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不败狂婿 连载中

都市不败狂婿

分类:都市生活 作者:素陌城 主角:龙勋柳清雪

《都市不败狂婿》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章节 龙勋柳清雪小说全文

《都市不败狂婿》小说介绍

强烈推荐好文《都市不败狂婿》,作者是素陌城,龙勋柳清雪小说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经典都市生活小说,小说讲述了:曾经,我深陷危机,被迫留书出走,让你受惊委屈;如今,我强势回归,守护你一生一世,许你光芒万丈。...

《都市不败狂婿》小说试读

第九章我来给你撑腰

两分钟不到,龙勋便来到会议室们前。

看到龙勋,柳铭海的目光顿时变得狰狞起来,五官也扭曲在了一起,恨欲将这王八蛋给生吞活剐了。

“你来干什么?”

柳清雪有些惊诧,但更多还是委屈和伤心。

“我来给你撑腰。”

龙勋微笑着给柳清雪投去一个鼓励的眼神。

这货,他疯了吧?

人群全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像看傻子似的看着龙勋。

一个上门女婿,一个闯了三年一事无成,又厚着脸皮跑回来吃软饭的窝囊废,是谁给他的信心和勇气?

是梁静茹,还是棉子?

“哈哈哈......”

短暂沉寂后,会议室内便爆出一阵哄堂大笑。

这笑声,如同一把把尖利的匕首,狠狠刺进柳清雪的心房,也插在了柳世泽的胸口上。

当初,为了逃避天成功那个恶魔,他们便默认了这桩婚事,现在看来,这是他一辈子做过的最愚蠢的事情。

没有之一。

早知龙勋是这样的人,他宁愿将女儿远嫁他方,哪怕是嫁给一个最不起眼的男人都行。

“都给闭嘴。”

龙勋大声狂喝,眼中寒芒闪烁萦绕。

他曾屠空一座地狱,不介意再添几缕残魂。

“你干什么?”

柳清雪张开双臂,挡住龙勋,愤怒说道,“你以为你是黑涩会呀?如果什么事情都能用拳头解决,那还要法律干什么?这么多人,你又能打的过几个?”

愤怒之余,柳清雪更是悲从心来。

她要的是一个积极上进的老公,而不是一个暴躁冲动的轻狂之徒。

他这么冲动,不仅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反而会将她们家推进万劫不复的深渊。

“哈哈哈......”

柳清雪的阻止,让人群笑得更加放肆,也让柳清雪的心更加刺痛,但柳清雪的呵斥,却也骂醒了龙勋。

这些年,他都在死狱,那里只有杀戮和鲜血,让他杀性太重。

而这里是都市,有都市的生存法则。

以后,得多加注意。

龙勋暗暗提醒自己,但谁都不能侮辱他老婆,这是原则,永远不会改变。

“清雪,我去打个电话。”

说着,龙勋就大步走到过道尽头,拨通电话。

“看不出来呀,那个废物还有救兵。”

“人家好怕怕哟。”

“人以类聚,废物请来的救兵也是废物,切。”

“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请问,三个窝囊比不上什么?”

“我知道,比不上一个绿帽男。”

“答对了,奖励五毛钱。”

“哈哈......”

会议室内又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柳世忠安排的“群众演员”更是笑得尤为夸张,极力讨好着主子。

殊不知,龙勋已经暗暗记下了他们。

你们想玩,我就陪你玩,只要你们玩得起,要玩多大都行。

虽然这些人表面在骂龙勋,但何尝不是在嘲讽柳清雪。

柳清雪本来就被气得不轻,现在更是又气又怒。

傻子都能看得出来,柳世宏他们早就安排好了一切,他却偏要在这个时候跳出来,那不是往火坑里跳吗?

你要跳,自己跳,别拉着我呀。

“你能不能有点脑子?”

龙勋刚刚走回门口,柳清雪就忍不住狠狠瞪了眼他,委屈得双眸泛红。

柳清雪的责怪,龙勋毫不在意。

可柳清雪的委屈却让他自责歉疚,也让他冷意更盛,但他却完美控制着气息,没有半点外泄。

龙勋看着柳清雪,铿锵有力说道,“清雪,你等我半个小时,我保证,污蔑过你的人都会付出代价。”

“你保证,你拿什么保证?这三年来,我受过多少委屈,受了多少污蔑,你知道吗?”

