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君归待君娶花心悦谢樵古 已完结

盼君归待君娶花心悦谢樵古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春雷炮 主角:谢景晟花折枝

《盼君归待君娶花心悦谢樵古》小说免费试读 《盼君归待君娶花心悦谢樵古》最新章节目录

《盼君归待君娶花心悦谢樵古》小说介绍

《盼君归待君娶花心悦谢樵古》是由作者春雷炮为大家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谢景晟花折枝的小说情节流畅,文笔细腻,是一本不可多得的经典之作。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是:谢景晟恨死了花折枝,因为她在他最落魄的时候,不仅落井下石,还险些让他丢了命。他得胜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娶她,一步步将她逼疯。花折枝残着腿,受尽羞辱。命不久矣时,她红着眼问:“我不曾负你,你为何这般待我?”“编,接着编,”他狠厉无比,掐着她的脖子,“本王倒要看看,是不是除了死以外的所有谎言,你都能说破天!”后来,花折枝死在了谢景晟的面前。他却,彻底慌了……...

《盼君归待君娶花心悦谢樵古》小说试读

是啊,谢景晟后悔了。

他何止是悔啊,他恨不得马上死了。

可怕的是他自刎之前,刀下拦人的,是他恨了极久的秦晨。

秦晨把他打晕了,命管家将他五花大绑起来,直至不想寻死才能松开。

管家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只能从了。

而秦晨望着那一片断壁残垣,眸里的深沉谁也无法辩清。

三天后,谢景晟总算是想通了,也没怪罪管家,还办了丧礼。

花雨烟还留着一口气,就放在花折枝面前赎罪,所有前来上礼的人,都纷纷被吓回去了,唯有花家现任夫人抱着花雨烟哭的泣不成声,拿着剑便要往谢景晟身上刺,但人都没走两步,就被相爷抓了回去。

谢景晟如今一手遮天,深得皇上宠信,莫说只是死了两个花家的人,便是整个相府都完了,谢景晟也不一定有事。

当朝第一个封侯拜王的外姓人,可非普通人。

谢景晟在花折枝的灵位前跪了三天,滴水未进,一语未发。

手上的伤口更是裂开又裂开,怎么都好不了,管家瞧着忧心不已,却又不知道说什么,深深叹了口气。

人人都骂着他家王爷,却无人知晓他曾经受过多少苦。王妃等了他那么多年,王爷征战沙场几次险些丧命,又何尝不是为了再见她一面,才苦苦撑下来的……

花折枝没有遗体,谢景晟拿着那块玉佩放在了棺材里,一并安葬了。

待送殡的人都散去,天边倏而聚起片片黑云,细细密密的雪花落下,覆在花折枝的坟头,好似是在为她送葬。

谢景晟呆呆地站在她的衣冠冢前,仿若失了魂魄一般,一双眼中满是茫然,甚至没有焦点。

远处的侍卫拿了伞过来,撑在他头顶:“王爷,还是回府吧,王妃已经下葬了......”

谢景晟道:“退下!”

那侍卫后退一步,却又踌躇着上前,看着谢景晟的脸上全是担忧之色:“王爷......”

“本王让你退下!”谢景晟语气冰冷,侍卫无奈,只得恭敬地将伞递过去,“王爷,伞......”

谢景晟摆摆手,示意侍卫将伞拿走。

侍卫只得恭谨地行个礼后退了下去,他回到原地,远远地看着在雨中失魂落魄的谢景晟。

谢景晟站了许久,而后缓缓蹲下,一手扶着石碑,一手则是细细摩挲着石碑上的刻字。

谢景晟之妻几个字被他反复摩挲着,口中喃喃自语:“折枝,下辈子还做我的妻,这辈子是我对不起你,下辈子我加倍补偿给你......”

说着,他眼中溢出温热的液体,在脸上肆意横流,叫人分不清是泪水,还是化开的雪水。

“你是嫌这辈子伤她还不够深,下辈子还想继续祸害她是吗?谢景晟,你配不上折枝,若真有下辈子,我绝不会让你有机会靠近她......”冰冷的男声,自谢景晟的身后响起。

同时,侍卫的声音也传了过来:“王爷。”

谢景晟下意识转头,随即便看到穿着一身黑衣的秦晨正居高临下看着他,清俊的面容上满是嘲讽之色。旁边则是先前拿着伞的侍卫,正忐忑地看着他。

谢景晟摆摆手,示意侍卫离开。而后他转回头,冷声道:“这是本王与折枝的事,与南离世子无关。”

秦晨冷哼一声:“本世子便是管了又如何,你根本没资格再提起折枝。”

谢景晟蹭地一下站起身来,转过身看着秦晨,一双眼中满是冰冷:“本王从不知南离世子这般爱多管闲事。折枝折枝,叫得倒是亲热,若不是你,本王与折枝也不会走到这一步......”

“呵。”秦晨唇角勾起,不由地冷笑出声,“武陵王可真是让本世子大开眼界。当年若不是折枝求本世子多管闲事,只怕你谢景晟早就去阎王那里报道了,还能站在这里,与本世子逞口舌之利?”

“......她如何求的你?”谢景晟突然冷静下来,怜儿早就与他说过花折枝为他做的一切,只是个中细节,他却不得而知,想来她那时,一定极为艰难吧……

他突然有了一种冲动,想要去了解她做的一切,虽然这样做只会令他愈加痛苦,可只有这样,他才能感觉到他们之间是有牵连的。

秦晨瞥了谢景晟一眼,绕过他走到花折枝的墓碑前蹲下,专注地盯着墓碑,低声道:“这里应当改成秦晨之妻才对,原本我是有机会的......”

谢景晟面色更阴沉了几分,他看着蹲在身前的男人,恨不得一脚将秦晨踹飞出去。

他不悦地再次开口:“南离世子,本王方才......”

他话未说完,却见秦晨猛然起身看向他,眉目间全是悲痛。

“折枝她......那日下着大雪,本世子一出门,便瞧见她跪在雪地里,白雪落满了她的肩头、发上,她的衣衫都被雪打湿了,浑身冰凉,一直在止不住地发抖。她求本世子救你,只要能救你,要她做什么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