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蜀山 连载中

流浪蜀山

分类:穿越重生 作者:莽瓜 主角:马湘燕儿

主角马湘燕儿的小说名字 《流浪蜀山》无广告阅读

《流浪蜀山》小说介绍

流浪蜀山》小说的主角是马湘燕儿,这本小说是作者莽瓜的最新热门佳作,小说的剧情节奏感很强,情节与文笔俱佳,小说精彩段落阅读:灵魂逆旅,穿越梦幻。历经生死,流浪蜀山。返回家乡,参透机关。马湘后来对门下说,天下修士共分为两种,一种是成就仙佛的,一种只能称之为其他修士。...

《流浪蜀山》小说试读

醉道人闻言,就问缘由,为何餐霞大师的女弟子与矮叟朱梅前辈同名同姓。然后,髯道人哈哈大笑道:“醉道友,你在本门中可算是一个道行深厚,见闻最广大的人,怎么你连那朱梅前辈同餐霞大师女弟子朱梅同名同姓这一段前因后果,都不知道呢?”醉道人便问究竟,各位剑侠也都想听髯仙说出经过。髯仙李元化看了一眼追云叟,看到追云叟不置可否,便道:“起初我也不知道,前数月我奉追云叟前辈之命,去请餐霞······原来大师的女弟子朱梅与朱老前辈关系甚深,她已坠劫三次······”

话未说完,大家正要听髯仙说将下去,忽然一阵微风过处,矮叟朱梅业已站在众人面前,指着髯仙说道:“李胡子,你也太不长进,专门背后谈人阴私,你自顾说得起劲,你可知道现在已是到了千钧一发的危机时候了么?”

众人闻言大惊,连忙让座,请问究竟。朱梅对着追云叟道:“你还听任他们讲我的隐私,你可知道现在已是危机四布了。”

追云叟也不和他论说,只是追问究竟。

朱梅道:“岷山万松岭镜道人的门徒邱林,已然身死。慈云寺现在群凶聚集······”

众剑侠闻言悲愤不已,俱言要报仇血恨。特别是周云从,听言不禁为之哭泣。

原来,醉道人与张老四父子护送周云从打邱林豆腐店中走后,周轻云夜闹慈云寺,虽没有讨得什么好,也将慈云寺诸丑,搞了个灰头土脸。法元与智通就更加焦急邀约高手前来助阵。法元,智通写了书信,派门下前往邀约各路好手。之后一天,法元邀约的人,毒龙尊者先到。然后第二天,智通所约的人,武夷山飞雷洞七手夜叉龙飞,还有龙飞的弟子小灵猴柳宗潜,崂山铁掌仙祝鹗,江苏太湖洞庭山霹雳手尉迟元,沧州草上飞林成祖,云南大竹子山披发狻猊狄银儿,四川云母山女昆仑石玉珠,广西钵盂峰报恩寺莽头陀,同日到来。又隔了一天,又来了法元传书的四位剑仙,第一位是有根禅师,第二位是诸葛英,第三位是颠道人,第四位是沧浪羽士随心一,皆是武当有名的剑仙。慈云寺好生款待。不提。

这一天,众人集会,法元提议毒龙尊者为首领,毒龙尊者推辞说,还是以晓月禅师为首领,现在暂时由法元你主持一切具体事务。法元见此,也就当仁不让,不再谦辞了。

法元道:“今天和诸位前辈和同道,在这里集会,主要就是一个目的,反对峨眉派的嚣张跋扈。在座的,有很多道友与峨眉派有仇,他们肆意残杀我们的同道好友。为什么他们如此凶顽,又能屡次得手呢?就是因为我们对敌时不团结,势单力孤,寡不敌众。而他们却以多欺少,抱团袭杀。大家有知道的有不知道的,当初我派的太乙混元祖师,在黄山约峨眉派斗剑,峨眉派眼看失败,但是恬不知耻,竟然事先请来了东海三仙一旁埋伏,他们凭空干涉,调解不公,偏袒峨眉,东海三仙又以多欺少,围打太乙混元祖师,害得他身受重伤而亡。这个惨痛的教训,不值得我等深思么?这次峨眉派,又是想借着各派收徒的机会,设法开衅,想把火挑起来,照上次峨眉斗剑一样,打算把我等一齐囫囵地消灭。而我们难道就吓得手软脚软,伸颈就戮吗?”法元说到后面,声泪俱下,最后一句厉喝,让众人群情激愤,恨不得现在就杀上门去。同样的话,不同的说法,效果也不同。

