双眼,心口一阵窒息,颤着唇,道:“你,你是说妈她,她怎么了?”

“装?安静你还真会装,妈平日里对你不好吗?你为什么要害她?”韩少泽再是一个用力,狠狠把她压在桌子上。

桌角似乎要陷入安静的肉里,那生疼生疼,让安静窒息,双眼模糊,颤着唇道:“妈,她怎么了?”

“呵!装?她去世了你难道会不知道?”

那飘来的一句话,让安静窒息,她似乎忘记身后的疼痛感,她摇着头,豆粒大的泪水滚落而下,“不,不可能的,妈不是很健康吗?医生不是说好好调养还是可以……”

泪珠滚落在韩少泽的手上,那灼热的感觉让韩少泽一个甩手,把她扔在了一旁。

身子撞在了地板上,五脏六腑似乎都要被撞出来,安静捂着自己的小腹,好在这一下,对孩子没有什么影响。

“安静,昨天你给妈吃了什么?嗯?”韩少泽居高临下望着她,眸如寒光,狠狠打向地上的人。

昨天,不过是一碗普通的汤而已。

韩少泽是在怀疑她在汤内动了手脚吗?昨天,只有她去送了林琳那碗汤,其余的饭菜全是医院提供的。

于是,她自然成为了怀疑的对象。

“不,少泽我没有,妈她——”安静紧抓着他的裤脚,双眼噙满泪水,呜咽道。

韩少泽自是不信,蹲下身子,钳住了她的下颚,冷冷道:“没有?安静你觉得我会信你的只言片语吗?”

安静感受下颚的骨头要被捏碎,她忍着剧痛,预开口,却听着房间门口轻飘飘传来一句话:“少泽,安静不会那样做的,我信她,毕竟证据不足。”

听到那心尖上的人开口,韩少泽立马松开了安静的下颚,转而去了门口,轻扶住了苏海琼的身子,坐在了一旁凳子上。

“琼儿,你待在这儿,我会处理的,乖。”韩少泽依旧那般轻柔的语气,收敛了身上所有的戾气。

苏海琼紧抓着他的身子,轻摇头:“昨天的确是安静去了医院,但是林伯母一直对她很好,我信她绝不会忘恩负义的。”

“不是所有人都像琼儿这么善良的。”韩少泽狠狠剜了安静一眼,对苏海琼却轻声细语,脸上尽是关切。

这,是安静永远享受不来的。

即便结婚以来她一直低声下气、卑微的对韩少泽,可是韩少泽哪怕连一个好脸,都不会施舍给她。

安静的心,此刻空荡荡的。

后背的剧痛依旧身体上其他的难受感袭来,却远远不及心口的那一股窒息感,让她捂着胸口,久久无法平静。

苏海琼柔柔的目光看向了安静,眸中散发着一丝的同情,“可是,我觉得她不会,林伯母对她这么的好。”

这话一出,她却看着韩少泽脸色越发的阴沉,眸中闪过一丝异光。

“妈对她这么好,她却做出这样的事情,安静,你的心可是黑的?”一个起身,韩少泽转而阴狠的眸子看着安静。

林琳对安静的好,是众所周知的,可安静却在汤内动手脚。

“不,我没有,我没有……”安静无力的看着他,虽明知道韩少泽不会信她,可还是乞求他会听一句。

哪怕,只有一两句。

韩少泽冷笑一声,一个抬脚,正准备朝安静一脚踹去,一个人突然冲了过来,猛地推开了他的身子。

“韩少泽,你疯了?!”李瑞林怒吼一声。

突然过来的李瑞林,让在场的三个人愣住了。

“这是家事,李瑞林你来掺和什么?你放心,我会离婚,很快你们二人就能在一起了,不过我提醒你,这**,不过是个杀人犯。”韩少泽冷瞥了安静一眼,嗤笑一声。

杀人犯?

李瑞林还未知道林琳的事情,扶起了地上的安静,轻柔着声:“你怎么样?”

“我,我——”安静轻咳了一声,脸色苍白,她一只手轻抚着小腹,轻咬着唇瓣,疼痛让她一句话都说不出。

“我送你去医院。”李瑞林一把抱起了她的身子,预备朝着外面走去。

下一秒,却被韩少泽给拦住了,他冷冷道:“放下她。”

“韩少泽,她是你老婆,你没看到她都成这个样子了?”李瑞林实在想不透,为什么安静会喜欢这样一个男人。

对她这么狠,还死心塌地,值得吗?

“马上不是了,放下她,我们还有家事要解决。”韩少泽死死堵住了他的去路,看着李瑞林怀中的人没有丝毫的怜悯之心。

厌恶、嫌弃与鄙夷爬满了韩少泽整个脸庞。

“都已经结婚了,还勾三搭四,安静你还真有一手,把男人迷惑得神魂颠倒,本事还真是非一般的大。”

韩少泽字字珠心,宛如一把把冷箭插入了安静的心口。

“她有了你的孩子。”李瑞林突然开口,等他发觉的时候,才想起自己答应了安静。

这一句,让安静脸色煞白,她紧抓着李瑞林的衣服,“不,不要说,我没有,我没有孩子。”

一旁坐在那儿的苏海琼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

李瑞林继续道:“我忍不下去了,韩少泽,她怀了你的孩子,你还这般对她吗?”

可韩少泽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只能淡淡传来一句:“去医院。”

“韩少泽,我劝你好好对安静,她那么爱你,从未有过对不起你的事情。”说罢,李瑞林长腿一迈,离开了。

车上,安静身子蜷缩着,她捂着自己的小腹,身子颤抖,“你,不应该说的。”

“静静你放心,孩子我也会帮你护着,绝不会让韩少泽伤害你分毫!”李瑞林手紧抓着方向盘,眉头紧皱。

安静低垂着眼眸,她苦笑一声,不语。

只是,妈,怎么会去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