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世毒医妃 连载中

倾世毒医妃

分类:穿越架空 作者:果果 主角:韩青歌南宫辰

《倾世毒医妃》韩青歌南宫辰章节目录在线试读

《倾世毒医妃》小说介绍

倾世毒医妃是一本穿越架空爆推送中的小说,来自写作圈著名大大“果果”,全文文笔细腻,节奏不拖沓,不注水,值得一看。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从来没有想到,一向冷漠如雪的男人,会是一个妄图颠覆自己父皇的逆贼!...

《倾世毒医妃》小说试读

韩青歌眼珠子一转,轻笑道:“这个其实说来就巧了,当初我父亲救过一名道长,道长为了感谢我父亲,送了一枚丹药,我父亲将其送给了我,据说这枚丹药可以生死人肉白骨,我也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没想到真把郡主给治好了。”

丹药?

听着韩青歌浮夸的解释,所有人都是一脸震惊,世界上真有这么神奇的丹药,能将一个死人从地府里都拉出来?

御医更是表情激动,想要看看这枚传说中的丹药,但想到这枚丹药已经被南宫盈盈服用了,心理就暗暗可惜,自己无缘一睹这神丹面容。

“璃雪妹妹,你这是去哪里?”就在这时,韩青歌忽然将目光转向正准备偷偷离开的夏璃雪身上。

夏璃雪尴尬道:“王妃娘娘,妹妹我这是突然想起还有些事情没做,所以打算出去一趟。”

“出去,你不会是想逃跑吧?”韩青歌表情有些玩味,这夏璃雪现在肯定是做贼心虚,想要逃跑。

她受这么多苦,这么多罪责,她就想一走了之?没门。

“王妃姐姐,你这是什么意思?”夏璃雪恼羞成怒道。

“什么意思?”韩青歌转身看着南宫辰,道:“王爷,现在你可以问问盈盈,我到底有没有行刺过她?”

夏璃雪心情一沉,所有人都脸色郑重起来了,说实话,他们也不相信韩青歌会刺杀南宫盈盈,毕竟南宫盈盈在南宫辰的心目中的地位,所有人都清南宫,韩青歌不可能做出这种愚蠢的事情。

但事实的真相到底是什么,他们也不敢断定,都想看看南宫盈盈到底怎么说。

南宫辰见这么多只眼睛看过了,也不再犹豫,抱着南宫盈盈,指着韩青歌道:“盈盈,告诉王兄,是不是这个女人行刺的你?”

南宫盈盈虚弱的将眸子看向韩青歌,随后摇摇头,道:“王兄,不是青歌姐姐行刺的我,是一个穿着粉色衣服的女人,盈盈没看清她的脸,但是肯定不是青歌姐,青歌姐没那么高。”

“不是韩青歌?”

南宫辰皱了皱眉,看向韩青歌的目光,隐约有些波动,随后又把目光看向夏璃雪。

夏璃雪身体微微一抖,随后低下了头。

“给我搜,看谁有粉色衣服。”

南宫辰虽然心头有了怀疑,但却没有说出来,而是大手一会儿,整个王府的人都开始行动起来。

所有人都知道,王府怕是要变天了,居然有人敢冤枉王妃行刺郡主。

“还有你们,谁都不许离开,在这里等着。”

一群人正想离去,却被南宫辰喝止,连忙低下头,在原地等待。

他们知道,南宫辰这是怕泄露消息,让歹人知道了然后回去藏匿证物。

没过多久,就有一名侍卫带着东西跑了过来。

“报告王爷,小的在丫鬟小芸的房间搜到一件粉红色衣服,不知道是不是王爷索要找的东西。”侍卫将手里的东西摊开,是一件绣着斑斓花纹的裙衫。

“王兄,就是这个。”南宫盈盈看到这件衣服,顿时激动起来。

是小芸?

韩青歌眉头一皱,不可能啊,小芸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欺软怕硬的下人而已,哪敢行刺郡主,不应该是夏璃雪吗?为什么衣服会在她那里?

“将丫鬟小芸给我带上来。”

南宫辰面色阴沉,接着,侍卫就是将小芸强行押解到了他面前。

“王爷,奴婢冤枉啊,奴婢没有行刺郡主!”

看到南宫辰,小芸的脸色顿时就变了,从侍卫口中她已经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王爷居然怀疑她是行刺郡主的凶手。

“那你怎么解释这件衣服在你衣柜里?”南宫辰漠然道。

“衣服?”

小芸看着面前的粉红色衣服,瞳孔顿时一缩,随后慌张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王爷,这件衣服不是我的。”

她一个下人,哪穿的上这样的衣服,而且大燕尊卑有序,作为丫鬟,他们在主人面前不能随意更换其它衣服。

看着南宫辰逐渐冰冷的眸子,小芸心头一凉,连忙跪着走向夏璃雪,激动道:“侧妃娘娘,求求你给王爷解释一下,我真的没有行刺郡主。”

“啪!”

谁知道夏璃雪嫌恶的一巴掌拍在小芸的脸上,直接把小芸打懵了。

夏璃雪以前不是很信任他吗?为什么突然出手打她?

“解释?解释什么?”

夏璃雪一脚踹开小芸,怒斥道:“事到如今,人证物证都在,你还敢狡辩?”

“侧妃娘娘,我没有,我真的没有行刺郡主,这件衣服不是我的。”

夏璃雪抓着小芸的脑袋,再次一巴掌扇了过去,狠声道:“你若是还不承认,今天不仅你要死,你家里人也会跟着你陪葬。”

“我劝你考虑清楚,别连累了家人。”

夏璃雪说着,娇艳的脸上带着丝丝威胁,眼神中透露着一股别样的意味。

小芸听到最后这句话,顿时身躯一颤,一丝恐惧在眼中浮现。

夏璃雪的话她怎么会不明白,这是要她承认罪责。

若是她不愿意,不仅她要死,她的家人也会受到连累。

想到这里,小芸跪伏在地,含泪道:“对不起,王爷,是奴婢干的。”

听到小芸承认行刺是自己所为,夏璃雪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这抹笑容稍纵即逝,没几个人看到。

除了韩青歌,只有她一开始就知道凶手是夏璃雪。

“岂有此理,这丫鬟真是胆大妄为。”

“怎么可能,小芸怎么敢行刺郡主?”

“咋不可能,她都承认!”

听到小芸的话,有人生气,有人怀疑,毕竟丫鬟小芸在王府待了几年,虽然为人刻薄,但却不敢做出一些以下犯上的事情,现在听到她行刺郡主,一时间不少人有些不敢相信。

但即使心中怀疑,却没人敢上前替小芸求情。

“来人啊,将这个贱婢拖出去,直接杖毙。”

夏璃雪的一句话,顿时将小芸吓懵了,整个人摊倒在地上,犹如死狗一般。

侍卫听到命令,有些犹豫的看向南宫辰,见南宫辰点头,然后拉着小芸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