法元接着对峨眉诸位剑仙,大骂特骂。忽然,被一道声音打断,“胡说八道!”

毒龙尊者大喝一声,御起剑光,就消失在天际。

顿时,众人惊异不已,都在议论猜测是峨眉派哪一位高手。

法元摆了摆手,道:“诸位,诸位,诸位看到没有,如今情况不同了,只要我们团结一致,峨眉派那些土鸡瓦狗之辈,只能闻风鼠窜尔!”众人拍掌高呼,欣喜不已。

法元又接着说道:“这次我知道追云叟这个老贼决不会善罢甘休,与其让他们上门找来,不如我们准备齐全之后,主动出击,先去找他报仇。他们的巢穴虽多,成都聚会之所只碧筠庵一处,我早已知晓。如今我决意,先派人去碧筠庵与他们约定地方和日期,比试高低!那么,择日不如撞日,现在就派人下战书!诸位道友,谁愿前往做这个使者呢?”

“我愿往!”

“我也愿前往!”

众人一看,原来是披发狻猊狄银儿,以及小灵猴柳宗潜。法元点头道:“狄道友和柳师侄,愿意前往,真是再好不过了。二位可一同前往,如何?”

二人无不同意,于是法元告诉他二人,去往碧筠庵的路径,让他们告诉峨眉派比试的地方和日期。二人出了慈云寺。

法元又讲了一些激励士气的话,看天时过午,就让智通准备宴席,上好酒好菜,款待众人。

狄银儿和柳宗潜,出了庙门,经过邱林的豆腐店,觉得腹中有些饿了,就进去吃了两碗豆花,先垫一下肚子,等到送完口信,再去吃酒。

二人来到店内,邱林一惊,以为事败,心下一惊,就待预备先行下手。闻言是来吃豆花的,方才放心。

狄银儿边吃豆花,边对柳宗潜道:“吃快点吧,吃完好办事儿,现在我们主动出击,那峨眉派肯定大吃一惊!”

二人哈哈大笑,以为胜利在望,却忘了自己只是送信而已。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邱林闻言一惊,以为慈云寺有什么阴谋。本想去碧筠庵报信。但转念一想,就打算先行跟踪了解情况。二人几口吃完豆花,嘴里说着,“记在慈云寺账上!”人就往外走。邱林躬身答应。然后,换将一身衣服,带好兵器,就追了上去。

狄银儿道:“方才那店家,神色不定,贼眉鼠眼,不是好人!我们也不用剑光赶路,只是慢慢走,看他是否跟来!”于是二人慢慢走路。

不一会儿,果不其然,二人发现了邱林跟踪,但是只当作不知,等到他越跟越近,离着不远。才撞破他的形蔵。

“你为何跟着我二人?你到底又是何人?姓甚名谁?是否是峨眉门下?”狄银儿大声道。

邱林哈哈大笑道:“你家大爷正是峨眉门下的神眼邱林!你这人说话怎么颠三倒四的,这大路朝天,各走各的,我走我的路,怎么说我跟着你?”

柳宗潜喝道:“你不好好在店里卖豆花,为何在这里?”

邱林道:“你不说我还忘了!我是来讨豆花钱的,你们吃霸王餐,吃完豆花还没付钱呢?”

狄银儿瞪眼,厉声道:“不知所谓!我看你不是来讨债的,是来讨死的!”说着就先动起手来。

邱林哪里是二人的对手,却被柳宗潜一剑分了尸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