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总专宠小娇妻 连载中

陆总专宠小娇妻

分类:豪门总裁 作者:楠坞 主角:苏黎陆宴北

《陆总专宠小娇妻》无删减阅读 苏黎陆宴北小说无广告

《陆总专宠小娇妻》小说介绍

《陆总专宠小娇妻》是近期大家都在寻找的一本豪门总裁小说,该小说由金牌网络作家楠坞精心编写,讲述了苏黎陆宴北之间一波三折的故事,为您精心推荐。《陆总专宠小娇妻》该小说讲述了:一次意外,苏黎撞上一个神秘男人。对方姓名不详,职业不详,婚配不详。什么?再相遇,竟然是自己的顶头上司?更是鼎鼎有名人气男神陆宴北?说好要当陌路人的,可现在,这个天天缠着她不放,要她给孩子当妈的男人又是谁?...

《陆总专宠小娇妻》小说试读

苏黎将小助理刚交上来的报表又全部重新检查了一遍,把有问题的地方都用红色钢笔圈了出来。

“小张,这些数据有的地方还是有些不对。”

苏黎拿着表走到小助理的办公桌前,“你看这个,虽然错的只是一个小数点,可最后预算的钱你自己算算错了多少?另外还有材料这一块,错的地方我都给你圈了出来……”

“苏黎————”

忽而,一道刺耳的喊叫声,把苏黎还未来得及说完的话给截断了。

紧跟着就见贵妇打扮的李文娟拎着手包,怒气冲冲的朝她迎了过来。

还不等苏黎反应,“啪——”的一巴掌,就重重的抽在了她的脸上。

她被抽得连往旁一偏,登时,白皙的颊腮上泛起五个鲜红的手指印。

小助理吓得一声尖叫,哆哆嗦嗦的躲到了桌子后去。

“贱人!”

李文娟似乎觉得一巴掌还不够解恨,她抓过桌上的文件以及书籍,愤恨的照着苏黎的脑袋上砸了过去,“敢拿我孙子开刀,我跟你没完!!没完——”

苏黎被砸得头晕目眩,脸颊上的肌肤被书页划过,只一瞬就渗出了血来。

她伸手摸了一下脸上的血。

血还有些烫人。

苏黎猩红的水眸冷怒的瞪着对面凶神恶煞的李文娟,只从唇间冷冷的蹦出一个字来,“滚!”

跟这种人,她连解释都不屑。

苏黎折身,往自己的办公区域走了去。

“你……你还敢对我这副态度?简直反了!”

李文娟大抵是被苏黎给刺激了。

她顺手抄起桌上的陶瓷笔筒,照着苏黎的后脑勺扔了过去,“苏黎,你这个杀人凶手,我要你血债血偿!!”

“苏黎姐,小心——”

身后响起小助理的大喊声。

苏黎下意识的回头,眼见着陶瓷筒就要砸在她的额头上。

说时迟那时快,手腕忽而被一股冰冷的大力攥住,还不等她回过神,人就被拽着落入了一堵温实而令人心安的胸膛里。

陶瓷桶擦过陆宴北的肩膀,应声落地,坠得粉碎。

苏黎仰头,怔忡的看着来人。

对上陆宴北深邃的眼潭,苏黎心尖儿掠起一丝异样的悸动。

“不能还手,还不会躲了?”斥责的话语中,染着薄愠。

陆宴北低头看她,脸色有些难看。

目光落在她受伤的脸颊上,眸仁深重几许,清冷的唇线绷得更紧了些。

他松开苏黎,转过身。

“大嫂。”

陆宴北面色严肃,“即便你想教训自己儿媳妇,是不是也该挑挑地方?这里是公司!”

后面那句话,陆宴北刻意加重了语气。

李文娟自知不该在公司闹得如此难堪,但她也着实是因为心里呕不下这口气。

当然,她也没想到陆宴北竟然会袒护苏黎。

“宴北,你可知道这个贱人都做了什么?”

李文娟指着苏黎,咬牙切齿道:“她杀死了我宝贝孙儿!”

“是吗?”

陆宴北微扬眉梢,回头问苏黎,“你怀孕了?”

“……”

苏黎觉得他是故意而为之的。

“我没有。”苏黎一本正经回答。

陆宴北又转头看向李文娟,明知故问道:“那大嫂您孙子哪来的?”

李文娟噎了一下,脸色难看至极。

她觉得这陆宴北分明就是在戳她的脊梁骨,暗讽她儿子家风不正来着。

可偏偏,她还无话能反驳。

“行,宴北,大嫂今儿就看在你的面子上暂时放过她,但苏黎,你给我好好等着,这事儿我还没完!!”

李文娟恶狠狠的瞪了眼苏黎,转身就准备走。

“李文娟——”

苏黎忽而叫住了她,“你说得对,这事儿不会就这么完的。”

她说着,抓过桌上那杯刚冲好没多久的热茶,照着李文娟那张狰狞的脸泼了过去,“这是还你刚刚那一巴掌的。”

“啊————”

李文娟被烫得尖叫,“苏黎,你这个贱人!”

她一边骂着,作势又要冲上前去。

“小张,送客!”

陆宴北神色漠然,直接下逐客令。

“是!陆夫人,请吧!”

李文娟气得七窍生烟,最后还是被小张连拖带拽的拉出了三十六楼。

送走李文娟后,陆宴北阴沉着脸大步进了办公室,“魏寻,跟我进来!”

声音寒至极点。

魏寻吓得一个激灵,不敢耽搁半秒,忙快步跟了上去。

留下苏黎一人惴惴不安的在厅里待着。

毫无疑问,陆大BOSS生气了,看他刚刚那生人勿近的模样就知道了。

也是,员工的私生活处理不当,闹得公司里沸沸扬扬,换任何一位公司老总都不会乐意见到这样的局面吧?

也是烦!

苏黎郁闷的抓了抓脑袋,她这才刚升职呢!

总裁办——

陆宴北长指松了松脖子上的领带,眉目间隐着愠怒,“联系安保部,今天的事情务必让他们给我一个说法,到底是谁放任公司无关人员进来的?必须责任到人,我要知道最终结果!”

魏寻一愣。

公司无关人员?

难道指的是李文娟?那不是陆总的亲嫂嫂吗?

“是!”

魏寻连忙领命,“我这就去办。”

其实魏寻还有一事没有琢磨明白。

他们家陆大BOSS忽而发这么大的火,只是因为安保部放任了一个所谓的无关人员进来?

还是因为,这位无关人员伤及了他的下属苏秘书……

魏寻有些被自己这个大胆的假设给吓到。

他安慰自己,肯定是自己想多了。

“对了,陆总,刚刚看您肩膀好像被那瓷筒给砸中了,可需要我安排林医生过来给您瞧瞧?”

林医生林演尧是陆宴北的好兄弟,也是他在国内的专属医生。

“不用了,没什么大碍,你去忙吧!”

“是!”

魏寻退出了总裁办。

苏黎坐在办公桌前,忐忑不安的看着对面那扇紧闭的办公室门。

也不知陆宴北找魏寻进去谈什么,看他脸色就知一定不是什么好事儿。

革她的职?

若真是这样,苏黎倒也认了。

就是不知他的肩膀可还好。

现下苏黎满脑子里全是陆宴北替自己挡下那个笔筒的画面,以及他把自己护在怀中的情景。

当时两人离得太近,苏黎甚至能嗅到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还伴随着雄性荷尔蒙的气息,让她直到现在,心池仍在荡漾,久久无法回归平静。

她第一次觉得,原来烟草味也是好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