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盛宠:傅少的小恶妻 已完结

重生盛宠:傅少的小恶妻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好细菌 主角:傅司寒封欢韩柯

傅司寒封欢韩柯为主角的小说 主角叫傅司寒封欢韩柯的小说

《重生盛宠:傅少的小恶妻》小说介绍

完整版小说《重生盛宠:傅少的小恶妻》由好细菌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傅司寒封欢韩柯,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傅徵(傅司寒):我不懂爱情是什么,我只知道有你在,我很安心。封欢(慕鸽):这世界上的真真假假太多,如果可以,我真想信你一辈子。韩柯:我从不以为,我爱你不及他爱你。闫擎:我爱你的时候,最累的时候就是对你小心翼翼。我爱你,亿万分星辰不如你。你的眼里盛满星空,在月光下倒映出来的样子,是眼里有我之后是最美。...

《重生盛宠:傅少的小恶妻》小说试读

韩柯认命,双手放在键盘上,捣鼓着别人看不懂的符号,页面快速翻转着,手指如同疾风,完全看不清哪只手是幻影哪只手真实。

次日,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犹如一道金粉散发出细腻的柔光细细的照射在床上安静躺着的人儿身上。

她的皮肤白皙如羊脂玉,在阳光的照耀下甚至变得有些儿透明,翘卷的长睫毛垂在眼睑之下,留下一道暗影。

只见床上躺着的封欢睁开了如星辰灿烂的星瞳,眼里不见有一丝睡醒了之后的迷离,反而带着的全是警惕与精明。

封欢坐起了身,掀开了盖在身上的薄被,赤着脚下了地。

在房间门旁边找到昨天晚上在超市里买到的衣物,封欢当即立断的舍弃了那条韩柯帮她选的紫色长裙。

伸手拿起了另一个装着衣服的购物袋,一条破洞牛仔裤和一件白色喇叭袖衬衫加一件黑蕾丝bra。

毫不犹豫的穿进了身上,将乌黑的秀发盘起,整个人都尽显着青春活力,朝阳四射。

封欢走出了房门,在客厅里找到一支笔和一张纸,写上‘我得先回学校看看’的字条留给韩柯。

自己便拿着一双昨天在超市里买的深蓝色帆布鞋和一双黑色袜子穿上就走了。

而刚刚从密室里出来的韩柯刚好看到封欢关门的身影,蹙了一下眉韩柯也没去阻止她,而是径直走到了沙发上,看到了封欢留给他的一张字条。

虽然他收留了她,但是她要去哪儿,其实没有必要向他汇报。

韩柯捂着嘴打了个‘哈哈’,忍不住的倦意排山倒海的涌来,韩柯只能走进自己的房间里进行补眠。

而已经走完了楼梯的封欢并没有朝着街道上走,而是径直地朝着对面的楼层而去,在此期间封欢还装模作样的绕了一圈路。

到达了天台后的封欢并没有盲目的找人,而是尽量地放轻脚步来到昨天晚上她留下数字的位置。

只见那几个数字,已经不再是92873了,而是用一颗颗小石头摆出来的文字:龙华。

封欢知道这是闫擎留给她的碰面地址,不是用小石子刻字而是摆字,看来这周围四处都布满了闫擎的人。

封欢掂起几个小石子,心生一计将小石子朝着天上一扔,只见封欢一个跃起连环踢,将所有小石子在一瞬间朝着各个角落击破。

不断的哀嚎声连绵不绝,而帅气落地的封欢却嫣然一笑,她知道她估计的一点儿错都没有。

封欢如同获胜的王者,将地上残留的小石子一个扫腿带着一阵疾风扫开散在了四处。

而她则灵敏狡黠的跑开步子一个翻转身离开了在暗地里众人的视线之内,迈开腿就朝着楼梯里跑,速度快的让人咋舌。

她会去找闫擎,但不是在明面上去找,她得偷偷地去,不让任何人知道她什么时候去。

反正那些人也会禀告闫擎他们看丢的事情,她也不急,反正闫擎一定会很想知道,留下那串数字的人是谁。

可是偏偏呢,她就是要吊着他的胃口,先晾着他,自己先回学校看看,不然以韩柯那种人的性格,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去调查。

封欢身上也没有带钱,手机也在被囚禁的时候被李广收了,现在的她虽然身无分文,但是好在她还有一双腿。

所以她是凭着原主的记忆,看着路上的标牌完全是跑过去的。

在保安室里登记了自己的名字与班级后封欢是一路畅通无阻的进去了,现在虽然是上课时间但是封欢并没有打算想要去课室。

毕竟她只是在学校晃悠一下就得去找闫擎,哪里会有时间上课,她只不过是在证实一下自己来了学校而已。

不过刚刚既然在保安室里登记了,那么她也不会傻到再从正门出去再登记一次,万一那男人真的调查了,她不就暴露了?

所以封欢现在并不是毫无目的的游走,她只是在欣赏的同时找寻着哪里可以避开摄像头翻墙出去。

只要是有摄像头的地方,就会有破绽,所以封欢并不着急,现在着急的那个人不是她,而是闫擎才对。

封欢走到了学校的运动场上,在跑道上状似活动的象征性的跑了一圈,在一处安装了摄像头的大树上停下,顺着摄像头照射的地方勾勒出了大概的照射位置。

得出了哪里是摄像头的破绽后,封欢大摇大摆地出现在摄像头的画面里,也是在一瞬间,她直接朝着摄像头最近的墙壁上走,猛地一个‘鲤鱼跃龙门’,封欢便离开了学校来到了外面的小区。

她刚刚的动作是挺快的,就算是摄像头拍到了也拍的不完整,况且她可是一直没露出正脸的。

封欢拍了拍手上的灰尘,看着小区里的路按着记忆里行走,却发现这里通往‘龙华’只是隔了三条街六条公路而已。

封欢走完最后一条公路的时候并没有直接走去‘龙华’,反而是在‘龙华’旁边的一间小型奶茶店内坐了下来。

封欢并没有点任何东西,进去里面只不过是为了看屋内的时钟而已。

十点零五分。

再熬他二十五分钟。

反正她是有足够的耐心熬下去。

封欢在十点半就站起了身,不管别人对她是什么样子的眼光,直接推门就想走。

可惜总有着不顺心的人会来招惹别人,就比如挡在封欢面前阻止她出门的闲猪爪。

“漂亮的小姐姐再待会儿呗,要是觉得无聊我可以请东西给小姐姐吃。”

封欢不爽的蹙起了精致的眉眼,一手呼开了那只闲猪爪,也不管男人甩着手的哀嚎。

封欢推开门不屑的的冷笑,说出来的话听起来讽刺却莫名地让人觉得喉咙被掐住了一样。

“小弟弟你还是回家再多练几年吧,说不定下辈子你能打败姐的孙子也不一定。”

说完,潇洒走人,留下了一个曼妙的背影,让人不得不膜拜封欢刚刚说话的霸气。

而此时哀嚎的男子也停下了乱嚎的嘴,一抹邪笑由唇边散开,勾勒出点点妖冶。