柳清雪终于爆发了,强忍的泪水满眶而出,顺着柔白的脸颊汩汩流淌落下。

虽然从来就没有消息证实龙勋已死,但整整三年,杳无音信,再加上柳铭海等人的推波助澜,她在所有人眼里,就是一个寡妇。

寡妇门前是非多。

更何况,她还那么年轻漂亮。

这些年,有多少狂蜂浪蝶想占她的便宜,又有多少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谣言,还有多少恶意的抹黑和污蔑,他知道吗?他又拿什么让他们付出代价?

会议室内,柳世泽也在黯然神伤。

女儿的委屈,女儿的心酸,女儿的坚强和努力,他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他也曾无数次责怪自己没用。

可自小就不受柳雄矢待见,还受到后妈和两个弟弟的排挤,让他养成了软弱的性格,遇事只会忍气吞声。

主席台上,柳铭海再次厉声喝道,“柳清雪,上来做检讨,态度要诚恳,否则,给我滚去后勤部。”

“光她做检讨可不行。”

柳铭旭冷哼一声,道,“那个废物无缘无故搅乱季度总结会议,他也要受到惩罚才行,要不然,柳家和雄矢药业的尊严何在?”

“二哥说的对。”

柳铭尉大声附和,盛气凌人道,“柳家可是有头有脸的人家,雄矢药业也是有门有户的正规公司,绝对不能任人践踏,大家说,对不对?”

“对。”

几十号员工齐声大喊,并纷纷扭头看着龙勋,满脸幸灾乐祸之色。

这个废物,明明知道这里是柳家人的地盘,竟然还要送上门来,简直是自取其辱,愚蠢到家了。

柳铭海冷冷说道,“柳清雪,姓龙的,众怒难犯,你们最好乖乖上来做检讨,要不然,以后在公司,你可就要寸步难行了。”

“柳清雪只做检讨就行,但那个废物无缘无故搅乱会议,严重损害柳家和雄矢药业的尊严,他必须跪下磕头赔罪才行。”柳铭旭不依不饶道。

柳铭尉更是厉声斥责道,“姓龙的,还不上台来磕头赔罪。”

这些混账,竟敢让少主下跪,他们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轰。”

刀铮气得一拳砸在车窗上,身上杀意席卷弥漫,何卫国和赵胜龙何尝不是怒火中烧。

“姓龙的,跪下。”

“姓龙的,还不快点跪下。”

“跪下。”

“跪下。”

“群众演员”们纷纷振臂高呼,声音一浪高过一浪,参与的人群也是一波超过一波。

一时间,龙勋成为众矢之的,受千夫所指。

龙勋的嘴角,微微翘起。

众怒难犯,简直可笑。

蚂蚁多了或可咬死大象,但他是高高在上,可以俯瞰蝼蚁的九天神龙,所谓众怒,一文不值。

而看着纷纷附和的人群,柳清雪更是委屈得不行,他们名义上是冲龙勋,但实际却是冲她而来。

她想不通,她从进到公司开始,就一直谨小慎微,从来不跟那些人争什么,他们为什么还要一而再再而三的羞辱她,排挤她,逼迫她。

她更想不通,她努力为公司跑订单,这些人为什么还要那样对她。

这一刻,柳清雪满心悲哀,只觉得自己完全就是个弃子。

“姓龙的,快点跪下。”

“跪下。”

人群犹在大声呐喊,整齐划一,震耳欲聋。

柳清雪悲哀看着那些振臂高呼的人群,终于,她认命了,缓缓抬起右脚,就要走向主席台。

然后,就在此时,一张坚实有力的手掌却突然伸出,牢牢抓着她的手臂。

“你没做错任何事情,不需要向任何人检讨,该做检讨的是他们,不,他们都的跪下,向你跪下磕头赔罪。”

龙勋冷冷看着高呼呐喊的人群,骨子里涌动着冰冷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