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一怒 连载中

战神一怒

分类:都市生活 作者:唱曲的石头 主角:秦川秦思

《战神一怒》无错版 秦川秦思小说无广告

《战神一怒》小说介绍

甜宠新书《战神一怒》是唱曲的石头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秦川秦思,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十年戎马,他战功累累,封王称神。但,锦衣归来之时,他却发现,昔日贵为豪门的家族,已经落魄到任人欺凌的地步。战神一怒,天地变色。只要有我在,我秦家,就是举世第一豪门!...

《战神一怒》小说试读

第10章

翌日。

时至正午,秦川如约来到了云晔小区。

早些年张秀梅一家从秦家这里得到的帮助不在少数,本来只是小打小闹的生意也发展到了上千万的规模。

只是,他们一家人似乎从来都不知道感恩二字如何写。

位于云晔小区的内区复式阁楼一楼,张秀梅一家人都在,包括秦川那个表妹何雅琪。

客厅当中,茶几上摆放着一个果盘,何强两夫妇坐在一起,而何雅琪就在侧面的沙发上躺着玩着手机,典型的低头一族。

因为昨天徐成对秦川的态度,何强和张秀梅两人都拿不准到底怎么回事,对秦川的态度今天也好得不像话。

这不,从秦川一进来两人就开始嘘寒问暖,不知道的还以为秦川是他们亲儿子呢。

“小川,吃点水果啊,别干坐着啊!”

“对,到了咱们家,就当是自己家,千万不要和我们客气。”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浑然没了昨天在金湖山庄那里的样子,完全就是两个不同极端上的人。

从始至终,秦川一直都保持着淡定的神色,他心中很明亮,才不会因为两人态度的突然转变就对两人有所好看法。

有句话说得好,狗改不了CS,有些人这一辈子注定了是什么人,那就没办法改变的。

虽然用这样的话来形容自己亲戚有一些不道德,但自从两人将算计打到了他小妹身上的时候,他就没将眼前几人当成了自己的亲戚。

“对了,小川,昨天金湖山庄徐总那边是怎么回事啊,看徐总对你的态度好像挺不一般啊!”

闲谈了好一些时间,张秀梅迟疑了一下问出了一直压在心中的问题。

张秀梅一问,何强也在边上用‘关切’的眼神看着秦川。

不仅两人如此,侧面沙发上的何雅琪也将手机放到了一边,眼角的余光一直都关注着这一头情况,明显也是很好奇的样子。

秦川闻言,心中好笑,脸上表情无任何改变,语气很是平淡:“有过一面之缘,当时他遇到了危险,碰巧救过他一命。”

“你救过徐总?”

张秀梅惊诧,追问道:“那昨天徐总是为了回报你的救命之恩?”

秦川点头道:“不错!”

顿时,弄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张秀梅脸上的表情有了一定转变,何强同样如此,何雅琪也是一脸失望。

昨天的事情她从自己父母那里听说了,当时她还不相信秦川居然可以让金湖山庄的徐总那般给面子。

现在看来,秦川的脸果真没有那么大,只是运气好碰巧救过徐总一次。

“那昨天你说收购金湖山庄的事情也是玩笑话了?”何强又问。

秦川没有回答了,他并不是那种喜欢在这种事情上给他人证明的人。

要知道,他可是一域王主,麾下百万兵马镇压北域,压得域外蛮族不敢来犯,回归都市之后若是在这等事情上都给人证明,也太丢他的身价了。

看到秦川不言语,何强和张秀梅两人很隐晦的对视一眼,纷纷放心下来。

要是秦川直接承认,两人还真不好判断事情真假,他们也没那个能力去找徐成求证。

这下好了,秦川避开这个问题不会打,两人都心领神会了。

明摆着的事情,事情肯定是假的。

在两人眼中,秦川避开不回答肯定是害怕丢了面子。

“对了,小琪,你不是要出去么,秦川肯定还有很多事情要忙,你回头出去的时候顺道送他出小区吧!”

何秀梅开口了,对秦川的称呼一下就变了。

刚刚,担心秦川有大身份,一口一个小川简直不要太亲切。

现在,确定秦川没什么身份背景,称呼立马就变成了名字。

秦川笑而不语,也懒得在这种事情上计较,对张秀梅一家人也是刷新了一波认知,邀请他来做客,结果连顿午饭都不挽留一下。

当然,他也不是在意这么一顿饭,只要他放出话要让人请客,那些真正的大佬谁不是趋之若鹜。

何雅琪不知道在和谁聊着天,正是很开心,突然让自己母亲这样一安排,眉头立马就皱了起来。

“他又不是没脚,不知道自己走啊!”

何雅琪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就出个小区,犯得着让我送么,再说等会儿我要出去也是和朋友们一起,要是让他跟着我,岂不是让我在朋友面前丢面子啊!”

秦川也没心思继续在这里看何秀梅一家人演戏,起身理了理皱着的衣服,淡笑道:“说的不错,我有手有脚,也无须送,免得落了你们的面子。而且,有人会来接我,我就先告辞了。”

留下这话,秦川起身朝着屋外走去。

何秀梅一家人同时冷笑,一家三口对秦川最后那句话嗤笑不已。

呵呵,真以为自己很有面子是吧,还有专人接送,以为自己是大人物出行了么。

在父母的眼神示意之下,何雅琪也是会意跟在了秦川后面。

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一直在何强夫妇的熏陶下,何雅琪也是很瞧不起人,特别是秦川只是秦家养子,而秦家又彻底没落了。

以前,她很喜欢跟在秦川后面,一口一个表哥真的不要太亲切。

现在如果还有人说她和秦川有关系,她保准给人一副脸色甩过去。

秦川对何雅琪跟在自己后面出来也没任何意义,他当然知道对方是想要来看他笑话,殊不知她自己才是真正的笑话。

云晔小区外面,悬挂在空中的太阳不如夏日那般刺目,给人一种很温和的感觉。

秦川驻足在门卫室之外,目光眺望着远房。

何雅琪没多少耐心,过了几分钟没看到个结果,顿时不满道:“秦川,你不是说有专车来接你么,你该不是吹牛的吧!”

秦川没有解释,目不斜视,与何雅琪这种目光短浅之人,他不想有太多废话,有点浪费生命。

见秦川不理睬自己,何雅琪肺都快气炸了,什么人啊这是,给你点颜色还想开染房了不成,还敢不理我,太目中无人了吧!

哼了一声,何雅琪很不乐意道:“如果是吹牛,就别硬撑了,反正你们秦家丢人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秦诚为就够丢人了,捡个养子也是这么丢人,真是瞎了我的眼。”

秦川转过了头,冷厉的目光落在何雅琪身上。

只那么一眼,何雅琪身子猛地一僵。

这,这眼神怎么这么恐怖。

冰冷,彻骨!

如此眼神,何雅琪从未见过。

处在这种目光之下,她感觉自己就像是让一头猛兽盯上了,随时都可能暴毙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