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总专宠小娇妻 连载中

陆总专宠小娇妻

分类:豪门总裁 作者:楠坞 主角:苏黎陆宴北

苏黎陆宴北小说主角 苏黎陆宴北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陆总专宠小娇妻》小说介绍

主角是苏黎陆宴北的小说叫做《陆总专宠小娇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楠坞创作的豪门总裁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次意外,苏黎撞上一个神秘男人。对方姓名不详,职业不详,婚配不详。什么?再相遇,竟然是自己的顶头上司?更是鼎鼎有名人气男神陆宴北?说好要当陌路人的,可现在,这个天天缠着她不放,要她给孩子当妈的男人又是谁?...

《陆总专宠小娇妻》小说试读

哪知秦妍一把拽过了她,下一秒,举手,端着手中那瓶红酒就罩着苏黎的脑袋浇了下来,“苏黎,我看你醉得不轻,所以,帮你醒醒酒吧!这酒可贵着,一瓶好几万呢!能用我九哥买的酒来醒酒,你可真是三生有幸了!”

红酒当头浇下。

浸湿了苏黎的长发,也把她白色衬衫染得血红。

更让苏黎微醉的意识逐渐清醒不少。

她抬眸冷冷的看着对面的秦妍,目光凌厉似箭,宛若要将她生生射穿。

秦妍心一凛,倒酒的动作顿住,“你……你还敢这么瞪着我?”

苏黎忽而伸过手,一把将秦妍手中的瓶酒抢过。

而后,“砰——”的一声,毫不犹豫,也半分不手软的罩着秦妍的脑袋砸了下去。

“啊————”

伴随着秦妍痛苦的尖叫声,她头顶已然开了花,血一下子飞溅了出来。

苏黎神色冷漠,“那你用你九哥买来的酒瓶砸脑袋,是不是也觉得祖宗十八代上上下下都因为你光耀门楣了?”

秦妍用手捂着伤口,眼泪直流,“九哥……”

“九哥!救命——”

“呜呜呜呜呜…………”

正出门来寻秦妍的陆辰九恰好见到了这触目惊心的一幕。

“苏黎,你对她干了什么?”

陆辰九将受伤的秦妍搂入怀中。

“九哥,我……我是不是快死了……呜呜呜呜……”

“没事,九哥在这,绝对不会让你出事的。”

苏黎手中还握着半截酒瓶碎片,碎片的尖头还沾着秦妍的血水。

望着眼前这恶心的画面,苏黎手心不由握紧,指间泛出骇人的惨白,与她苍白的面色交相辉映。

她的头顶,还有殷红的酒水正不断往下滴着。

一滴一滴,溅落在她的脚边。

满身狼狈不堪。

苏黎恶狠狠地瞪着眼前的负心汉,她忍不住一遍遍问自己,为什么她会允许自己活得如此难堪。

“苏黎,你最好祈祷小妍没事,不然我唯你是问!”

陆辰九狠狠地瞪了眼苏黎,打横抱起秦妍,快步往外走。

“滚————”

苏黎愤恨的把手中的酒瓶残骸朝陆辰九的背影砸了过去。

没砸中。

是她故意砸偏的。

明知道她应该让这个负心汉头破血流,可到最后,她还是没能狠下心来。

当眼泪不争气的从眼眶中滚落而出的时候,苏黎见到了一道模糊的黑色长影。

其实她刚刚早就注意到了长廊尽头的陆宴北,只是离得太远,她不敢确定。

隔着薄薄的水雾,苏黎怔怔的望着对面一步步朝她走近而来的男人。

这时的苏黎,狼狈得像遭人遗弃的流浪猫。

而陆宴北却如同画报中走出的男模一般,英俊无匹,气定闲神,衣冠整整,就连身上的黑色西装都一丝不苟,笔挺得不见半分褶皱。

可即便如此,那一刻,苏黎却还是鬼使神差的竟奢望着,这个男人或许是为自己而来。

陆宴北走近过来,目光淡淡扫过她,却不过停留半秒,而后大步越过她要走。

苏黎也不知是不是真受了秦妍和陆辰九的刺激,见陆宴北要走,她忽而转过身,整个人像被灌了迷魂汤似的,竟鬼使神差的抓住了陆宴北的胳膊。

陆宴北脚下的步子顿住。

侧头看她,淡然的神色间带着几丝疑虑。

苏黎的手不收反紧,俨如溺水之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浮木。

却不等陆宴北拂开她,她忽而走上前去,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踮起脚尖,捧住他峻美的面庞,仰高头,深深地吻住了他的薄唇。

陆宴北漆黑的眸仁瞬间暗沉,冷冷的盯着她。

眸底却又有赤热的火光似要迸射而出。

下一瞬,漠然的一把推开了她去。

苏黎始料未及,后背重重的撞在墙壁上,一阵头晕眼花,意识却又逐渐清醒了些。

眼泪,不听使唤的夺眶而出。

陆宴北却完全不给她缓冲的时间,他如同一头危险的猛兽,朝她逼了过去。

“知道自己刚刚在干什么吗?”

陆宴北松了松领带,问她。

冰凉的长指捏紧她的下颌,迫使她抬起头来看他,“你把我陆宴北当报复陆辰九的棋子?!”

“我……”

苏黎咬紧了下唇。

“对不起。”

她说不出否认的话来,只能向他道歉。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刚刚到底是怎么了,整个人就跟中了邪似的,完全被酒精和恨意支配着。

“陆总,对不起。”

这会儿苏黎已算是完全清醒,她低头认错,“我为我刚刚的冲动行为道歉,我知道错了,我保证这样的错误以后绝对不会再犯。”

苏黎这会儿已经恨不能挖个洞把自己埋了。

她刚刚一定是疯了才会吻他吧!

陆宴北凌厉的目光恶狠狠地盯着她,宛若似恨不能将她拆吃入腹,“我这人向来不喜欢别人欠我,谁要欠我,我定会找她十倍百倍的讨回来,尤其是你,屡教不改!”

陆宴北说完,俯身低头,深深地吻住了她的红唇。

惹他在前,现在却想跑?晚了!

“这是作为你不知分寸的惩罚!”

苏黎紧咬了下唇。

眼眶里有委屈的泪水在不住的打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