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眼万年是你 已完结

一眼万年是你

分类:豪门总裁 作者:花凛 主角:白景思容凌

一眼万年是你全文免费试读 白景思容凌小说全本无弹窗

《一眼万年是你》小说介绍

由金牌作家花凛独家原创的小说《一眼万年是你》,主要描写了主角白景思容凌凄美而纯洁的爱情故事,小说的文风和笔锋时刻在线,故事情节非常抓人眼球。白景思容凌精彩节选:他将她按在墙上:“为了他,你竟然要跟我离婚?他比你小快十岁了吧,你怎么下得去手?”她红着眼睛笑道:“他姐姐也比你也小那么多,你不是同样乐在其中?”他咬牙切齿:“离婚,除非我死。”她也说过同样的话,只是,她真的要死了。其实,一眼万年是你,往后余生是你。他亦然。...

《一眼万年是你》小说试读

三月,乍暖还寒。

白景思从医院里出来,来到公交车站等车。

一阵风吹过,她打了个寒颤,只觉这午后耀眼的阳光,也冰冷刺骨。

一辆黑色的半旧跑车停到了她的面前,拦住了她。

“白小姐,谈谈?”

车上的男人,不,男孩,半抬起头来,黑色鸭舌帽下露出一半倔强的目光。

这个声音,她很熟悉。

他已经连续给她打了两个月电话了。

她一直拒绝和他交谈,可此时此刻,她突然改变了主意,上了车。

车子开到附近的一处咖啡馆,两人落座,男孩问道:“需要点什么?”

她摇头:“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已经两个月了,离婚的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闻言,白景思这才仔细打量着面前的男孩,一身黑色的运动服,黑色的鸭舌帽,让他立体分明的五官显得有些凌厉。

毕竟才十八九岁,处处还透着稚嫩,此时也很急躁。

她恬静一笑:“离婚这么大的事,我自然要好好考虑。”

“你还要我等多久?”男孩更急躁了。

“这好像跟我没关系吧。”

“怎么跟你关系,你知不知道,你一直霸占着容太的位置,我姐姐……”

他的声音不经意间提高,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他只要把声音压低下去。

“我姐姐就名不正,言不顺,她已经等了三年了。”他说得咬牙切齿。

她等了三年?可又有谁知道,这三年,她是怎么熬过来的。

“呵!”白景知不由得笑出声来。

现在的小三,都这么嚣张的吗?竟然叫自己的弟弟来叫她离婚,还真是让她涨知识了。

也是,堂堂傅家的大小姐,傅氏集团的总裁,怎么拉得下身段来做这种事。

“她不是想当小三吗?我让她多体验体验,积累点经验,对她来说,也是好事。”

傅嘉逸算是看出来了,她根本就没有离婚的打算。

“白景思,你这样有意思吗?姐夫他根本不爱你。”男孩子的目光里透出鄙视来。

他最看不起这种明明已经没有感情了,还死缠烂打的女人。

“姐夫?”她眉眼挑起一抹讽刺。

这个小三的弟弟,就这么光明正大地当着她的面,理直气壮地叫她的丈夫姐夫了。

“你让你姐夫来跟我说啊,只要他同意,我就离婚,绝不拖沓。”

“你——”傅嘉逸被堵得说不出话来。

其实,他姐姐傅嘉薇,已经明里暗里和容凌提过几次了,可他根本没有离婚的意思。

眼看姐姐已经跟了他三年,却只能背负着小三的污名,他就着急。

“好了小弟弟,这种扭曲三观的婚外情,你少掺和,回学校去好好读书,培养正确的人生观。”

白景思说完,拎起自己的包,转身离开了。

忙了大半天,她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云锦小区的家中时,已经是下午了。

她拿钥匙打开门,看着空荡荡的房子,不禁打了个寒颤。

这是她和容凌的婚房,一百二十多平,简欧装修,空间显得很大,可这两年多来,只有她一个人住,格外的空荡冷清。

她早上是空腹去医院做检查的,到现在,连一口水都还没喝,已经饿得胃受不了了。

她喝了点温水,强撑着给自己煮了碗鸡蛋面,坐在餐桌前,小口小口地吃着。

每一口,都细细咬了好久,才咽下去。

面吃到一半,胃里突然一涌,口中便是一阵腥甜。

她捂着嘴,匆忙跑到卫生间,对着马桶,“哇”地吐了出来,全是血。

她吐完,来到澴洗台前,洗漱干净,抬起头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色苍白,脸颊已经明显消瘦了,眼窝更黑更深了。

她脑海里回响起上午在医院里,医生说的话。

“白小姐,你的子宫癌已经引发并发症,癌细胞已经转移到胃部了。”

“如果再不进行化疗,你可能……撑不了多久了。”

“我还能撑多久?”

“如果不化疗,也就一个月吧。”

“化疗呢?”

“化疗能够给你争取多一点时间,或许三个月,或许五个月……”

她惨然一笑:“算了,我怕疼。”

她的身体状况她清楚,她一年前就很清楚了。

医生无奈叹息。

发了会儿呆,她拿毛巾擦干脸,从卫生间里出来。

想到自己只有一个月了,她内心挣扎了好一会了儿,拿起手机,从黑名单里把容凌拉出来,给他发了条短信:

晚上回来吃饭吗?我准备做佛跳墙吃。

佛跳墙,是容凌最爱吃的一道菜,刚结婚的几年,她经常给他做。

发完短信,她抱着手机,倚在阳台门上,看着外面,所有的风景在她眼里,都是虚像,心中五味杂陈。

傅嘉逸说,容凌不爱她了,她就应该离婚。

可那个男孩,他懂什么呢?

他什么都不懂。

“嗡嗡……”

不一会儿,手机震动,有短信进来。

她回过神来,下意识地抹了脸,指上一片冰凉,她这才发现,自己落泪了。

三年了,她以为,自己已经都看开放下了。

原来,并没有。

她翻起手机一看,是容凌发来的短信:

好,我一下班就回来。

她化了妆,出门去买菜。

买菜回来,才三点半,佛跳墙这道菜,极费功夫,现在开始做,正合适。

饭做完,已经六点多钟了,外面天幕将黑,她坐在沙发上休息等着。

天完全黑下来,门口还是没有动静。

她抬头看了眼墙上的钟表,已经快八点了。

公司六点下班,加上堵车的时间,七点来钟就该到了。

他……应该是不会来了吧?

她将怀里的抱枕放下,扶着沙发站起,才发现自己浑身都坐麻了。

她来到餐桌前,抱起装着佛跳墙的汤瓷罐,就要将菜倒进垃圾桶里。

门口传来开锁的声音,她转头看去,就看到穿着黑色西装的容凌走了进来。

他一进门,就在玄关处脱外套,换鞋。

她莫名地松了一口气,默默地将汤瓷罐放回桌上。

容凌上前来,两人四目相对,目光交汇的瞬间,均生出恍如隔世的恍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