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不败狂婿 连载中

都市不败狂婿

分类:都市生活 作者:素陌城 主角:龙勋柳清雪

龙勋柳清雪小说免费试读 《都市不败狂婿》无弹窗阅读

《都市不败狂婿》小说介绍

主角是龙勋柳清雪的小说叫做《都市不败狂婿》,它的作者是素陌城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曾经,我深陷危机,被迫留书出走,让你受惊委屈;如今,我强势回归,守护你一生一世,许你光芒万丈。...

《都市不败狂婿》小说试读

第一十二章芳心震颤

怎么又是这个家伙?

何家,东海第一家族,碾死柳家,跟碾死一只蚂蚁没什么分别。

就连柳雄矢都不得不拼命压制着怒火,生硬问道,“何少有何贵干?”

“何少欠我三个人情,是我让他来的。”

龙勋接过话茬,冷笑道,“那两千万订单,是何少还我的第一个人情,也是我送给清雪的见面礼,可结果呢?就不用我浪费口舌了吧?”

原来如此!

人群恍然大悟,但台上的柳家人却吃了一盘苍蝇还要难受。

他们口口声声说别人是废物,可这个废物竟然有本事让何泽鹏欠他三个人情,并用一个人情给他老婆送来两千万订单。

他们想方设法,许以利益,让十几个“群众演员”当众抹黑柳清雪,侮辱龙勋,挑起矛盾。

结果,谣言却不攻自破。

龙勋竖起两根手指,朗声道,“何少,现在该你还我第二个人情了。”

“你说吧,只要不让我亲手杀人,其他事情都没问题。”何泽鹏爽快说道。

“我要所有污蔑过我老婆的人,全部跪在台上向她道歉,还要我和我老婆一家人平安无事。”

“都听到了吧?”

何泽鹏迅速扫视过人群,冷声说道,“谁污蔑过他老婆,自己滚到台上去跪好,至于你们挨打的事情,就到此为止吧,否则,便是跟本少过不去。”

在东海这片地上,谁人不知何泽鹏?又有几个人敢得罪何泽鹏?

何泽鹏的目光所致,人群纷纷低下头去,根本没人敢跟他对视,尤其是柳世忠安排的“群众演员”们。

不远处,柳清雪的芳心不受控制的颤动着。

何泽鹏的人情何其珍贵,是多少人渴望而不可得的珍宝,可他呢,刚刚回到东海,立即便用一个人情给她送来一份两千万订单。

第二人情就更加奢侈了,竟然只是为了帮她出口气。

放眼整个东海,有多少男人愿意为了老婆如此奢侈?

柳家那些人不会,在场之人也都不会。

何泽鹏之言,让柳雄矢的脸色变得无比难看起来。

这里可是他的公司,他的地盘,何泽鹏竟然当着他的面,让他的员工去主席台上跪着,这让他情何以堪?

更关键的是,里面还包括他的两子三孙。

若是真让何泽鹏这么做了,他的威望必定降到冰点。

“你逼我下跪的时候,可曾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龙勋紧盯着柳雄矢,讥笑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也让你尝尝被人欺压的滋味,怎么样,这滋味不好受吧?”

“姓龙的,你别太过分了。”柳雄矢忍不住怒道。

“这么说,柳总是想跟何家掰掰手腕了?”

何泽鹏语气一变,寒声喝道,“老东西,你配吗?不是本少瞧不起你,只要柳家能在本少手里撑过三天,就算你赢,本少赔你十个柳家,你敢试试吗?”

柳雄矢又气又恨,惊怒交加,恨欲生撕了龙勋和何泽鹏,可他拿什么撕,凭他的老胳膊老腿?还是雄矢药业三瓜两枣的资产?

“老东西,赶紧滴,本少的耐心是有限的。”

何泽鹏不依不饶,咄咄逼人,因为何卫国给他下了死命令,那就是可劲欺负柳家人。

往死里整!

往死里逼!

这些混账,竟敢逼少主跪下磕头,只欺负他们,碾压他们,实在太便宜他们了。

若非少主不让动,何卫国早就毁了柳家。

“何少欺人太甚了吧?”柳雄矢愤怒说道。

何泽鹏趾高气昂,盛气凌人道,“本少就是欺负你,你能怎样?你敢怎样?老东西,别废话,赶紧让他们滚上去跪好了,否则,本少先灭柳家,再灭他们。”

“龙勋,算了,让他们道歉就可以了。”

柳清雪何尝不想狠狠出口恶气,但她终归是柳家人,还要在雄矢药业工作,真要闹到那个地步,可就彻底没法收场了。

只可惜,何泽鹏的人情要浪费了。

殊不知,对龙勋来说,何泽鹏的人情根本一文不值,就算他想要整个何家,何卫国也会双手奉上。

“听到我老婆的话了吗?我劝你们最好自觉点。”

龙勋冷冷扫视着柳世忠安排的“群众演员”,眸光好似两柄锋锐的钢刀,仿佛快要刺穿他们的心脏。

“对......对不起。”

一名群演顿时就扛不住压力,诺诺说道。

龙勋双目一瞪,咆哮道,“大声点,拿出你们嘲讽我老婆时的音量,否则,就给我滚到台上去跪着。”

“对不起。”

群演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旋即扯开嗓门,大声嘶吼着。

道歉,总比跪着好。

万事开头难,道歉也不例外。

“对不起。”

“对不起。”

......

