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君归待君娶花心悦谢樵古 已完结

盼君归待君娶花心悦谢樵古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春雷炮 主角:谢景晟花折枝

《盼君归待君娶花心悦谢樵古》无广告阅读 谢景晟花折枝小说免费试读

《盼君归待君娶花心悦谢樵古》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谢景晟花折枝的小说叫做《盼君归待君娶花心悦谢樵古》,本小说的作者是春雷炮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谢景晟恨死了花折枝,因为她在他最落魄的时候,不仅落井下石,还险些让他丢了命。他得胜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娶她,一步步将她逼疯。花折枝残着腿,受尽羞辱。命不久矣时,她红着眼问:“我不曾负你,你为何这般待我?”“编,接着编,”他狠厉无比,掐着她的脖子,“本王倒要看看,是不是除了死以外的所有谎言,你都能说破天!”后来,花折枝死在了谢景晟的面前。他却,彻底慌了……...

《盼君归待君娶花心悦谢樵古》小说试读

花折枝死了。

那大婚之日当众出丑的女人死了,彻底成为众人的笑柄。

花雨烟也始料未及,却又得意洋洋的笑了。

“她早该死了,也不知在撑什么,竟挨到了今日……”她对镜贴花黄,好生打扮了一番才起身,与身侧的丫鬟道:“走,随本夫人去瞧瞧。”

丫鬟连忙跟上。

花雨烟到花折枝屋里的时候,没见着尸体,问了管家才知道,花折枝被谢景晟带回房去了。

她的脸色稍稍有些难堪,又去了谢景晟的住所,只见怜儿面无表情的候在门外,眼睛红肿着,像是被人勾走了魂一般。

与她一同站着的还有管家,她拧紧了眉,朝他们二人走过去,刚要问谢景晟的情况,却见到外边几人抬着一口寒冰棺材走进来。

花雨烟面色大骇,“你们这是干什么?”

抬棺材的人不回话,径直将棺材抬进了屋内,花雨烟要追,被管家拦下,“烟侧妃,王爷有令,除了送棺材的人,任何人都不得进去。”

花雨烟问:“这是怎么回事,王爷好端端的要……要棺材做什么?”

管家回:“王爷做事,老奴也不知缘由,烟侧妃还是少问为妙。”

见棺材彻底抬了进去,花雨烟紧紧的皱着眉,厌恶的甩袖离去了。

管家瞧了眼怜儿,她依旧是那般失魂落魄的模样,他不由得叹了口气,继续站着。

……

屋内。

棺材放下后,那几个人便离开了。

花折枝身上的伤口太多,谢景晟一一为其上了药,极致的耐心,倾尽了温柔。

他甚至还为她描眉上妆,等她惨白的脸有了精神气以后,才浅浅的牵着唇笑开。

他低头,亲了亲她毫无温度的唇,“折枝还是这般好看,为夫看的顺眼。”

随后,他又俯身,将她抱了起来,放进了充满寒气的棺材里,将他曾经送与她的玉佩,重新系在她的身上。

“这段日子你受苦了,为夫先为你报仇,再随你去。”

花折枝自然不会回应他,他眸里有痛色,滚烫的泪掉在她的脸上,却再没说过一句话。

他转身,出去。

走到门口时,谢景晟谁也没看,只是嘱咐管家道:“没本王的命令,谁也不准进去,违者——杀无赦!”

管家急急的道:“是,王爷。”

谢景晟离去,院内又恢复了平静。

他去了书房,遣人查花雨烟到底做过什么坏事,而他还没出门,便被听到消息匆匆赶来的秦晨狠狠揍了一拳。

“谢景晟,你到底对折枝做了什么!”

谢景晟一时不察,被打个正着,唇边直流血,他掀眸看去,却见秦晨气势汹汹的,再不复过往温润。

他垂在身侧的手缓缓收紧,“我问你,当年她去找你,所为何事?”

“都这般时日了,你还以为她对不起你?她若是想攀附权贵,你以为你有机会娶她!”秦晨紧紧的揪着他的衣领,“本世子还要问你,她人在哪!”

谢景晟红了眼,秦晨猛地僵住了,随即勃然大怒,直掐他的脖颈,“谢、景、晟!”

谢景晟甩开他,秦晨只是有点武艺傍身,自是与谢景晟这般从战场上杀敌回来的人比不得,生生的被逼退好几步。

秦晨气涌上头,往府里闯去,谢景晟没拦,心尖像是被人狠狠戳成了马蜂窝一般,疼的他几乎抬不起脚。

但下一刻,他便看见王府的上空冒气了弄弄的大烟,谢景晟的心跳蓦地停了,疯一般往里跑去。

跑到浓烟处,只见他的卧房,放着寒冰棺材的卧房此时大火弥漫,火舌卷的比人还要高,谢景晟的眸光近乎破碎——

“折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