“柳世宏,该你了。”

龙勋也懒得再跟群演们计较,扭头看着柳世宏,目光咄咄如刀。

此刻,柳世宏的整个面孔都被鲜血染红,洁白的衬衣上同样沾染了许多鲜血。

红白相映,触目惊心。

“姓龙的......”

柳世宏五官扭曲,狰狞嘶吼,又把台下的柳世泽吓得不轻,但可惜,他选错了对象。

“啪。”

刺耳把掌声再次响起,柳世宏也被龙勋一掌扇飞出去。

“你......”

柳雄矢被气得直打哆嗦。

“何少,我现在要第三个人情。”

龙勋斜眼看着柳雄矢,嘴角浮上一抹笑意。

那笑,邪性,冰冷。

让柳家众人不寒而栗,就连柳雄矢都不例外。

这个疯子!

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何泽鹏的人情是何等的珍贵,他竟然要全部用来欺负柳家人,他这是要将他们往死里逼的节奏呀。

“世宏,道歉。”

柳雄矢恨欲杀人,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他必须保持理智,否则,鬼才知道这个疯子会疯到什么程度。

“爸......”

柳雄矢厉声喝道,“向清雪道歉。”

“对......对不起。”

柳世宏双拳紧握,将屈辱深深压在心底。

“大声点,我没听见。”

“对不起。”

柳世宏强压屈辱,加大音量。

龙勋不依不饶道,“你是中午没吃饭呢?还是觉得何少的人情比不过你的面子呢?再给我大声点,像他们那样。”

“对不起。”

柳世宏扯开嗓门,大声咆哮,心里的恨意却在升腾发酵,但对此,龙勋压根就不在乎,也没必要在乎。

他若就此罢手,还自罢了,他敢蹦跶,那就蹦一次踩一次,直到把他踩服踩怕为止。

他若敢做出超出底线的事情,龙勋不介意直接抹掉他。

“爸,你看到了吗?他也只是个普通人,你根本就没必要怕他,他欺负你那么久,可要我让他向你道歉。”

“不用了,不用了。”

主席台上,龙勋不禁微微叹息。

柳世泽的对柳家人的惧怕,已经浸透到了骨子里,想让他在柳家人面前挺直脊梁,还得再花不少功夫。

“该你了。”

龙勋也没勉强柳世泽,扭头看着柳铭海,嘴角泛起邪魅的笑容,让柳铭海感到头皮发麻,可接连的羞辱,却有彻底激发了他的疯狂。

“柳清雪,我要再跟你赌一次。”柳铭海紧盯着柳清雪,眼中闪烁着疯狂而狰狞的光芒。

那种眼光,让柳清雪心头发毛,直接不敢接话。

龙勋替柳清雪接过话茬,淡漠问道,“你想赌什么?”

“我跟你赌江南药业的订单,没有拿到的一方,滚出柳家,柳清雪,你敢赌吗?”柳铭海歇斯底里的吼道。

柳雄矢眉头微皱,厉声喊道,“铭海......”

“柳家有我没你,有你没我,柳清雪,你到底敢不敢赌?”

限制,柳铭海只想将柳清雪赶出柳家,唯有这样,才能消除他的恨意,洗刷今天的奇耻大辱。

柳雄矢的眉头皱得更加厉害。

如果非要在柳铭海和柳清雪中间选一个,他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柳铭海,但柳清雪的销售能力有目共睹,将她赶出柳家,那是柳家的损失。

作为公司最高领导,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柳铭海根本顾不的柳雄矢的顾虑,状若疯癫,嘶吼咆哮,“柳清雪,你这个**,到底敢不敢赌?”

“啪。”

刺耳的把掌声再次响起,柳铭海又被龙勋一掌扇飞。

“姓龙的,有种你就打死我,否则,我跟你们势不两立,柳清雪,你个**,你到底敢不敢赌?”

蚀骨铭心的耻辱,将柳铭海彻底逼疯了,这一刻,他没有惧意,只有疯狂。

“好,我跟你赌。”

柳铭海一而再再而三的辱骂,终于彻底激怒了柳清雪。

“柳清雪,你这个**,我发誓,最多一个月,我必定将你赶出柳家,哈哈哈。”

想起爸爸说过的底牌,柳铭海就忍不住仰头狂笑不止,疯狂狰狞,状如疯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